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414章 打电话

第414章 打电话

 热门推荐:
    “九哥,那我们给红军姐打电话报个平安吧。”我把牵强的笑还给老九,心想那妞毕竟是你的。

    “嫩妈迪克,你把手机借我用一下。”老九也察觉到了自己太不是东西了,脸羞的通红。

    迪克脸上的和善已经褪去,他很警戒的盯着老九,老九的话让他有些不太自在。

    “嫩妈我用你的手机给我女朋友打个电话。”老九似乎已经把迪克当成自己的小弟了。

    “九哥,你态度能不能好点。”我善意的提醒老九,要知道我们现在可是被人家锁在笼子里,怎么可以对人家这个样子。

    “迪克先生,你别生气,我们出来这么长时间了,只想能给亲人打个电话报个平安,你能不能把手机借给我们用一下,作为回报,我可以教给你一些华夏功夫。”我比划了一个李小龙惯用的招式,嘴里嗷嗷的叫着。

    李小龙的电影应该也风靡过菲律宾,所以在我模仿他的尖叫声之后,迪克兴奋的都要鼻孔都扩张了,迪克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估计心里想着这他妈的可比裤裆炸吊安全多了,他眼珠子又转了几圈,考虑了一下我们报警几乎等于找死之后,把手机递了过来。

    “XXXXX”我熟练的把脑海中的那串数字背了出来,我对数字天生这么敏感,可能是因为初中数学老师的暴力所致。

    提到我的初中数学老师,我就有种想要把鞭炮放到他裤裆里的冲动,可以说我之所以厌学有百分之80是拜他所赐,我对我们那个年代的老师一点好感都没有,这样说或许太过笼统,应该这样说,我对我那个年代在40岁左右的老师一点好感都没有。

    他们那个年代的人,牛逼的上中专毕业做技术,喜欢读书的高中继续高考成了更牛逼的大学生,而那种技术钻研不了,书也读不好,偏偏又不愿意做劳动的人去了师专,然后成了一名老师。

    可以说,他们是我噩梦的开始。

    我的数学老师平均每一节课要打10个人,在他看来打人似乎就是一种消遣,不分男女。

    我曾经被他打的左耳严重耳鸣,搞得我以为自己肾虚,后来这哥们的女儿被一个曾经被他打成狗的辍学少年强奸之后,他才开始收敛,但是这种状态不足半年后又彻底疯狂,好在我那时已经考上了一所全市排名最靠后的高中。

    为了防止被数学老师暴打,我的数学考试分数甚至比我的语文和英语加起来都要高,而且也帮助了我对阿尔法伽马贝塔还有cossin等等这些他妈的我都不知道对我以后工作会有什么帮助的东西记忆的比我爹妈的生日都要熟练。

    “喂,你好,是红军姐吗?”电话铃声响了不足两下,就有人接听了,我赶忙欣喜的问道。

    “嫩妈老二,给我,军儿,我是老九,嫩妈你怎么样了?我们很好,已经找到老鬼了,我们马上就要回去了。”老九把迪克的手机从我手中抢过来,还算激动的朝话筒大喊着。

    可是,没有声音,电话那头竟然是死一般的沉默。

    “我擦,九哥,这怎么回事?”我用手按了一下手机边框的音量+,心想是不是搞到静音上了。

    “嫩妈红军儿,咋回事?”老九根本没有用过触摸屏的手机,急的都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指头咬断。

    “啪”电话突然被挂断了,电话的那头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我赶忙按下了重播,可是却没有反应。

    “嫩妈老二,怎么了?”老九用力的跺着脚,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这么高学历的女朋友,可不能说没就没有了呀。

    “我擦,九哥,这电话怎么打不通了呢,你别激动,我再打一个。”我又按下了重播,可是听筒里传来三声尖锐的滴滴滴之后,就自动挂断了电话。

    “嫩妈把这手机给我。”老九从我手中再一次抢过手机,粗壮的手指头在手机屏幕上用力的戳着,我的心跟着他的手指头也纠结了起来,他妈的照这个力度下去,这手机内屏基本上就废了。

    “这种声音代表那边已经断线了。”迪克也有些心痛的盯着自己的手机,要知道我们都是会功夫的。

    “嫩妈断线了,怎么可能断线了。”老九并没有停止戳手机,他还在自言自语。

    “九哥,算了,别想了,我觉的可能是刘二海的电话好久没有用了,电池没有电了。”我想了一下,似乎也就只有这么一个理由了。

    “红军不会有什么危险吧?”赵工这个时候看我们都已经不再激动了,他赶紧上来嘘寒问暖。

    “嫩妈老赵,我们刚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商量好了,不管出什么事情呢,大家都民主一点举手表决,我现在有个提议,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而离开这里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拿一个人给猴子作抵押,大家刚才已经讨论过了老鬼是最适合留下来的,但是为了公平起见,我们还是要做一次投票,那么现在同意老鬼留下的请举手。好的,3比2,通过。”老九话还没有说完,大厨和赵工已经把手举了起来,我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民主会议已经结束了。

    “嫩妈那个啥克的,你去把你们老大叫来,我们要和他谈一笔大买卖。”老九把手机还给迪克,脸上挤出来一个我都没有见过的淫荡的微笑。

    “你们还没有教我华夏的武术。”迪克有些不情愿的盯着我们。

    “那个迪克先生,你先把你们老大叫来,我们跟他谈完生意之后,就可以把武术教给你了,而且到那个时候,我可以手把手的把我懂的武术全部教给你。”我很绅士的笑了笑,他妈的我能懂的武术也就只有18路军体拳了。

    迪克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离开了。

    “九哥,你怎么想的?”我看了一眼还没有正常过来的老鬼,叹了口气问道。

    “嫩妈老二,把我们的计划如实告诉猴子,嫩妈好几亿的大买卖,我不信他不做,那个化学东西,让猴子帮我们搞!”老九摸了摸胡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