>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83章 刘二海的父亲

第383章 刘二海的父亲

 热门推荐:
    “刘二海家里有汽车?我怎么没有见过。”似乎一说到刘二海家里的东西,赵工总会打起12分的精神。

    我仔细想了一下,好像在刘二海餐馆的正门旁边,确实有一个车库。

    目标确定了之后,我们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立刻返回到刘二海家里,顺便把老鬼的消息告诉大厨他们,让她们跟着也担忧担忧。

    “九哥,我们这一次还准备点武器什么的吗?”跟在老九的身后,我心里一百多个不情愿,这次去找老鬼,根本就是10死无生的可能。

    “嫩妈老二,准备什么武器,嫩妈我们能有什么。”老九叹了口气,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裆部。

    “九哥,我们就一把枪,是不是少了点,我们可以让卡洛衣帮我们搞几把。”我想了一下,似乎只能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嫩妈老二,卡洛衣搞那个枪行,搞真枪你让她去哪里给你弄。”老九摆了摆手,无视我的提议。

    本来有了老鬼的消息是一间非常振奋人心的消息,但是一行人都心事重重,根本没有一点兴奋的意思。

    大厨和王红军已经给我们准备好了午饭所需的食材,红军跑到老九的身边,仔细的擦着他额头上的汗珠。

    “九哥,你累了是吗,怎么身上出了这么多的汗。”红军姐的温柔让我想把老九碎尸万段。

    “军儿,没事儿,我不累。”老九回复的也很温柔。

    我把我们这一路遇到的事情给大厨和王红军简单的说了一下,大厨听到三朵金花的时候激动的嘴都歪了,不停的说着哎呀呀有机会一定去看看,当然我省略了老九和伊芙琳发生战斗的那一段,我怕破坏他和红军之间的和谐。

    老九看了一下时间,现在距离吃午饭至少还有2个小时,我们暂时先阻止了大厨的殷勤,开始商量怎么把刘二海的车给开出来。

    因为刘二海的车库门紧挨着餐馆的正门,所以我们必须想一个办法让别人不在意我们的时候把门打开,然后找到车钥匙把车启动起来。

    开大门似乎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我们有暴力哥老九,老九想了一下,觉的刘二海应该在这里不会有什么好人缘,我们不如大大方方的,直接去把他的车库给干开就完了。

    老九的话我们犹豫了一下之后也就同意了,似乎我们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本来我还想着找一些钳子扳手之类的工具,但是老九还是一句嫩妈就解决这战斗,车库门被我们踹开了之后,一辆很破旧的丰田。

    “嫩妈这狗日的刘二海竟然还买日货。”老九很气愤的说道。

    “九哥,行了,我们还偷日货呢。”我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找一下钥匙。”老九笑了一下,对我说的话不置可否。

    找钥匙,这么大的车库,去哪里找钥匙。

    我痛苦的巡视了一圈,发现这个车库里除了汽车的位置摆放的还算端正以外,其他的任何东西都是乱糟糟的。

    “嫩妈老二,这刘二海卧室摆放那么整齐,怎么车库这么邋遢。”老九也有些气愤。

    我没有搭理老九,尝试扒拉了几个箱子,并没有发现钥匙。

    “嫩妈老二,你找那地方都没用,你看一下那个写字台里有没有。”老九指了一下我身后的一张很古朴的写字台。

    我扭转过身子,把抽屉挨个的打开。

    “九哥,这里全是书,哪里有钥匙呀。”我把抽屉里的东西拿出来,全是一些书书本本。

    “嫩妈,那没办法了,走嫩妈!”老九爆喝一声,把车门上的玻璃打碎了。

    “卡拉”与此同时,赵工刚拉开了汽车副驾驶的门。

    “你干什么,这门根本就没有锁!”赵工气的肺都要炸了。

    “嫩妈,我忘了先拉一下了。”老九也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虽然车门并没有锁,但是车上并没有钥匙,赵工把车里面能翻的东西全部都翻了一遍,什么也没有找到。

    “嫩妈,这怎么办?我们几个把它推起来,然后把火憋起来?”老九想了一下,想出来一个很蠢笨的办法。

    “不需要,这是老款的车,我只需要把钥匙这里弄开,然后把两根线绑起来,用第三根线搭上面就行了。”赵工不愧是电气方面的博士,懂的就是多。

    “嫩妈老赵,你的意思是跟电视上那帮偷车的一个技术?这玩意儿能行吗?”老九也有些惊讶。

    “哼,我能和他们是一个级别的吗,你等着,我现在就给你弄。”赵工的自尊心受到了损害,还没等我们说话,就已经把钥匙旁边的塑料给扣下来了。

    “九哥,你,你快过来,他妈的你看这本!”逐一往抽屉里塞书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本封皮写满华夏字的本子,而本子的右下角署名刘洋。

    “嫩妈老二,这是刘二海他爹的日记吧。”老九冲了过来,瞥了一眼说道。

    我没有搭理老九,随手翻开了一页:

    我没想到我父亲会打我,我一生气就跑了出来,在街上跑了不知道多久,实在是跑不动了,站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胃里翻腾着难受,不断的想呕吐。实在太累了,我就靠在一个房子的山墙下。我抬头看了下四周,月亮好像被云遮住了,四周黑漆漆的。

    这时候突然听到房子里传来了一阵咳嗽声,然后听到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么大年纪非要逞强,你要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可怎么办!”

    “咳咳……咳,我这不都是为了想办法能回国吗,当初咱们来的时候谁知道这里这么不待见咱们,他妈的早知道就不来了。”

    啊,这不是我柱子叔的声音吗?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不对啊,这是在村东头,我家胡同往西是不通的,是个死胡同。就算我当时吓傻了,不分方向的乱窜,但是我记得我是按一个方向跑的,怎么会跑到了村东头这里?

