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94章 老九的幻想

第394章 老九的幻想

 热门推荐:
    “我草嫩妈!”老九一脚把抱着自己腰的老鬼踹开,他此刻已经顾不上不打自己人的诺言,所有的愤怒和痛苦一瞬间都迸发了出来。

    “哎呀呀,哎呀呀,别打了,别打了。”大厨应该是被人打到舌头了,说出来的话透着一股子抬湾味。

    “九哥算了。”我拉了一把老九,就老九的重拳,再过三十秒我估计我们的任务就失败了。

    “嫩妈老二,没事儿,我不打他的头,嫩妈可气死我了。”老九把我的手拨拉开,啪啪又给老鬼后背来了两脚。

    “九哥行了,都晕了。”我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抽搐吐白沫的老鬼,心里稍稍有些不安。

    “嫩妈爽。”老九深吸了一口气,打完收工。

    “九哥,你们怎么才过来?”我拿脚踢了一下老鬼,还有知觉,也就不再担心,而是把我刚才的疑问说出来。

    “嫩妈老二,不是我说你啊,你连嫩妈老刘和老赵都不如,嫩妈属你晕的最早,晕完人家就给你抬进来了,嫩妈我们三个比你多坚持了半拉点。”老九兴高采烈的说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他妈的还好老子晕的早,不然又要被多打半个小时。

    “哎呀呀,惭愧啊,惭愧啊。”大厨已经被打的没有人样了,还很谦虚。

    后来我从侧面打听到原来大厨和赵工两个人偷偷躺地下装死,但是没想到人家不管你是真死还是假死,都要拿棍子再打20下,俩人受不了疼,又重新跳了起来,这帮猴子一看他妈的还敢耍诈,揍的更厉害了,而我则被人一帮子打到脑袋之后真晕了过去,后来猴子又狂打我胳膊20下,我竟然真的没有知觉。

    这一下子好了,我们所有人都进了笼子里了,等一下,卡洛衣呢。

    “九哥,卡洛衣呢?”我总感觉的好像少了点什么,原来我们少了一个队员。

    “嫩妈老二,我们被打的半死就给拖进来了,哪有时间管那个菲律宾娘们。”老九刚才打老鬼的时候应该是牵动到了自己的伤口,说话间痛苦的咧着嘴。

    “刘叔,赵工,你们没有注意到吗?”我看了一眼被打成猪头的两个人,强忍住笑问道。

    “哎呀呀,小龙,我啥也没看到啊!”大厨见自己现在已经安全了,他坐到了老鬼的身边,嘴里长长的喘着气。

    “赵工,你呢?”从三个人进来,赵工一句话也没有说,难道他心里有什么想法?

    赵工一脸幽怨的盯着我,痛苦的摇了摇头。

    “赵工,你怎么了?”我感觉赵工的样子有些不太对劲,难不成这哥们受了内伤。

    “大副,我,我。啊!”赵工说了4个字之后,高声的痛哭了起来。

    “脆弱,脆弱。”我尴尬的笑了笑,对老九和大厨说道。

    话要改一下了,这一下子,国人们都到齐了,菲律宾姑娘的处境我实在是不敢想啊,这里可是淫窟啊,等一下这里是淫窟呀,这些人也不一定对她有兴趣的说?

    “九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我瞥了一眼倒地装死的老鬼,坐在一旁发呆的大厨,还有眼泪鼻涕齐飞的赵工,心想就我们这几个人,还满身的伤,加起来的力量估计连看笼子的这几个猴子都打不过,真不知道下一步是不是只能等死了。

    “嫩妈老二,你怕什么,嫩妈我们现在在这里等着就行,嫩妈你放心这猴子肯定会主动来找我们的。”老九信誓旦旦的说道。

    “主动来找我们?九哥,他找我们做什么?”我对老九说的话有些不解。

    “嫩妈老二,这猴子肯定多疑,嫩妈我们平白无故闯进他这里,嫩妈谁知道我们是不是又别的什么目的呢。”老九笑了笑。

    “九哥,你的意思是这猴子会以为我们是来砸场的?”我仔细去想老九话里的意思。

    “嫩妈老二,你想一想,我们平白无故的闯进他的老巢里,嫩妈正好碰到他和华夏人交易,嫩妈我们差点还得手了,这猴子也不是傻逼,嫩妈他肯定会想到我们是准备好了。”老九笑的很自信。

    “九哥,那照你这么说,我们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了?”我咽了口唾沫,这他妈可是上亿的走私生意了,我们搅了人家的生意,上亿元的买卖啊!他们不杀死我们,我都替他们委屈。

    “嫩妈老二,正是这样他才不敢动我们,他肯定想知道我们后面是什么人。”老九前段时间在船上看美国大片应该是看多了,竟然都对黑帮老大的心理情况熟悉了。

    “哎呀呀,我们后面有什么人呀?”大厨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他把头扭到身后,看了一眼无果后转回头问道。

    “我擦,刘叔,你想办法把老鬼搞醒,别搀和我们这边的事情。”大厨的话差点让我笑出声来。

    “九哥,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那照你这么说,我们和老鬼的关系还不能说出去了?”我看了一眼还在吐白沫的老鬼,说道。

    “嫩妈老二,没有关系,嫩妈我们就说老鬼是我们的人,就是来搞你们人的老婆的,这样显得霸气。”老九自信的我都有点害怕了。

    “九哥,这样说合适吗?虽然这里是菲律宾,但是这人也不能忍受戴这么大一顶绿帽子呀,还是**帽。”此刻已经安全了,我也开始放松了起来,说话也开始变的轻佻。

    “嫩妈老二,只有这样这猴子才不敢动我们。”老九蔑笑了一下,胸有成竹的样子让我都有点想膜拜他的意思。

    “九哥,那你觉着这猴子什么时候会找我们?”老九话让我重拾了活信心,这狗日的猴子算个什么东西,在我们大韩丹第二武术职业学院老九眼里还不就是一只蚂蚱。

    “嫩妈老二,不去管他了,嫩妈老刘,问问老鬼,这里的伙食怎么样,给烟抽吗?”老九摸了摸身上,烟盒和火机都已经被猴子们打掉了,他只能把期望重新给猴子,希望猴子拥有人道主义精神,我们虽然是俘虏,但是也是有尊严的俘虏。

    “哎呀呀,老鬼,老鬼好像是不行了。”大厨扶着老鬼的脑袋,老鬼嘴里还在吐着白沫,脸色黄的像一滩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