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405章 比一下学历

第405章 比一下学历

 热门推荐:
    “哎呀呀,咋都走啦?”大厨的身体好像能预测危险一般,在危险离开我们还不到1秒钟,他就睁开双眼坐起了身子。

    “放开我,放开我!”赵工也用余光看到了猴子们的离去,他开始用力的挣扎,把我放在他嘴上的手甩下来。

    “他们不管饭啊!就管一顿饭啊!”我们三个都刚深呼吸一口气准备静静的时候,角落里的老鬼突然嗷的一嗓子喊出声来。

    “哎呀呀,吓死我了,你个不要脸的!”大厨从地上爬起来,用力的推搡了老鬼一下。

    “刘叔,别动手,有话好好说。”我也被老鬼的尖叫声吓到了,但是老鬼毕竟是我们其中的一员,是我们的任务,而且我和老九已经狂揍他好几次了,但是大厨这小子也太不地道了,好好的一个老实人竟然也开始欺负人了。

    “哎呀呀,都怪老鬼这个想刚老鳖,要不是他,我们能出这么多事情么。”大厨有些得理不饶人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哥们被我们折磨了太长时间后变得压抑了,没想到碰到了一个和自己性格差不多的软柿子,这个时候不捏,等老鬼精神正常了之后也就没有机会捏了。

    “这个老鬼,真是的,弄的我们考察队也乱七八糟的,王教授都遇难了,不知道红军姐现在怎么样了。”赵工和大厨竟然开始同穿一条裤子了,他对老鬼的态度也变的非常的恶劣,虽然他的语气很愤怒,但当他说到王教授遇难了的时候,嘴角分明上扬了一下,根据多年对人的观察来看,这要么是轻蔑,要么是嘲笑,肯定不是悲伤。

    观察到这里,我想起老九走的时候交代我的事情,看样子他们这次下来肯定是有大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只有王教授和赵工两个人知道,王教授已经遇难了,这个秘密也就只有一个人知道了,要想让一个人说出一个秘密,而且还是非常重要,从赵工的言行中就能看出来至少值好几千万的秘密,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要知道人可是所谓的高级动物,拥有其他普通动物所没有的语言中枢,这也就意味着人类会撒谎,会欺骗,我记的曾经在国内看过一个教授的讲座,内容就是如何让人说出他心中的秘密,当时教授提供了两个办法,一个是酒,一个是性。

    我们现在身陷囹圄,酒暂时是不可能找到了,那么只能是性了,性的话我们有三个人,一个神经病,一个病毒,剩下唯一一个正常的也就是我了,难不成我这次要牺牲一下了?

    想到这里,我赶紧摇了摇头,做梦呢吧,老子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儿。

    好在国内教授说出来的都是理论上的知识,所以我决定利用我自己的办法。

    “赵工,你是什么大学毕业的呀。”我走到了赵工身边,准备开始实施我的第一套方案。

    “曼彻斯特呀,怎么了,你听过吗?”提到自己的母校,赵工自豪的挺起了胸膛。

    “哎呀呀,我知道,我知道,这学校我知道,宁博曼彻斯特皇家职业技术学院,就在我们家大门口啊!哎呀呀赵工,咱俩还算是半个老乡啊!”大厨的马屁直接把赵工拍死在了马菊花上。

    “那个,那个不是宁博的,我在英国上的,我是博士。”赵工有些尴尬,他以为自己的学校应该在国内属于三岁孩子都应该知道的,没想到竟然被人盗版用作了职业技术学院,早知道当初就去上剑桥了。

    “刘叔你别瞎说话,我跟赵工好好聊聊天。”我白了大厨一眼,心想你赶紧闭嘴,我这边要和他好好交流感情的,你别把我的计划给坏掉了。

    “大副,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呀?”赵工被大厨搞的很没有面子,他只能把我刚才的问题重新甩给我,毕竟我们这些人数他的学历最高,这样他的自尊心可能也就最高一点。

    “那个,那个我是航海学校毕业的,大专,大专。”我说完自己的学历之后又想到了赵工的博士头衔,感觉自己比他低了20多个档次,脸忍不住羞得通红,差点就放弃了刚才的目的。

    “大专呀。”赵工嘴角又上扬了一下,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小子刚才的感觉就是轻蔑!

    “刘叔,你是什么学历呀!”备受侮辱的我只能把问题再甩给大厨,大厨连ABCD都分不清楚,我估摸着当年也就读过几天的夜校,半个文盲,这么一来我不至于这么的丢人。

    “哎呀呀,小龙,我新东方厨师学院毕业的,大专,正八经的大专,不过后来学校让我升本,我就又学了一年,后来毕业证也就找不到了,赵工,像我这种情况算是啥学历呀?”大厨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的求学历程,给我们诉说了一下。

    “你这个算是本科了吧,对吧大副?”赵工沉思了一会后问我到。

    “对,对,对,本科,本科。”我的脸已经埋到了两腿中间,他妈的你一个厨子学什么本科啊!

    这么一来我已经完败了,本来我准备和赵工套一下近乎,然后两个人交流一下感情,大家诉说一下求学期间的往事,谈一谈人与人之间的真诚,然后我再慢慢的把他和王教授加进去,让他把王教授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慢慢的,真诚的告诉我,可是现在,人家的求学历程比我高了好几个档次,俩人根本就谈不来啊,话都谈不来还提什么真诚,看来我只能用第二招了,武力逼供。

    “赵工,有些话在我心里面已经很久了,我觉的是时候和你谈谈了。”我深吸一口气,把刚才散落一地的气势捡起来,尽力让自己变的自信一些。

    “大副,你想说什么事儿?”赵工还沉浸在刚才高学历对我们的打击当中,一时间没有能够有所防备,我眼睛里射出去的精光让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赵工,你们这次下来肯定不是为了寻找刘洋,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的真实目的?”我把眉头紧锁起来,挺胸擞腹提臀,这样看上去凶恶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