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402章 三个人种

第402章 三个人种

 热门推荐:
    “九哥,猴子刚刚才见了我,我估计他现在可能发泄兽欲呢,他怎么可能关注我们呢?”我摇了摇头,心想一天如果吃一顿饭的话,还是可以接受的,至少不会饿死。

    “嫩妈老二,多吸几口烟吧,一会就吸不上了。”老九用力嘬了几口烟,很享受的吐着烟圈。

    “九哥,一时半会的这猴子是不会关注我们了。”我叹了口气。

    “嫩妈老二,要猴子关注我们还不简单。”老九边说话边把手伸到裤裆里。

    我去,老九的裤裆难不成是机器猫的口袋,还能掏出什么法宝来?

    “砰砰砰!”老九竟然从他的裤裆里掏出了刘二海的手枪,他放肆的朝笼子外面射出去!

    “我擦!”“哎呀呀!怎么了!”大厨和赵工还沉浸在老九的前列腺味道的烟里,猛的传来的枪声让俩人差点把烟头给吃了。

    “九哥,你,你疯了啊!”老九的冲动让我差点就尿了,这哥们哪里是在寻求猴子的关注啊,这简直就是找死啊!

    “嫩妈老二,你说这回猴子会不会关注我们?”老九吸完最后一口香烟,把烟头用力的捻灭。

    “九哥,这回不用他们关注了。”我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至少10只猴子以近乎光的速度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叫,有几个身经百战的高手还弓着腰,超高手应该是为了怕子弹打到身上,竟然还匍匐着。

    “嫩妈老二,快看猴子演戏呢,真带劲。”老九指着那群和小丑一般的猴子,哈哈的大笑着,

    “九哥,一会我们就要被干死了,哪有心情看猴子。”我叹了口气,老九也他妈的太冲动了。

    大厨和赵工被枪声开启时候的那个大动静震的还没有反应过来,尤其是大厨他的哎呀呀被卡在了喉咙里,嘴里一直不停的在说哎哎哎,那个呀呀怎么也发不出声来。

    对面的猴子匍匐了一段距离之后发现我们没有继续射击,领头的一个哥们从地上爬起来,看到我们几个人悠闲的盯着他们,气的脸差点比屁股都红了,但是几个人还不知道我们下一次放枪是什么时候,所有的人都瞪着大眼,谁也不敢贸然冲过来。

    这么一来气氛就尴尬了,双方隔着20多米,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嫩妈猴子,过来和你九爷爷耍耍啊!”老九总是要把事情往最坏的地方推动。

    “九哥,猴子的爷爷也是猴子。”我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嫩妈老二,你别说话,一会领头的那个什么诺德过来之后,我跟他好好谈谈,你们谁也别出头。”老九瞪了我们所有的人好几眼。

    “九哥,你放心吧,我们谁也不出头。”我看了一下还没喘上气来的大厨,吓成狗的赵工,已经成神经病的老鬼,心想就我们这些人,跑还不知道怎么跑呢,怎么会去出头。

    “水头,你刚才为什么开枪?为什么要开枪?”赵工盯着老九手里的手枪,这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嫩妈老赵,有些事情给你解释是解释不清的。”老九冷哼了一声。

    “你这是找死你知道吗?我们本来呆的好好的,而且老鬼告诉我们说一会还有午饭吃,你为什么开枪把他们引过来?你这个人,狭隘,冒险,激进!你!你!你!”赵工脸憋的通红,这个人应该天生没有骂过你妈了个比,你个傻逼这种脏话,所以从他嘴里传出来的恶劣语言听上去像是我国发言人在侮辱米国时候惯用的词汇。

    “嫩妈赵工,这个世界上只有三种人,你知道是哪三种吗?”老九被赵工逗笑了,他索性做了下来,很真诚的看着他。

    “我懒得理你。”赵工白了老九一眼,气鼓鼓的蹲了下来。

    “哎呀呀,我知道,我知道,这世界上三种人是男人女人和人妖!”大厨激动的跳了起来,一个连等边三角形和等腰三角形都分不清的人,竟然能回答上他认为的很困难的问题,这种心情比我们现在被释放了都要澎湃。

    “嫩妈老刘,你说的那是生理上的,我说的是大环境,心里层次的。”老九对大厨热烈的响应他的问题还是比较感激的。

    “哎呀呀,啥生理心理不都是一个样么。”大厨也蹲了下来,三个人围城了一个圈子,这都他妈的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在这里搞辩论赛?

    我则警觉的盯着眼前的猴子们,他们本来都打好了手势商量一起冲上来的,可是看到老九他们三个表情愤怒的围在了一起,这分明是要准备内战的节奏呀,领头的猴子心想他吗的等一等,等他们三个自相残杀,先死几个再说。

    “嫩妈我给你们说,老二你也过来听听。”老九还没有解释完三个人种的事情,他朝我摆了摆手,想把我也拉到他们的阵营中去。

    “九哥,你们商量就行,我在这里等着。”我摆了摆手,拒绝了老九的好意。

    “嫩妈你不就算了,嫩妈老刘老赵,我给你俩说,这个世界上分三种人,一种人就是像老刘一样,人虽然笨了一点色情了一点,但是他还算个正常人,另外一种就是和老鬼一样,已经不正常了,也就是我们所谓的神经病,另外一种就是和老赵一样,一会正常一会不正常,嫩妈就是一个半匹子神经病,这个人呀,要么正常,要么神经病,千万别做这个半匹子神经病,都这么大岁数了,连个老婆都没有也就算了,嫩妈的事儿也不懂。”老九一口气说了这么一段话,基本意思我也算是明白了,一是嘲笑他是处男,二是讽刺他不会办事儿,三就是说他很另类。

    “九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编这玩意忽悠人。”我没有想到老九竟然搞出来这么三种创意人种。

    “谁是神经病?谁是半匹子神经病?你把话说明白了!”赵工没有想到自己被老九归类到人妖的级别中去了,他激动的从三人的圈子里站起来,用手愤怒的指着老九。

    旁边围观的猴子们激动的热泪盈眶,他妈的赶紧打起来啊,打起来之后就不用我们了上。

    “赵工,你别激动,九哥不是那个意思。”我往后退了一步,作势拽了一下赵工,心想就你这个小体格基本上一脚就报废了,千万别冲动。

    “嫩妈老赵,你不是神经病,你放着好好的船不待着跟着我们下来干什么?嫩妈你们和刘洋还有老鬼有啥关系?嫩妈你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嫩妈你和王教授俩人都是神经病,不不不,半匹子神经病!”老九一边说一边还加上了节奏,这段话听起来很带感。

    “哈哈,你还真以为我们是下来找人的,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下来是为了”我现在才知道老九竟然是给赵工下了这么大一个套,我和老九对视了一眼,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两个人张着大嘴盯着赵工,心想赵工被老九连续侮辱了这么久之后,不知道会告诉我们一个什么大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