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92章 被抓

第392章 被抓

 热门推荐:
    “动了动了!”赵工激动的差点就抽了,他人生第一次在没有教练的陪同下开车,而且这次开车还拯救了一车的人,我老九大厨还有卡洛衣,我们四个人都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嘴里不住的在感谢上帝。

    当人这里面最激动的当属赵工了,他顺利的把车开动了之后,紧循着教练的教诲,1档只是用来起步,等车子动起来之后,立马挂二档,而此刻瘦高个子们已经近在眼前了,老九也在一旁大叫着挂二档,赵工怎能放过向党和人民汇报工作的大好机会,只听他大吼一声,右手熟练的将档把子拨到左下方。

    “呜呜呜,kangkangkang”车往前开了几米后,突然一顿一顿的停住了。

    “嫩妈老赵,怎么回事!快打火啊!”老九对赵工超常规的表现正高兴的合不拢嘴呢,没想到汽车突然熄火了。

    “赵工,你是不是挂错档了!”我虽然没有驾照,但是至少知道二档和四档几乎是在一个位置,如果赵工手忙脚乱中挂到了2档上,就那个速度只能憋死的。

    “不可能啊,不可能啊!没事儿,我只要把这根线一搭起来就能把车起来,你们走了之后我改造过了。”赵工果然不愧是高材生,想的东西就是周到,他拿起一根红色的导线,轻轻的触碰到另外连接好了的两条线上。

    “当当当当”很熟悉的电动马达声音,但是所有人心中的汽油机启动的声音却没有如约而至。

    “嫩妈,这怎么回事。”老九也有些痛苦了,他们的启动马达都动了,柴油机怎么还没有起来。

    “嘭!嘭!嘭!啪!怕!,出来,你们几个出来!”我们还没等到赵工尝试第二遍,我就感觉到耳朵里嗡嗡的直叫,瘦高个子已经跑到了我们车的附近,他们手里的棍子冲着我们的车就扔了过来。

    “嫩妈老赵,起来了吗?”老九的语气就好像他和赵工是失散多年的情侣,两个人晚上见面后说的情话。

    “水手长,车好像,好像没油了。”赵工捂着脸,原来刘二海的油箱本来就不是很满,我们在路上走了这么长时间不说,赵工为了防止熄火特地让它又怠速了一个小时,这么一来,油箱成空的了。

    “那怎么办啊!九哥,我们该怎么办啊!”我突然感觉这一瞬间天好像塌下来了一般,

    “嫩妈老二,这次死定了。”老九见已经躲不过去了,他从口袋里掏出瘦高个子送给他的烟,递给我了一支。

    “哎呀呀,要不然我下去推车?”大厨以为车有了什么机械故障,他提出了自己天真的想法,但是他回头一看,随即又打消念头。

    “嫩妈老刘,抽一支,躲不过去了。”老九摇了摇头,目光坚毅的让我有点害怕。

    “啪!”老九把手里的一次性打火机点着,先给我点着,然后又给大厨点着,然后点着自己手中的那支。

    我们此刻在两排房子的中间,车里的采光并不是特别出色,打火机的红光映着老九满是皱纹的脸,让我这瞬间感到十分的凄凉。

    “嘭!”“哎呀呀救命啊!”“我草嫩妈!”“九哥,草!”“别打了,别打了!”

    车门被猴子们拽开,车的玻璃被他们砸碎,赵工和大厨拼命的求着饶,我刚想用手去抓一个瘦弱猴子手里的棍子,被身后的猴子砸中了脑袋,老九放倒了三个猴子,但随即又被一群猴子压倒在地上,我还没有来得及叫出九哥,就又被人敲了一下后脑,眼前一黑,也就没有了知觉。

    “九哥!九哥!”醒来的时候我好像是被人绑在一个十字架上,我感觉自己的头像是被人用老鼠夹子夹过一般,变窄了许多,脸上黏糊糊的好像也满满的是血,我的眼前一片黑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在地狱里了,只能拼命的呼喊老九的名字。

    “嫩妈老二,你小子真不中用,嫩妈一个猴子也没有放倒。”老九的声音从我侧面传来过来。

    “九哥,我们这是在哪里,刘叔呢?”我忽然想起来我在晕倒的那一瞬间,看到大厨被人用棍子顶了一下屁股,我边想边朝着老九声音所在的位置看过去,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九哥,我们是不是死了,我怎么觉不到疼?”我摇了摇头,按理说被人砸成这个逼样了,后脑勺子应该剧痛才对呀。

    “嫩妈老二,我们还活着,老刘和老赵死了。”老九的声音又从我身子的另一面传了过来。

    “死了?怎么死的?卡洛衣呢?”我有些惊讶,惊讶的不是两个人死了,而是老九如此轻描淡写俩人的死讯。

    “嫩妈卡洛衣被**了。”老九的声音又跑到了我的上方。

    “**了?九哥,你怎么和个蜘蛛一样到处跑啊!”我随着老九的声音又把头抬起来。

    “嫩妈老二,我现在像一颗卫星一样,在围着你转,你永远都不知道我在什么位置,但是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老九的声音又在我45度角的地方出现。

    “卫星?什么乱七八糟的?”老九的这些话让我有些云里雾绕的。

    “九哥,我们还去找老鬼吗?”我忽然感觉老九疯掉了,但是我还记着我的任务。

    “嫩妈老鬼?老鬼在你脚底下呢!”老九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声淫荡的我都有些硬了。

    “在我的下面?”我重复着老九说的话,然后又把头低了下来。

    “啊!啊!”我脚底下踩着一个人的脑袋,我忍不住大声的尖叫了起来。

    “大副,大副,大副,快醒醒啊,大副!大副!”我猛的睁开眼睛,我擦,他妈的怎么做了这么一个高科技含量的梦。

    “大副,大副,你醒了啊,大副!”我的左肩被人用力的晃着,我这才感觉到浑身像散了架一般,一只耳朵已经完全听不到声音了,另外一只耳朵也跟着嗡嗡直叫,脑袋这次终于感觉到了剧痛,能听到声音的那只耳朵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叫声。

    我痛苦的把头转了过去,我去,这人,这人不正是我们朝思暮想的老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