    只听里面那个女的的继续说道:“回国,回国,你就知道回国,我呢,我好不容易跑出来,你要有点什么事,我可怎么办?”

    “我的心肝,别生气了,虽然这帮菲律宾猴子抢了我们不少东西,但是多少我还有些家底的,要是我不行了,到时候都留给你。再说这次这帮狗日的菲律宾人也没做什么大业”

    “哼,那帮菲律宾人你能斗得过吗,现在是他们的天下,他们能让你搞成,你以为是你年轻的时候。”

    “这你就不用管了,这帮倒霉玩意早晚会出事的,你就等着他们听我的话吧。”

    “他们怎么会好生生的听你的?”

    “一个妇道人家不要打听这么多,知道那些对你没什么好处!,你就等着数钱就是了!”

    “我才不要你的臭钱,我要给你生娃!”

    “胡咧咧什么,你个寡妇生个娃外面怎么说!”

    “我不管,我就要给你生,现在就要生。”

    然后就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有人翻身起床。寡妇?难道是王寡妇,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平时装的安分守己的。柱子叔怎么和王寡妇搞上了呢?

    “嗯……嗯……哦!”王寡妇突然发出这样的声音,柱子叔在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好像犯了痨病一样,可听王寡妇的声音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这是什么声音呢?贴着后墙慢慢的起身,顺着后窗玻璃往里看,借着月光看到屋里床上有两个人。隔着蚊帐也看不太清,只看见有个身形瘦小的人趴在另一个人的身下,头却是上下一动一动的。嘴里还发出像在嘬什么东西的声音,身下那个人只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怎么越来越完蛋了,割了喂狗算了……”王寡妇嗔道。

    “割了你吃什么啊?”

    “呸,我才不稀罕呢!”

    “快点,嗯,就是这样,!”

    只见王寡妇的头往下低得更厉害了,上下的幅度跟频率也越来越大。

    “不行了,我也要!快点”,只见柱子叔往下挪了挪身子,王寡妇撑起上身,头没动,下半身转向了床头的方向,趴在柱子叔的身上。

    只见柱子叔把头往上抬了抬,竟然凑到了王寡妇的两腿之间,说了句

    “怎么越来越骚了?”不知道是说王寡妇尿尿那处,还是说王寡妇这个人。

    “就是骚,就是骚!不骚你会喜欢?早不知道跟哪个狐狸精好上了吧。啊……哦……”

    王寡妇声音突然大了起来,那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诱人,那么让人心痒。随着那声音,王寡妇的头也上下动地越来越快了。

    这时候我感觉嗓子痒痒的,往下咽了口吐沫。不知道什么时候手已经伸到裤裆那里,抓抓着裤裆里那个硬硬的东西,记忆里好像只有早晨被尿憋醒的时候才是这样的,而此刻却没有尿意,真是奇怪。

    这时王寡妇突然抬起来头,上半身坐了起来,扭过身来,一屁股坐在了柱子叔的身上,“啊……哦……”,那声音好像很痛苦,又好像很舒服,还好像如释重负。只见王寡妇坐在柱子叔身上,屁股开始前后使劲的摇了起来,一会又开始上下蹲坐,那屁股像在打夯一样。好像那尿尿的地方奇痒难耐,在使劲蹭痒,却又好像越蹭越痒……

    突然听柱子叔哼了一声,王寡妇也停止了运动。好像很不甘情愿的从柱子叔身下下来了,骂道:“没用的东西,越来越没用了,趁早喂狗去。”

    只听柱子叔干咳了两声说道:“这不都是让菲律宾猴子给闹的,没死你身上就不错了。还有我以后不能随便来了,让我家里的人看到就完了,你要想我了就在你家门口放块砖。”

    “哼,你不让我来我就去勾引那些菲律宾青年。”

    “你敢,你要敢,我就把你扔到海里去祭龙王爷。”

    “哼,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那一套,你要敢,我就把你以前那些丑事都告诉你家里人。”

    “好了,好了,小宝贝,我哪里舍得啊!快点趁天黑赶紧回去吧,让人看到就不好了。等这次弄到了钱,都给你!”

    “哼……”王寡妇开始摸摸索索的穿衣服,我贴着墙根慢慢的挪出一段距离,然后轻手轻脚的向东跑去。

    向东跑了一阵来到了海滩,找了艘小舢板躺在里面。这时才发现我好像是尿了,又好像不是,裤裆里黏糊糊的一片。

    “哎呀我草,九哥,这他妈的什么东西,这刘洋竟然还他妈的写**日记?”我大笑了起来,没想到这刘二海的父亲竟然还有这么一个癖好。

    “嫩妈老二,这玩意儿真好看,嫩妈我都有反应了,再往下看看,还有续集么。”老九砸了咂嘴,这刘二海的父亲看来当年也应该是一个文学青年,懵懂的**竟然写的这么有情调,偷情,寡妇,野战,这放到现在,也是响当当的一片好东西呀!

    “九哥,等等,这一章粘住了。”我有些恶心的翻了一下,让我想起了在韩国的时候我和老九看过的那个水头用过的画报。

    “嫩妈老二,我们,”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呜”一阵柴油机启动起来的声音传了过来。

    “起来了。”赵工笑着看着我和老九,他也对自己做出来的这项壮举感到骄傲了。

    “嫩妈老二,把这玩意儿拿着,一会在路上看,赵工真有你的呀,让老刘随便弄点干粮,我们上路!”汽车发动起来之后,老九也不再关心刘洋的日记了,他钻进了汽车里,冲我大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