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89章 热情的猴子

第389章 热情的猴子

 热门推荐:
    “这是定金。”想象中的枪击声并没有出现,让我痛苦的是瘦高个竟然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来一摞美金丢给了大厨。

    “哎呀呀,小龙,这些人太客气了啊!”大厨已经是热泪盈眶了,他妈的白给这么多妞睡也就算了,还他妈的倒贴钱。

    “九哥,这他妈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我已经快被这些善良的人逼疯了。

    “嫩妈老二,难不成要我们接客?”老九的思维跳跃就是快,他妈的在这个地方不是嫖娼就是被嫖,既然付给我们钱,那就是说我们这几次有可能要献上我们的菊花了。

    “先生,这钱,我们不能要。”我扭了一下自己纤细的腰肢,心想士可杀不可辱,你们杀死我们行,但是你们要是逼良为娼,我誓死也不会从的,我边说话边把大厨手里的钱掏出来又还给瘦高个子。

    “哇!”瘦高个子眼珠子转了一圈,脸上的表情有些疑惑,接着又释然

    “我懂你们的意思,你们放心,我和你们的船长已经是老相识了,他已经在船上给我打过电话了,你们放心好了,定金也是他让我交给你们的。”瘦高个把手里的钱又塞还给了大厨。

    “我擦,九哥,这,怎么回事?”我瞥了一眼老九,这狗日的怎么知道我们是船员?而且他竟然还认识船长?

    “嫩妈,哎呦,哎呦,”老九还在清理着内裤拉链带给他的痛苦,根本没有听到瘦高个子说的话。

    “哎呀呀,小龙,这菲律宾人实在的让我都想掉泪了,小龙,你替我给他们说声谢谢。”大厨眼圈通红,他把瘦高个子给他的钱塞到自己大裤衩子的口袋里。

    “东西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一共一个集装箱,你们最好是看一下。”瘦高个子看大厨把钱收起来,长舒了一口气对我们说道。

    “嫩妈!”老九终于清理完了自己的车祸现场,他这才开始注意这边。

    “九哥,这人竟然认识船长。”我往老九身边走了几步,把刚才瘦高个子说的话告诉他。

    “嫩妈,没理由啊,我们船在锚地,也没有见有别人登船啊,嫩妈船长的手机也嫩妈没有信号呀。”老九皱着眉头,这事儿怎么这么乱七八糟的。

    “哎呀呀,小龙,这小伙子给说的什么呀?”大厨根本就不在乎这里面有什么内幕了,他现在都准备认瘦高个子当干儿子了。

    “九哥,怎么办,我们去看看货?”好奇心一但被提起来,什么死不死的,都似乎有些不太重要了,就好像有人告诉你说,这里就是你的坟墓,你还会走过去看看坟墓修的怎么样一般。

    “嫩妈老二,看看,怕什么,都嫩妈到这里了。”老九活动了一下下半身,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可以随时把枪掏出来。

    他妈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都入了贼窟了,还怕什么。

    我挺了挺胸膛,把臀部稍稍提起来,这样能显得精神一点,老九左右扭了一下脖子,也算是战前热身了,至于大厨,他已经快黏在瘦高个子身上了。

    瘦高个子脸上的笑容似乎就没有断过,他把我们从后门领出去,后面竟然是一个很大的空地,上面停着一辆平板车,平板上放着一个集装箱小柜。

    “来来来,你们看一下,你们一下子要3000个,我还真不好弄,这柜子里给你们放了600,等我,我马上找人往这边调点。”瘦高个子一边说,一边把集装箱打开,他又朝身旁的人摆了摆手,两个人抬过来一个梯子。

    “上来吧,上来。”瘦高个子爬到一半,然后朝我们三个招手。

    “我擦,九哥这他妈都什么跟什么啊?”我已经彻底被搞懵了。

    “嫩妈老二,上去看看。”老九看了一眼集装箱,眼神里意味我也读不懂。

    大厨已经提前我们一步钻了进去,我和老九心情有些沉重,他妈的这箱子该不是给我们准备的坟墓吧。

    “九哥,我们这次进去要是不能活着出来,我还没结婚呢,我心里还真有点不舍的。”我叹了口气,把脚迈上了梯子。

    “嫩妈老二,你不能这么怂,这狗日的瘦猴子还在里面呢,大不了嫩妈我们和他同归于尽。”老九一只手扶着腰,另一只手高高的举起来,如果此刻给他手上放一个炸药包,真的好像当年我们最爱的董存瑞。

    “九哥,来吧。”我把手放到老九的肩膀上,心一横,迈了进去。

    “哎呀呀,怎么这么多蜥蜴啊!”我跟老九刚钻进去,就听到大厨疑惑的说道。

    “蜥蜴?”我楞了一下,脚步稍稍加快了一步,只见集装箱里面有四个并排在一起的大箱子,其中一个箱子已经被打开了,里面装的是一些黑色的动物尸体。

    “我擦,还真他妈的是蜥蜴呀。”我愣住了,这帮狗日的猴子给我们看这玩意儿干什么。

    “怎么样。一个箱子里面150只,我们数了好几遍,只多不少。”瘦高个兴奋的朝我们说道。

    我擦,这狗日的该不会是要我们帮他们往中国运这些蜥蜴尸体吧?这么一来事情算是搞的有些头绪了,这些人可能是想把这些蜥蜴尸体运回华夏去,和大厨谈话的时候,大厨只会说多少钱一次,这猴子以为大厨问的他送货费,这么说的话,事情好像就有些眉目了,但是说不过去啊,首先他们没有和船长联系呀,再说了我们船也不是集装箱船,更重要的是他妈的这一个破蜥蜴带货费要10美金一只?

    “九哥,怎么了?”脑子里想到的这些让我有些头大,我瞥了一眼老九,他此刻竟然一脸严肃的盯着眼前的蜥蜴。

    “嫩妈老二,这玩意儿。”老九咽了口唾沫,嘴角都有些抽搐。

    “九哥,到底怎么了?这玩意儿怎么了?”我没能搞明白老九的意思。

    “嫩妈老二,这玩意儿是穿山甲!”老九的嘴角好像不受控制了一般,快速的抽动着。

    “什么?穿山甲!?”我的嘴角跟着老九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