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98章 被审讯

第398章 被审讯

 热门推荐:
    “我,我,我想。”赵工突然站起身子,擦干了脸上的泪痕。

    “我去,这该不会是疯了吧!”我咽了口唾沫看了一眼大厨,心想这赵工也太狠了,连病毒都不放过。

    “哎呀呀,赵工,咱俩不行的,我不卖的。”大厨哆嗦着身子,朝我身子这边靠了靠。

    “刘叔,答应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赵工,你说吧,你想干什么?”我把大厨又推了回去。

    “我,我”

    “嫩妈老二,有动静。”我正张着大嘴等着赵工告诉我他的愿望,老九突然睁开了眼睛。

    “九哥,怎么了?”我顾不上赵工,跑到老九的跟前。

    “嫩妈老二来人了。”老九站起身子,扭动了一下腰肢。

    “来人了?”我脑子还没有完全转过弯来,就听到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过来。

    “我擦,九哥,你是不是张衡做出来的!地震仪啊我去!”几个菲律宾猴子正朝着我们的笼子走过来,我真不知道老九怎么听到他们的声音的。

    “哎,大副,大厨,我,你们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赵工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表达一下感情,没想到我们直接就把他遗忘了。

    “赵工,你先等一等。”我深吸了一口气,这猴子们果然按捺不住过来了,看来老九还真猜对了。

    老九活动完腰肢之后,径直的走到笼子的门口,我紧跟在他的身后,心咚咚咚跳个不停。

    “嫩妈猴子,找爷有什么事儿!”老九扎了一个马步,很有气势的对着来的猴子用华夏话说道。

    猴子们根本不搭理老九,他们径直打开笼子上的门,领头的一个指了指还在茫然失措的赵工,给他做了一个过来的手势。

    “我擦,完蛋了,这他妈的要单独审讯啊!我们没有提前串好供,赵工这个胆小鬼万一再把我们此行的真实目的说出来,还拿什么来诈黑老大呀!”我看了一眼老九,把我心里的想法传递给他。

    “嫩妈!”老九也有些意外,按理说这猴子应该把我们全部都叫过去然后一块侮辱殴打才对,没想到他们竟然不按套路出牌。

    “你过来!”猴子用手指了赵工接近40多秒了,可是赵工的思维还徘徊在自己鼓起勇气要给我们吐露的心声里面,根本就没有发现对面猴子在向他招手,这样一来黑帮猴子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领头的那个人哪里遭受过这种打击,他冲着赵工大叫了起来。

    “你说的是我?”赵工抬起头,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猴子。

    “草!”猴子被赵工的傲慢搞得已经控制不住了,他招呼两个人冲了过去,按住赵工就想要给他一顿狂K。

    “别打我啊,这里面他是老大,他是大副啊!”赵工一看情况不妙,赶紧跑到我的身后,躲过了两只猴子的攻击。

    “嫩妈有什么事儿冲,哎呀”老九虽然和赵工关系并不是很好,但是也看不惯猴子这么欺负人的,他忍不住挺身而出,可是话还没有说完,被黑猴子用电击枪干倒在了地上。

    “他,你们有事儿找他,他是大副啊!”赵工蹲下身子,快要钻到我鞋子里去了。

    “赵工,你干什么,人家是来找你的,你才是我们这里面职务最高的人,你别害怕,跟人家过去,把事情谈清楚,谈清楚了之后我们就没事儿了。”老九被干倒之后,我肯定不能出风头了。

    “等一下,你跟我出来。”猴子突然把目光转向了我。

    “我不行,我不行,九哥,九哥你醒醒啊!”我没想到猴子翻脸比翻书都要快。

    “把他弄过来。”领头的猴子给手下人使了个眼色,两个人放弃了赵工,架起了我的胳膊。

    “九哥,你醒醒啊!”我整个人被猴子架了起来,一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疯狂的叫老九。

    “哎呀呀,哎呀呀。”大厨往后退了好几步,给猴子们让了一条大路。

    我被两个猴子连拖带拽的拉了出去,出门的时候我还看到了停在院子里的集装箱。

    再次见到黑老大的时候,他已经不再是刚开始见我们时候的满脸笑意了,整个人的眉头锁成了一条竖线,看的我都想用熨斗给他烫开。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黑老大已经脱掉了上衣,看样子他因为我们的出现非常生气,胸前满满的汗珠。

    “你好,我叫李小龙。”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来一句最普通的开场白,心里想这他妈的这个时候千万不能露怯,不然一切都完蛋了,看来老九的猜测没有错,这猴子根本不知道我们什么来历,他不敢轻易动我们,幸好赵工没有过来,不然一切都完蛋了。

    “李小龙?”瘦猴子的眉头锁的更厉害了,我这才发现他的胳膊上有一个非常特殊的纹身,那个图案非常的熟悉,但是我一时间想不起来了,总觉的在哪里见过一样。

    “你们是华夏人还是菲律宾人?”黑老大示意我坐下,丢给了我一支烟。

    “我们。”我脑子里飞快的旋转着,说是华夏人?那样岂不是太被动了,在这个地方华夏人都是随时被斩首的主,说菲律宾人,他妈的我怎么能把自己说成动物呢,士可杀不可辱呀,说是日本人?好像也不太行。

    “你们是不是华夏的黑帮?”黑老大见我不说话,继续询问。

    “华夏的黑帮?”这狗日的思维跳跃的太快了,我还没有想好自己是哪里人,就已经把我的职业给我说出来了。

    “说吧,你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做生意我欢迎,如果你们是来搞乱我生意的。”黑老大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纹身,剩下的话没有说出来。

    “我们肯定是来做生意的了呀。”我一边笑着对黑老大说,一边又在想着该怎么撒一个谎,一个能骗过我自己的谎。

    “说说看。”黑老大用手不停地抚摸自己的纹身,我的目光也跟着他的手指在他的纹身上来回滑动着。

    “我擦!我知道了!这个纹身我知道是什么了!”虽然我还没有想到对策,但是我想到了这个图案!

    他妈的,这个狗日的竟然在自己胳膊上纹了一只草履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