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章 朝鲜女少尉

第2章 朝鲜女少尉

 热门推荐:
    卸完货之后,船移泊到另外一个码头,装满货启航回到上海,到了上海,大副告诉我们下个航次拉小麦到朝鲜。

    在上海装完小麦我才知道原来这船小麦是无偿援助给朝鲜的,更可笑的是居然美国援助朝鲜的,因为美国跟朝鲜没有外交,所以美国援助的粮食不能直接到达朝鲜本国,只能从中国中转一下,这是让我感觉到最匪夷所思的一件事。

    船到朝鲜,要进一条江叫大同江,大同江跟大海之间的水位差很大,所以他们建造了一个大坝,离着大坝很远就能看到伟大的无产阶级主义战士,百战百胜的宇宙第一元帅斯巴达无敌超级赛亚人白头山新星金日成元帅的雕像,朝鲜一听是中给他们拉的救助粮食,不用抛锚直接靠码头,但是自从中国跟韩国建交之后,朝鲜就不让中国船员下地了。

    船慢慢驶进大同江,首先短暂的抛锚,然后开始上来朝鲜的边防武装力量,国安局检查员,海关检查员,引航员,然后所有的通讯工具,能拍照的全部封条封起来。船边上会有当兵的把守,而且女兵特别多,男兵会上船要东西吃。

    我们大厨就把好几天前剩的馒头,我们吃剩下的馒头,咬了两口不愿意吃的馒头给他们。他们都是很饿的样子。

    我有一次给了一个女兵一包康师傅,女孩非常高兴,但又不敢笑出声来。

    当兵的会用各种理由上船检查,有时会直接上船抢东西,而且什么都抢,螺丝刀,板手,打火机,大厨的菜刀,案板,馒头等等。美好的社会主义下的朝鲜人民生活的非常幸福,但是他们不让我们下去,怕我们看到他们的幸福生活之后不愿意走了。

    因为拉的是粮食,所以码头工人卸货的速度非常快,连吃带藏的,我们在朝鲜停留了只有两天,然后离港出江到韩国装塑料垃圾去朝鲜东海岸。

    我们在韩国釜山装了一船塑料垃圾去朝鲜,因为朝鲜跟韩国也没有外交,所以我们需要一个中间站,那就是符拉迪沃丝托克。

    真不知道地图上为什么在符拉迪沃丝托克底下还要加一个括号里面写着海参崴,没本事夺回来了,人家叫什么就是什么吧,非要弄个清朝时候的名字,弄的那里好像产海参一样。

    中转站只带了一宿,我们便去了传说中的罗津,也就是朝鲜改革开放的地方,船进航道了之后,许多朝鲜渔民纷纷给我们招手,相当热情,弄的我们一脸茫然,以前从没有过这种情况,码头靠好我们才知道,这个码头已经35年没来过船了,我们的船太大了,在年轻一代人心里都是神奇的东西。

    码头靠好后边防开始检查,一个女少尉和一个男中校,少尉毕业于金日成大学,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中校,一看就是儿童时期营养不良,导致现在再怎么猛吃猛造也瘦的像条狗。

    检查房间的时候有个水手买了一台山寨ipad,中校很有兴趣,以300元的价格强行购买拿走。然后去船长房间让船长下几个爱情片,船长说你能看懂吗?中校说上尉可以给我翻译。

    船长下了当前最流行的北京爱情故事,中校说,我不要这个我要爱情片!船长说我没爱情片啊!中校做了一个xo的手势说爱情片。

    船长乐坏了,原来你们这管黄的叫爱情啊。小泽玛利亚专辑,武老师全集,中校说要南朝鲜拍的,因为可以听懂,实在没有可以要带中国字幕的,少尉可以给翻译。船长看了看那朝鲜姑娘,说你们这改革开放的还挺开放的嘛。

