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415章 重归好朋友

第415章 重归好朋友

 热门推荐:
    “九哥,你觉得猴子会相信我们说的话吗?”我有些犹豫,这可是好几亿的大买卖,老九在一个小时之内为菲律宾的GDP做了这么大的贡献,别说猴子了,就是我们这些当事人都不太敢相信这些。

    “嫩妈老二,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猴子不是傻逼,他会明白我说的话的。”老九引用了一句历史名言,自信满满的说道。

    我不想在给老九解释什么,毕竟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似乎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越狱肯定是不可能的了,我们根本就没有工具,也不可能像肖申克救赎里面的男主角那样浪费好几十年的时间来挖一个地道,现在似乎只能是主动和黑猴子交流,才是可以离开这里的唯一办法。

    脑子里忽然之间开始想起了所有的人,船长,卡洛衣,刘洋,这些活着的人不知道现在在干什么,船长是不是已经通知代理报警,卡洛衣在这个淫窟里是不是已经被折磨得体无完肤,刘洋这个已经失去记忆的人是不是还在街头为了填饱肚子而乞讨?

    不过还好他们还活着,想想王教授,为了海底的宝贝,下了这么大一盘棋,可是最后把命都搭上了,还有刘二海,为了寻找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弟弟,好好的餐馆都落败了,人生似乎很公平,生死都随天注定,没有假如。

    迪克应该是添油加醋的把他和我们的对话讲给了阿诺德,阿诺德神色紧张地来到我们笼子跟前的时候,眼睛不住地盯着老九的裆部,他似乎也对裤裆点鞭炮这件事儿很感兴趣,这功夫学到手之后,还用干走私这种没有前途的工作吗。

    老九再一次被阿诺德请了出去,剩下的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都各自蹲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心事盎然。

    老九显露了他超强的外交能力,我还没来的及去想念死去的其他船员的时候,猴子们又一次携带武器折返而来。

    先是老鬼被猴子用铁链锁住了脚踝,这让我们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人都成神经病了,没有必要再对他进行这么不人道的行为了吧!

    当我正准备对猴子们的所做作为进行抗议的时候,锁住老鬼的猴子们用看上去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盯着我们,然后打开笼子们,告诉我们阿诺德在外面等着我们。

    这种感觉就好像美国大片里面联邦法院宣判某个在监狱里服刑了已经20多年的人是错判,而监狱的工作人员打开监狱门对他说:你自由了。

    所以我根本没有时间对老鬼是否受到人道还是非人道的行为进行谴责,因为这他妈的已经不重要了,他已经是神经病了,拴起来是对所有人的负责。

    我们被猴子带到一开始来的酒吧,老九和阿诺德光着膀子紧紧的坐在一起,大口的喝着啤酒,这副景象不应该是刘洋和刘二海得知对方的身份后才应该发生的事情吗?我摇了摇头,倍感可惜。

    “嫩妈老二,老刘,赵工,快过来,尝尝这猴子的啤酒,嫩妈出口的青啤。”老九冲我们挥动了一下他手中的酒瓶,我说看上去怎么这么的眼熟,原来是我们大山东的名酒。

    “我去,九哥,还是一厂出的原浆,这猴子在哪里搞到的。”老九已经是座上客了,我们也就没有必要装生疏了,照这个形式看来,老九已经掌控好了一切了,我从老九手里接过一瓶啤酒,仔细的指着瓶子背面的标签,兴奋地说道。

    “嫩妈老二,你知道诺德兄弟是干什么的吗?嫩妈他是走私的,啥玩意弄不来。”老九很鄙夷的看着我,然后用手指了一下桌子上的烟盒。

    “我曹红塔山!”我激动的对猴子竖起了大拇指,并不是因为他能搞到红塔山,我激动的是他妈的你都走私好几亿的大买卖了,还抽7块钱一包的烟,这种艰苦朴素的精神让我对菲律宾差点从情结上就产生变化了。

    “大副,请坐,还有这两位先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位先生一定是负责培养细菌的工程师了吧。”阿诺德热情的朝我们伸出双手,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种阴森,他眼神欣喜的盯着赵工,恨不得立马把他爆掉。

    “你好,你好,你好!”赵工的哈喇子都要淌出来了,毕竟刚才还是被关在笼子里吃狗肉,可是现在已经是翻身农奴做主人了。

    “刚才老九已经把你们的计划告诉我了,我觉的这个项目很合适。”阿诺德挨个握完我们的手之后,开始回归正题,他有一个特殊的小动作,每次说完话之后,手总会情不自禁的摸一下自己的后脑,而每次摸后脑的时候,他手臂上的那只草履虫总会被他的肌肉拉缩成一只像是在进行细胞分裂的草履虫,这让我忽然有种低级交配感,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我可以给你们提供你们任何化学原料,我们国家不生产,但是在你们华夏,这个东西太多了,全世界最污染的化工原料在你们华夏都能搞到。”阿诺德说这话的时候,老九和大厨脸上纷纷洋溢着民族自豪感,而我却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

    “但是毕竟我们之情有些不太愉快,大家也都是第一次合作,所以,你们都懂得,我不得不对你们做一些防备,所以,我只能把你们的轮机长暂时关起来,等我们合作搞到水底下的华夏文物的时候,我会亲自道歉,然后把轮机长给你们送回来。”阿诺德如果不是一个黑帮的头目,说话的那股子温柔劲很像我们的政委。

    “应该的应该的。”我很谄媚的笑着,心想他吗的我们能离开就好,老鬼死不死的和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了。

    “所以,欢迎来到CMC,我的朋友们,这里有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不,任何男人想要的东西,为了补偿我对你们的伤害,你们可以享受这里的一切。”阿诺德递给我们一人一只红双喜,眼神迷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