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0章 朝鲜罗津

第10章 朝鲜罗津

 热门推荐:
    大家都知道前苏联产的那种伏尔加牌的汽车,声音跟老牛一样刺耳,船长坐在最前面跟代理用英语小声的交谈,我们坐在后面,看着窗外的一片荒芜。

    朝鲜的经济开发区就是好,稍微比我们镇上差那么一点,平整的大马路上一辆车也没有,远处的房子不知道是不是用钢筋混凝土做的,感觉像是直接拿砖一层层垒起来的,弯弯曲曲的,随时可能歪倒。

    车开了足足有1个小时,车停到算是比较繁华的地段,最起码路上的人多了一些,一群漂亮的朝鲜姑娘经过,水头刚想把手插到嘴里吹个口哨,被船长一眼瞪了回去。

    路边到处可见日成跟正日的图片雕像以及红色的标语,应该是写的的伟大的赛亚人永垂不朽吧,可能是因为正日刚刚挂掉,路上的人都一脸落寞,一群可爱的戴红领巾的少先队员应该知道我们是中国人,过来围着我们伸手要东西。

    “船长我们先去参观一下朝鲜的渔民之家吧,当年我们伟大的金日成跟金正日元帅曾经来过的地方。”代理轰走那些孩子,对船长说。

    大家基本上没有不同意见,好久没有上岸,大家只想着能多走走路,接一下地气。

    我们随着代理来到一处普通的民居,一朝鲜老太呆坐着,他妈的房间里居然冰箱,电视,最搞笑的是地下还放着一台386的白色电脑,老太坐在四口大锅前面,好像习惯了大家的参观,脸上的微笑虚假的让人恶心。

    “船长,这口锅曾经给金日成元帅做过饭。”代理指着其中的一锅对我们说。

    船长心里估计说,他妈的愿意给说做饭就给谁做,我们现在关心的是谁给我们做饭吃,但是船长还是装出一脸崇敬,仔细的端祥着那口黑锅。

    “我去,这个冰箱还是东芝的啊。”水头一边说一边去开冰箱门。

    “嘭”一声,冰箱门被水头拽了下来。

    船长脸都绿了,说,水头你手怎么那么欠呢?

    我们赶紧把冰箱门给她装上,冰箱里什么也没有,我就说么,他妈的晚上点蜡烛的用冰箱干什么。

    旁边的老太还是一脸笑容,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代理一脸尴尬,问船长要不要去参观一下罗津小学?

    船长看了看表,朝鲜时间才下午3点,吃饭时间还早,也就同意了。

    到了小学发现学习里居然没有一个人,后来才知道朝鲜小学生下午是不上课的,我们一群人围着空荡荡的小学走了一圈,感觉实在没什么意思,跟代理将我们去吃饭吧。

    代理领我们到罗津饭店,不得不承认,罗津饭店确实很漂亮,里面也很豪华,漂亮的服务员不停的穿梭,好像非常忙的样子。

    饭店大厅里大概有20张桌子,除了我们10几个人,其他的都空着。

    “船长你们喜欢吃什么?”代理问道

    船长说,代理我们入乡随俗,你点些你们特色的菜就可以了,我们都行的。

    代理说,好的,让你们体验一下我们罗津的特色。

    过了20多分钟,美丽的服务员开始上菜,鸦片鱼生鱼片蘸芥末,清蒸大螃蟹,蜘蛛蟹腿,海蛎子,红烧海胆,我们十几个看着满桌子的菜,一阵干呕。

    代理说,大家放开随便吃,这是我们罗津特产的海鲜。

    大家苦笑着,我就着半块蟹腿,喝了6瓶大同江啤酒。吃完饭结账花了500,船长问能不能打折,代理说,你还得给50小费呢。

    回船后,舷梯口值班的三副跑来询问我朝鲜饭店吃的怎么样,我说吃的小鸡炖蘑菇,酱猪蹄,牛肉炖豆腐。

    结果没等到船上的另一半人下船,代理就过来告诉船长公司让今晚离港,去日照,一听说要回国了大家很是兴奋。

    船开出罗津,冬季的日本海风浪特别的大,刚出港就左右摇晃接近20度。偏偏我房间的床设计还有缺陷。别人的床都是顺着船舶设计的,船舶慌的时候他们就是左右的翻动,像摇篮一样,还能促进睡眠,而我的床是横着船设计的,船往左边我身子就滑下去,船晃回来我身子就又滑回来。

    我在床上滑来滑去的难以入眠,好不容易睡着了,没想到一个大浪袭来,整个船晃到接近35度,我直接在床上晃的站了起来。

    我拉开舷窗的窗帘一看,整个船甲板都在水里面,船就像个潜水艇一样,只露出船头高耸的桅杆,

    这是我第一次感到害怕,从虎门上船现在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我没有经历过大的风浪,毕竟绝大多数的时间我们是在抛锚。

    也许船长感觉到横浪比较大,调转了航向,让船头冲着浪,船左右摇摆的幅度开始变小,随之而来的是船的前后起伏。

    我睡不着觉,点燃一支烟,坐在床上,透过舷窗,我看到一个巨浪迎着船头扑来来,像山一样砸在船头,船头瞬间入海,而这波浪沿着船头呜呜的往船尾走,你能感觉到脚下似乎有什么东西走过去,当这波海浪的浪峰完全到达船尾的时候,整个船屁股被抬了起来,船头被抬进海里,这个时候第二波浪又突然降临,嘭地一声,我感觉船好像90度扎进了海里,我整个人的身体跌落到地面上。

    我能感受到船屁股被撅了起来,像一个妓女等待被后入,而螺旋桨也露出了水面,螺旋桨没有了阻力,转速瞬间升高,柴油机忽的飞车,增压器发出一股小孩子被打了一巴掌后狂躁的叫声。

    此时船头冲下还扎在水里,我心里默念,钻出来啊,钻出来啊,在不出来就扎海底去了。好在我们的柴油机是德国造,船头又钻出水面。而后浪又打来,船头又不见,周而复始。

    我反而平静了下来,点着一支烟,整个人坐在地板上,抱着桌子腿,任他外面巨浪滔天。

    没想到我居然在地板上睡着了,烟头还把我的地板革烧了一个洞。醒来时发现天已大亮,海面已经没有大浪,像镜子一样平稳。

    我忽然对大海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当他安静的时候,慈祥的像个天使,安抚着你,让你的船像母亲的摇篮,慢慢的进入梦乡,当他愤怒的时候,恐怖的像个恶魔,无情的拍击着你,让你的船像大风中的鸿毛,漫天飞舞,不受控制,随时葬入鱼腹。

    【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