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6章 大副船长秀恩爱

第16章 大副船长秀恩爱

 热门推荐:
    “老大,船长让我给你说点事儿,要不你来我房间把。”我把目光从大副床上收回来,说道。

    “什么几把事儿啊,进来说。”大副将门打开让我进去。

    大副坐在床边,我趁机多看了一下越南妞,妞的双脚在外面露着,美丽而且超白皙,我不禁又偷偷咽了一下口水。

    “怎么着,老三,你喜欢拉你房间来一发啊。”大副怪模怪样的笑道。

    然后大副给越南妞说:“三副跟你来一发,收费的不要。”

    越南妞点点头,我赶紧说:“大副,我来不是这个意思,船长让我给你说个事儿。”

    大副似乎看出了我有些局促,说,老三你坐下,有啥事儿你说就行。

    我掏出船长给我的半盒烟,递给大副一支,给他点上,自己也点燃一支,大副深吸一口,冲越南妞吐去,越南妞娇嗔的躲开,哎,大副现在的兴致,让我怎么忍心去打扰。

    我默默的抽烟,一句话不说,大副有些乐了:“哎呀,我去,老三,你有啥事啊,大晚上不睡觉看我弄事啊?你不嫌别扭,我还嫌膈应呢。”

    我狠了狠心,对大副说:“老大,船长刚才让我上去,告诉我说明天要来个新大副,让你准备一下交接工作。”

    大副脸上笑容忽然就凝结了,转而来之的是无尽的愤怒,我看到大副拿烟的那只手不停的哆嗦。

    “我说,老大,我没别的意思,船长他自己不敢来非让我开,我也没办法啊。”我说话的时候嘴也有点颤抖,赶紧把事情推到船长身上。

    大副从抽屉里掏出一盒烟,用那支只剩烟屁股的烟接燃,对我说:“老三,你啥也别说了,我明白。”

    我赶忙说:“大副我先回去了。”然后我仓惶的逃离大副的房间。

    “给我滚!”我听到大副愤怒的喊声,然后越南妞的衣服被大副丢了出来,越南妞光着屁股尖叫着跳了出来。

    老鬼二副都伸头出来,越南妞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衣服穿好,跑了下去。

    “咋啦,老三?”老鬼跟二副问我。

    我还没来的及回答,只见大副穿着大裤衩子,穿着背心怒气冲冲的提着一箱子啤酒就往上层甲板走去。

    “大副,怎么着,战斗力太强悍了啊,把越南妞都弄跑了啊。”老鬼跟大副开玩笑。

    大副一句话不说径直往上走。

    老鬼走过来问我,老三,咋回事啊。

    我正准备给老鬼解释,只听到上面嘭的一声,是啤酒瓶子砸到门上的之后爆炸的声音,紧接着大副怒喊:“陆盛微,你他妈的给我出来。”

    我们三人赶紧冲了上去,大副站在船长门口正在框框的踹门,我终于知道船长为啥要把门反锁起来,船长在里面也不吱声,大副又拿出一瓶啤酒,用牙起开,咕咚咕咚喝了半瓶,啪一声又扔到船长门上,大骂到:“你他妈的狗逼犊子玩意,你给我出来,你出来我非得弄死你个小比养的。”

    船长的修养果然非同凡人,被人骂成这样居然也无动于衷。

    船长估计心里也在想,老子就不出去,出去你不把我弄死了么。

    我跟老鬼上前劝大副,大副把我俩推开,连扔56个啤酒瓶子,而船长就像是大风中屹立的一尊雕像,没有动静,没有声音。

    大副骂了一会,忽然想到了什么,啪啪跑去了驾驶台,我跟老鬼都很疑惑,难不成大副要跳海,我正准备跑上去阻止大副,大副啪啪又跑了下来,手里拿着螺丝刀跟手锤。

    我忽然明白了大副的意图,船上的门在正下方有一个逃生孔,就是怕如果船舶变形或者有人反锁房门后门打不开而设计的可以供外面的人进入的小门。

    大副拿螺丝刀熟练的开着门,我跟老鬼赶紧上前阻止,大副拿着摔碎的半块酒瓶子把我俩逼走,哗啦一声,小门被大副打开了,大副像个猴子一样刺溜钻了进去。

    然后我听到船长的一声尖叫,紧接着大副狂躁的骂声,里面一阵混战,水头这个时候也冲了上来,还有驻船的两个边防军战士。

    水头身上还有前列腺液的味道,他不顾满地的玻璃碴子,从小门里钻了进去,然后把门从里面打开,我们都赶紧冲了进去,大副跟船长两个人拥抱在一起,动作很是暧昧,如果不是船长手中满是鲜血,我们都还以为俩人是GAY情不自禁。

    大家合力把两人分开,因为有人拉着大副,船长这个时候变的勇猛起来,大叫到,你个狗东西,船长你也敢打,你无法无天。

    然后船长作势要踹大副,没想到大副使劲挣脱开来,抱着船长又是一阵狂揍,大家不得已又去将两人分开一次,驻船的边防军拿着对讲机开始哇哇的大喊着,不一会的功夫代理跟警察都来了,船长跟大副还有老鬼都被带走了。

    大家聚到一起,开始议论纷纷。

    我回到房间,不知道该做什么,洗脸刷牙撒尿准备睡觉看到便盆我忽然想起了给我手机号的越南卫检官,一看时间才11点,于是我想着发个短信给她。

    “你好,睡觉了吗,我是海神轮三副,我叫李小龙(出门在外得说艺名),你叫什么名字呀?”第一次给女人搭讪,还是个外国女人,虽然隔着手机,但我的脸还是红了。

    过了10几分钟期待中的短信铃声还是未响,我心里有些烦躁。

    推开门去舷梯口透气,花船已经离开了,餐厅里水头跟大厨正在喝酒,旁边坐着三个越南姑娘。

    大副跟船长的战斗已经成了大家饭桌上的美谈,

    “大副原来当过兵,你没看他抱摔船长那一下,啧啧。”水头一边喝一边比划着。

    大厨说:“船长估计被打的不轻啊,你说他们晚上还回来吗?”

    水头说:“最好他妈的回来啊,不回来我又得忙活一晚上了。”

    正准备加入他们讨论的行列,我的裤兜震动了一下,手机响了,擦,是卫检管,

    “你好,三副,我叫maixhongthao(请勿对号入座)。刚回家正准备睡觉。”我拿着手机开始拼她的名字。

    “买胸罩还是卖胸罩?”卫检官的名字让我有点微勃。

    【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