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4章 中韩文化差异太大

第14章 中韩文化差异太大

 热门推荐:
    我问了所有吊丝都想知道的问题,是纯洁妹纸吗?紧吗?声音怎么样?

    然后小周像看sb一样眼神的看着我,心里仿佛在说,你脑袋是不是让驴T了,你见过棒子有纯洁的吗。

    我拿出一支烟,递给小周,自己也点燃一支,小周深吸一口,我问到,后来怎么样了?

    小周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接着往下说。

    由于船公司有规定,船上发现谈恋爱立即开除,俩人也不敢太过夸张,二副想尽办法把小周提为一水,跟着自己值班。

    小周被调到做一水,跟二副一个班,也就是整个驾驶台就她们两个人,从那以后,二副就没穿着裤子上过12点到4点的班。对了,二副每天的12点到16点,晚上0点到4点上班。

    我菊花不禁又是一紧,说,我去你这小子太爽了啊,这小妞长的这么漂亮,还他妈的那么有钱,对了,二副一月几毛?

    小周说,换成人民币大概3万多点吧。

    他吗的万恶的资本主义工资杂那么高。

    小周接着说,一天凌晨1点多,俩人值班,这个时间基本上大家都休息了,小周操着舵,二副啪嗒把鞋脱掉,穿着黑色丝袜在后面碰小周,嘴里叫着“欧巴,撒狼孩!”

    我忽然想起了在釜山的那个姑娘,人家小周是真的撒狼孩,而我只是钱的撒狼孩,心里不禁有些感伤。

    小周将舵转为自动舵,扭头将二副抱起,按到地下,从地下又整到仪表盘的位置,俩人太过投入,二副的腿长,不小心拿脚踢到了驾驶台直通机舱的电话。机舱的棒子二管正在喝咖啡,拿起电话来听到驾驶台一个女人嗷嗷的大喊,二管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赶紧按响警报。

    大幅跟船长冲上驾驶台的时候,俩人正在最后冲刺阶段,大领导一看自己国家的妞被中国人弄了,立马给公司发报,两人双双下船。

    听到这里,我已经微微有些反应了。

    “后来呢,后来你俩咋样了?”我露出饥渴的表情。

    俩人被开除以后,双双回家,对了小周家是大连的,大连下属城市是叫瓦房店啊还是普蓝店的。

    在家待了两三天,二副打电话告诉他,没有他活不下去,已经订了飞机票下午到大连。

    小周赶紧打扮一新,赶往大连。

    飞机就是好,妞从仁川到大连比小周从大连郊区到大连市里还快。

    妞在大连一个四星级酒店定了10天房,去了俩人先恶补了三天的生理知识。

    第四天,小周陪妞出去购物,逛了一下大菜市,然后去了时代广场,买了两个包花了4万。

    小周带的钱只够领妞吃饭,3000块跟玩一样就花没了,小周仔细想了一下中韩文化的差异,更主要的是自己跟妞收入的差异,第七天晚上俩人弄事完毕后,跟她摊牌了。

    当然二副也并不是真正对他有很深的感情,二副也是金希澈的脑残粉,所以某种程度上这是把小周当做一个精神的依托,俩人弄事的时候二副都会叫希澈欧巴,最后的冲刺也是在希澈欧巴的叫声中完成的。

    大家都很坦然也很平静的就分手了。

    小周回忆这段异国恋的时候,我感觉他是自豪的,他为国争光了!

    回到房间,虽然手中的硬盘里满满的全是果实,但我没有一点感觉,整个人躺坐在椅子上,胡思乱想。

    晚上9点多船开进台湾海峡,周边已经有了很多的货船,尤其是中国南北线的船,在雷达上到处都能看到,足足有200多条,高频里到处都是交管的声音,还有一些人大骂渔船,别抢船头,别抢船头,你他妈的不想活了是不是。

    还有人按住高频上的PPT操着一口台湾普通话说,大家好,我是南海歌神张学友,下面我给大家唱一首双节棍,然后被别人大骂傻B傻吊。

    我跟小周也相视一笑,大骂傻B。

    又过了接近4天船到了越南海防,船抛锚等待泊位。

    早上9点,船长又召集大家开会。

    “晚上我们有可能要靠码头,大家首先要注意防盗,越南我来过很多次了,大家一定要注意值钱的东西都收好,水头把首尖舱的门锁好,机舱必须有人值班,另外傍晚如果有花船上来送小姐,不允许放引水提让她们上来,有想法靠码头再说。”船长点了一支烟慢慢说道。

    “我觉的把,大家都有选择的权利,我以前跑越南的时候船长就不管这些,那些小姐上来帮忙打扫卫生,擦桌子擦地,还给洗衣服,再说了,咱船有啥值钱的东西偷啊。”大副挑衅的看着船长道。

    没想到船长这次出奇的镇定,居然没有反驳大副,反而脸上露出一道狡黠的笑。

    “反正晚上就靠码头了,不在乎这几个小时了。”老鬼赶紧打圆场。

    然后大家又是一阵沉默。

    晚上8点多的时候引行员上船了,首先肯定是先敬上4条烟,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向中国索要东西,码头靠好之后,先来一波边防部队的检查,然后开始上卫检。

    卫检的是个非常漂亮的妞,长的像泰国人,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你好,厕所在哪里?”水头往船舷边一指,妞说了谢谢,然后戴上口罩直奔厕所,拿个棉签在厕所的便池里开始取样。

    我跟水头注视着这个越南妞,她头朝着便盆,屁股翘着,肉感十足。我跟水头同时咽了一下口水。

    “老三,咱俩在厕所把她办了算了。”水头一脸怪笑。

    “水头,找人收拾个房间,边防要住船上。”大副冲水头大喊。

    水头收回怪里怪气的目光,跑去忙活。

    卫检官走出厕所,冲我笑笑。我一边微笑着,一边伸出手说;“你好,我是三副。”

    说这个话的时候我心里特别有底气,感觉比在朝鲜对女少尉说我是实习生时提高了300多个档次。

    她脱下手套,握住我的手说:“你好。”然后开始哗哗的整半英半越的我听不懂的话。

    合着这姐们就会说你好厕所在哪里呀!

    由于一时被她身上的香水味吸引到了,我忘了松开她的手,反而有意的捏了一下,软软的好有感觉。她挣扎了一下把手抽了出来,我脸瞬间就红了赶忙十分尴尬的saysorry。

    【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