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97章 赵工的愿望

第397章 赵工的愿望

 热门推荐:
    我一直以为能找到老鬼,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一半了,然后我们把老鬼送上船,剩下的事情再慢慢和船长解释,至于刘洋,如果船长同意的话我们就继续寻找,如果船长不同意,我们也就没有办法了,因为船上为了他们已经挂掉太多人了,我们不能为了一个理论上已经死掉的人再去做牺牲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觉的自己非常对不起船长,船长现在肯定急的像条狗一样了,好在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不敢想当我告诉船长我们的人死了一半的时候,他会不会直接就跳海自杀了?

    “这次船长是真死定了。”我叹了口气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我们这次必须要把老鬼和刘洋一块带回去,这样船长的罪过才能小一点。”老九的表情也非常的痛苦。

    “九哥,我们还要找刘洋?”老九的话让我的附睾都跟着有些抽抽。

    “嫩妈老二,下来一次,都死这么多人了,不找也不行了呀。”老九也跟着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我们可以说什么都经历过了,死亡也无数次的光顾了我们,可是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队员全他妈死了,我们还活着。

    老鬼还沉浸在我们告诉他的消息中,茫然的像个第一次看到姑娘躶体的少年,眼神里满满的都是不知所措,我估摸着有了这一次经历,这哥们以后肯定会戒色了。

    “哎呀呀,我们怎么去找刘洋呢?”大厨刚才的那一脚把自己的自信都踹了上来,说话的底气都硬了许多。

    “刘叔,我们还是想想现在怎么逃出去吧。”我摇了摇头,如果连大厨都变自信了,这还真不是什么好兆头。

    “九哥,你说这猴子什么时候会提审我们?”我想不出什么词用在我们身上了,只能很文绉绉的说了个提审。

    “嫩妈老二,过不了多久,我们休息一下,保存一下体力。”老九打了个哈欠,似乎有些困了。

    “嫩妈老二,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老九双目迷离的盯着他的身后。

    “九哥,什么东西?”我把头探了过去。

    “嫩妈老二,我们现在和老赵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你想办法把他心里的事儿给套出来。”我把头伸到老九身边的时候,老九把嗓子压低对我说道。

    “九哥,这,他能说吗?”我用余光扫了一下赵工,他在最角落里蹲着,迷离的和老鬼有的一拼。

    “嫩妈老二,不说就来硬的。”老九抿着嘴冲我点了点头,随即闭上了眼睛。

    老九的话让我忽然感到有些愤怒,这狗日的王教授到底有什么目的,大家明说不行吗,现在好了,搞得自己都挂掉了,现在我估计也只有赵工知道这里面有什么秘密了,所以,

    我用力把愤怒跟仇恨加到目光里,这样似乎可以让我看起来凶一点,不行,老九说了,先来软的,我活动了一下鼻梁以上的器官,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赵工身边。

    “赵工,他们打的你疼吧。不用和他们一般见识,他们都是猴子,未开化的民族。”我尽力让我自己挤出一个菊花般的微笑。

    “大副,我们这次是不是要死了?”赵工抬起头,很感性的问道。

    “赵工,你想到哪里去了,死还不简单,活着才难呢。”这几日遭遇的事情太多了,我说出来的话我自己都搞不懂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了。

    “大副,我还没,还没,”赵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低下了头。

    “赵工,我知道,你是不是,是不是还没那个?”我咽了口唾沫,心想他妈的男人怎么都是一个样,死到临头了还得想着来一发,而且赵工都30多岁的人了,长得也不错,竟然还是个雏。

    “大副,我不能死啊!我不想死啊!”赵工抱着自己的头,又一次不争气的哭了起来。

    “赵工,别哭,别哭了!你他妈的,你”我有些鄙视赵工的行为,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一股怒火,我扬起巴掌,不能生气,等一下,先礼后兵,先礼后兵。

    “赵工,你心里的事儿呢我都懂,男人么,没干过那个事儿就死了也确实挺亏的,这样吧,我们这现找姑娘也找不到了,你觉着他们三个谁合适,我给你说一说,大家都是男人,你的要求不过分,他们应该能同意。”我指了指老九大厨还有老鬼,心想你们三个关键时候该付出了。

    赵工抬起头,看着正眯着眼睛一脸横肉的老九,迷茫的像条狗的老鬼,还有身上的病毒比日本731部队实验室里都多的大厨,低头哭的更厉害了。

    “我擦这可怎么办,总不能让我牺牲一下吧?要是刘洋在这里就好了,至少他不排斥呀!”我不知道该怎么再安慰赵工了,这种情况下要是在给他施加暴力,岂不是太不人道了。

    “赵工,你别哭了,等我们出去了,我让刘叔领你去那个地方,让你好好放松一下。”我拍了拍赵工的肩膀,然后给大厨使了一个眼色。

    “哎呀呀,赵工,我给你说,你跟着我绝对错不了,你问一下小龙,当年小龙那第一回还是跟着我破的呢。”身为一名男人的大厨已经从我和赵工的对话中了解了赵工话里的意思,他赶紧把我的话接过来,还把我也搭了进去。

    “刘叔,以前的事儿就别说了。”我尴尬的摆了摆手,赶紧把那段记忆摆去。

    “哎呀呀,对对对,小龙那个时候没钱,现在都成大副了,肯定不能再去那种地方了,赵工,你别着急,我对这边都熟,等咱们出去了,好好带你潇洒潇洒。”大厨还在不知死活的说着。

    “大厨,你说的是真的吗?”赵工突然止住了哭,一本正经的盯着大厨。

    “哎呀呀,哎呀呀,是真的吧。”大厨被赵工的正经吓到了,他把目光转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赵工你放心,刘叔肯定满足你的一切愿望。”我又给大厨使了一个眼色。

    “哎呀呀,赵工,你想干什么,我,我都愿意。”大厨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大厨,我,我想。”赵工突然站了起来,把泪痕抹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