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413章 都是高手

第413章 都是高手

 热门推荐:
    “我擦!”“嫩妈!”我和老九盯着迪克的手机屏幕,几乎同时惊呼出声来。

    手机屏幕里是我国北部某省的三个光膀子的年轻人正在大声吵吵,其中一个身上纹着大龙的把一挂鞭炮塞到裤裆里,然后拿火机点着,紧跟着啪啪啪的声音传过来,另外两个人则对着摄像头大声喊着:吗比的双击666。

    “嫩妈这是什么玩意儿?没事儿炸着吊玩儿?”老九咽了一口唾沫,这比装大了呀,本来他以为手机里面可能是早期的华夏的武术教学视频,没想到竟然是一群傻逼玩意儿在秀下限。

    “九哥,这是不是铁裆功?你们上学的时候老师没教过吗?”视频上的男主角似乎丝毫没有被鞭炮攻击到,还是满脸兴奋的大喊双击666。

    “嫩妈老二,这都是歪门邪道的,我们那时候是名门正派。”老九估计也是菊花爆紧,心想他妈的幸好这猴子只是来问问,要是真他妈的想拜师学艺,还不得拿着鞭炮就过来了,这猴子真万一拿着鞭炮过来,他妈的老子是点还是不点?不点就太丢人了,可是点了之后,他妈的岂不是都炸糊了。

    “嫩妈老二,这个双击666是什么意思啊?”老九为了防止我让他表演一下铁裆功,赶紧把话题转移开。

    “九哥,这个,这个应该是,我也不太明白呢。”我挠了挠头,好久没有回过了,没想到国内的青年同志都这么疯狂了。

    “请问,这种武术,你们能传授给我们吗?”视频已经播放完了,迪克一脸狂热的盯着我们,他心里估计在想着他妈的老子如果能练成这种功夫,别说一夜7次了,老子都能拿它打铁!

    “那个,这个,”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尴尬的看看老九。

    “嫩妈,这个玩意怎么说呢,这不属于正统的武术,这个玩意儿偏厨师那边多一点,烹饪生殖器么。”老九摇了摇头,已经对视频上的人甘拜下风了。

    “这个很困难吗?我这里还有一个。”迪克见我们看到刚才那个视频的时候露出来的惊讶比他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表露出来的都要多,他觉得刚才那种武术应该是独家顶级的,可能连我们都没有见过,所以他又打开了一段收藏的视频。

    这次的视频内容是还是三个身上纹满大龙蚂蚱的青年,一个负责拍摄,另外两个则随手拿起地上的啤酒瓶子,“抗抗”的就往自己脑袋上干,一边干一边嘴里还喊着:老铁双击666.

    “怎么样,这个能不能教给我?”迪克嘴里喘着粗气,砸脑袋的这一幕血腥镜头似乎让他十分的兴奋。

    “你是不是瞎!”我看了一圈现场的所有华夏人,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已经被爆头了,他妈的我们如果会这么牛逼的武功,你们这些猴子还能活吗?

    迪克也看到了我们头上的伤口,他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九哥,这是铁头功吗?这个能办了吗?”虽然我知道老九是练腿上功夫的,但老九毕竟经常给我们惊喜,所以我还是忍不住问道。

    “嫩妈老二,这是傻逼,咱办不了。”老九摆了摆手。

    我也叹了口气,他妈的现在国内的小年轻怎么都这么浮躁了,不是炸吊就是砸头,而且还拍成视频,关键这视频都传到国外去了,这外国人怎么看我们啊!像菲律宾这种猴子可能还好,以为这是超能力的武术视频,人家别的国家肯定像我们看猴子一样看我们,这哪里是8,9点钟的太阳呀!

    “迪克,对不起,这种功夫都不是名门正派的,这些都是下九流的招式,我们不会。”我摇了摇头,好不容易有个来恭维我们的猴子,可是我们都不能满足人家的愿望,这狗肉算是白吃了,对了,他妈的提起狗肉我就来气。

    “这些都不会吗?我这里还有很多,你们看看这个,”迪克把手机掏回去,准备又给我们点开一个。

    “不,不,不要让我们在看了。”我赶忙制止了迪克,心想他妈的一会你再给我整一个胸口碎大石的视频,我们就太丢人了。

    “那,那你们就没有什么可以教我的吗?”迪克有些失望的看了一眼丢在地上的狗肉塑料袋,伤感的对我们说道。

    “九哥,你们连人家的狗肉都吃了,有啥本事赶紧使出来呀!”我有些幸灾乐祸,吃人家嘴短,这回倒霉了吧,还好老子没有吃这些玩意儿。

    “嫩妈等我出去,我一定教你,我现在被你们关在笼子里,没有心情做老师。”老九还在为自己遭受了不公正待遇而抗议着。

    “噢,我明白了。”迪克失神的应了一声,把手机塞进口袋里,准备离开。

    “哎呀呀,他有手机,我们用他的手机报警不行吗?”我跟老九正对这一幕非常愧疚的时候,大厨突然对我们大喊道。

    “嫩妈老刘,电话打通了你咋说?我们在哪里?再说了,嫩妈菲律宾警察局电话多少?嫩妈在菲律宾我们还有别的电话能打吗?”老九粗暴的把大厨的话憋了回去。

    “九哥,我有刘二海餐厅的订餐电话!”我忽然想到了些什么,赶紧对老九大叫道。

    “嫩妈老二,刘二海的电话有什么用,嫩妈人都死了,打给天堂吗?”老九激动的对我大叫着。

    “我擦,九哥,红军姐啊!做你女人真的的太难了。这才多久啊,竟然都给忘了。”我有些痛苦的说道。

    “嫩妈老二,红军儿啊!我怎么把红军儿给忘了啊!”老九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

    “九哥,我们打个电话给红军姐吧,实在不行让她上船,把事情告诉船长,让船长联系代理来帮助我们吧。”我紧盯着迪克的裤子口袋,对着他的手机咽了一下口水。

    “嫩妈老二,没有用的,就菲律宾这狗比地方,到处都是黑社会,连嫩妈警察都是黑社会,我估计代理都和刚才这猴子是一伙的,咱们现在只能靠自己了。”老九对我牵强的笑了笑。

    “九哥,那咱给红军打电话报个平安吧。”我把牵强的笑还给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