    毕竟塑料垃圾是禁止进口的,朝鲜海关跟卫生检疫部门集体商讨是否让我们卸货,结果船长用四条烟搞定一切,准备卸货了才发现朝鲜码头的吊机居然还没有我们的船高,这可怎么办,货主紧急在俄罗斯搞来了两台汽车吊。

    货主是浙江人,因为国内环保抓的太紧所以他在朝鲜投资生产塑料颗粒,大副问货主,你们在朝鲜怎么样啊?货主哭丧着脸说,可别提了,来了之后送比亚迪S6送了9辆了,电力部门缺辆车,不给不发电,水离部门缺辆车,不给不供水,海关也要车,边防也要车,我都快撑不下去了,不过好在这边人工便宜啊。

    朝鲜人的工资是每天10块钱人民币,但是政府貌似要抽掉5块。大家看清楚是每天,而且是给中国工厂工作,也就是朝鲜的外资企业。他们几乎二十四个小时都在船上卸货,困了躺下就睡,饿了中国的货主就会拿点饭给他们。

    中校跟少尉几乎每天都来蹭饭吃,有一天晚上少尉独自一个人来到船上问我,你去过南朝鲜吗?我说去过呀。

    她说,你们再去了告诉他们,我们这边每户家庭都盖两套房子,有一套空着,就是等统一了让他们回来住的,我不希望南朝鲜兄弟姐妹生存在美帝国主义的水深火热当中。我说好的,我一定转告。

    她又问,南朝鲜跟我们比,哪里好?我说你觉着呢?上尉很庄重的说,肯定是我们好啊!我问她,你想听实话吗?她点点头。我说,在中国,码头工人一月2500,在你们国家一月150。在南朝鲜一月25000。少尉一眼的迷茫,说不可能。

    货预计要卸20多天,无聊就申请下地玩,被朝鲜给驳回了,害怕有人偷渡,也不拿蛋子想一下就这破比国家谁偷渡啊。幸好他们还允许我们下船,每天我们都会下去赶海,朝鲜的海带特别好吃,每次都会有一个女兵拿着AK给我们押回来,还问我们是不是美国的间谍。

    第二次下去的时候,我送给女兵了一块舒服佳,她乐坏了,一直跟我比量,告诉我天黑了在海边等她,等到天黑后,她给我拿来了一包鱿鱼跟海螺。

    月亮已经升了起来,月光下的女兵脸上洋溢着圣洁的光辉……忽然我有种想摸下她头发的冲动,但我被她头发反射的月光刺到眼睛,我告诉她明天我给你带瓶洗发水。你这太油腻了。但是我食言了,因为他妈的一瓶海飞丝50多,我没舍得给。

    少尉第二天来的时候,我问她那个女兵叫什么?她说那个女兵是民兵是个破裙子。,(朝鲜管结了婚的男的叫破裤子,女的叫破裙子)

    我问她,你是裙子吗?她脸一红,我忽然想起中校让她翻译武老师特辑,她应该被中校潜规则了吧,如果这个叫潜规则的话。

    想到这里,我居然有反应了,我仔细打量着中尉,她个子不高,穿着朝鲜特有的军装,胸部鼓鼓的,圆圆脸,细长的眼睛,如果她生在中国,肯定会有很多**丝喜欢她,追她,可惜了这么好的妞了,我说朴少尉,我房间有好吃的,你吃不?

    少尉到了我的房间,我把偷偷藏起来的饼干跟口香糖拿了出来(因为不藏起来的话会被边防搜走),少尉坐在我的床上,两条腿像秋千一样荡来荡去,她问你结婚了吗?我说,我们船上就剩两条裤子了,我是其中一条,不行你跟我去中国让我变成破裤子吧。

    少尉乐的不行了说,我当兵的,去不了中国的。少尉说,我能拿一些饼干回去吗,我有个弟弟还没有见过这种东西。我赶紧拿出了两包钙奶饼干,她说谢谢,藏到怀里。

    只要我们一逗少尉,船旁边站岗的列兵就会瞪着大眼怒视我们,有的时候还会情不自禁的摸一模枪的保险,每一次的搭讪都有生命危险,吊丝们是不会体会到的。

    更多的时候列兵们会问我们知不知道他们的领袖,我说知道啊,日成的那个功德圆满,日成鬼了,正日那个也不正日了,没几年肯定也得地下日去了,说到正日,我会朝他竖起大拇指,然后告诉他,中国人都知道正恩,伟大的元帅,三岁打手枪,四岁就骑母马。当然,他们听不懂中文。

    朝鲜劳动力干活比中国人还能忽悠,我们拉的塑料垃圾里面有很多电脑键盘,吸尘器啊什么的,朝鲜人把这些东西当成高科技的玩意,经常趁着天黑藏到自己的二弟旁边偷偷拿回家去。我们可以想象,三口之家,吃完晚饭后国家没有电,父亲对儿子说,爸爸给你捡了一个键盘,你去练习打字吧,国家为了让你们练习盲打,电都停掉了。然后儿子对着没有主机跟显示器还怀着父亲体温的键盘,说,正日,我的领袖,我绝对效忠于你。开始了盲打生涯。

    还有两天货就要卸完了,晚上忽然下起了雨,因为所有电子商品都被封条封起来了,我只能一个人呆呆的在房间坐着,我的门被推开了,少尉浑身湿漉漉的进来了。

    “卡带,我给你带的东西,谢谢你给我的饼干。”少尉放我桌子上一包东西

    我拿过来,打开一看,大概有20多个海参,少尉说,我知道你们中国人喜欢这个东西,所以我给你带了一些。

    少尉说着话,把外套脱了下来,里面穿了一件朝鲜人民军的衬衫,然后拿起我的毛巾开始擦拭头上的水。由于她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了,而且我估计她里面也没有穿胸罩,所以隐隐约约能看到两个小小的突起,我赶紧咽了一口口水。

    少尉挨着我坐下说,卡带,你们那边天天都能吃上饼干吗?

    我为了让她的自尊心不受到伤害只能说,不是的不是的,一年也就23回。

    少尉很惊讶,她说我是不是把你一年的饼干都吃掉了?

    他妈的圆谎是一个很费劲的事儿,所以我只能接着这个慌往下说,我说差不多吧,但是我不在乎的,你看看你这么漂亮,你在我们中国属于大美女!然后我无意瞄了一下她的波涛汹涌。

    少尉似乎看到了我的眼神,她忽的拿起我的手放到她的上身,我整个人都快炸了,哎呀我去,这是朝鲜啊,我还不想死啊。

    少尉说,卡带,没事的,我是破裙子。

    那是我第一次被一个女人主动勾引,而且是个漂亮女人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唯美,去你妈的朝鲜,死就死了,然后我扑了上去,相当热火,正准备提枪战斗的时候,少尉忽然说,卡带,差不多了,我要走了。

    我说,那你明天还来吗?

    她说,我家里有点事儿情,我弟弟病了,可能要等你们船走的时候我再来吧。

    我掏出50块钱人民币说,你拿着这些钱吧,或许用的上。

    她推脱了一下,也就收下了。

    少尉走了之后,我连续来(露)了两发才平静下自己的心情。

    躺在床上,我幻想少尉再来的时候我应该用什么姿势呢,她们是不是不知道老汉推车呢,忽然我的门又开了,少尉穿着三点式,扑到我身上:“卡带,我太想你了!你带我回中国吧!”

    然后我们两个交织在了一起,正要炮火连天,门被踹开了,两个朝鲜士兵端着枪说,你敢这样对待我们大韩民国神圣的战士!我代表宇宙第一帅哥金正恩元帅枪毙了你!

    然后一阵乱枪,我被惊醒,这是他妈的什么跟什么啊。

    直到船离港,少尉也没有出现,我孤独的吃着钙奶饼干,一个纯洁的姑娘,为了生存,想起来就一阵唏嘘。

    【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