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3章 符拉迪沃斯托克女子学院…

第23章 符拉迪沃斯托克女子学院…

 热门推荐:
    第二天一大早,我拿船上的电话打给代理,代理说可以给我找辆出租车,要80美金一天,卧槽,代理居然黑我30美金,我不好说破什么,稍微讲了一下价,代理说我可以让我朋友拉着你去,只需要70美金。

    我也只能同意了,约定好了7点在码头门口。

    我洗了洗头,换上新的内裤,穿上我的棉衬衫(从上船就没穿过),淘宝买的尖头皮鞋,穿上雪中飞的羽绒服。

    照了照镜子发现有些臃肿,我把羽绒服脱掉,换上我的皮夹克。

    越南大副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我向他请假,他看到我这身行头,已经猜想到我要去做什么,基本不会问我为什么请假。

    打开舱门,差点冻死我,零下20多度,为了装逼我也是真拼了。

    出了码头,一辆丰田霸道在路口停着,一个光头的中年毛子向我打招呼。

    “你好,我叫安杰列夫。”毛子冲我点了点头。

    “你好,我叫李小龙。”我对毛子笑了一下。

    毛子扭回头去开始开车,我紧跟着坐在副驾驶上。

    他紧绷着脸,穿一身黑色的皮衣,搞到像俄罗斯远东的光头党,我这个时候有些害怕,随之很想念老九。

    他妈的我明明记得很清楚昨天代理的车是左舵的,今天这个毛子的车居然是右舵的。

    俄罗斯人的车基本上都是二手的日本车,俄罗斯船员可以自己购买国外的二手汽车回国并且不用交税,所以经常看到悬挂俄罗斯国旗的船甲板上面满满的汽车。

    日本的二手汽车只有几千块人民币一辆,有的甚至都不要钱,更有的港口会嫌破车占地方会给你钱让你帮忙拉走。

    当然我们是伟大的中国人,怎么会在意日本这种垃圾汽车呢。

    我递给他30美金,告诉他余下的回船后再给他。

    安杰列夫看到钱之后,表情变的很轻松,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你要去哪里?”

    “我要买张手机卡。”我对他说。

    海参崴的通信营业厅特别的小,甚至还赶不上中国乡镇上的中国联通营业厅。

    前台是个黄毛的小伙子,我告诉他我要办一张SIM卡,他递给我一张表,让我填一下。

    我接过表一看,幸好是俄英双文的,要不得丢死人了,填好简单的信息,把海员证给他,一张卡就办好了。

    黄毛居然不收美金,没办法我只好高价买了安德列夫一些卢布,这张卡合人民币大概30元,黄毛告诉我打电话到中国差不多9毛钱一分钟,无限流量。

    重新回到安杰列夫车上,我拿出娜莎给我的纸条,告诉他我要去这个地方。

    安杰列夫看到地址哈哈大笑,用手比划了一个弄事的姿势:“中国人,你要小心,俄罗斯女孩不好搞的,你需要有大把大把的美金才行。”

    安杰列夫羞辱我的意味很大,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很强壮的,俄罗斯女孩喜欢强壮的男人。”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我脸有些红了,安杰列夫收住笑,点了一支烟,开始开车。

    他居然都没有让给我一支烟,弄的我心里很不爽,在中国这种行为就是**裸的瞧不起,我拿出我的玉溪点上,望着窗外,不想搭理他。

    车开了连10分钟都不到,安杰列夫就停下车,告诉我到了。

    “给我你的手机号,我走的时候会打给你,在这个地方等着你。”我对安杰列夫说道。

    “中国人,小心点,符拉迪沃斯托克的警察最喜欢搞你们中国人,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美金可以摆平一切。”安杰列夫满嘴的铜臭。

    安杰列夫开车离开后,我开始慢慢的欣赏这里。

    我擦,这简直就是男人的天堂啊,女孩们三五成群,什么班花校花在这些妞面前就是一滩狗屎。

    零下20多度的天,她们却穿着超短裙,修长的美腿如白玉一般,金黄色的头发微微卷起,鼻梁挺拔的像山峰,眸子都是深蓝色,看你一眼你真的会感觉浑身都会哆嗦。

    我活了20多年,从没有像那天那样,整个眼睛都不敢眨,盯着这些人世间的尤物,要不是烟燃尽烧到我的手,我估计我的口水会流一地。

    我拿出手机拨通娜莎的电话:“你好,娜莎,我是李小龙,我给你带来了中国的威士忌,在你们学校门口,你能出来一下吗?“

    “嘿,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下课了。”娜莎的声音很兴奋,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到来还是威士忌的到来。

    娜莎出来的时候,那一瞬间我真感觉见到了天使,她穿了一条紧身的牛仔裤,整个身体的流线感美的让我不敢直视。

    娜莎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还是熟悉的香水味道。

    “我请你吃午饭好吗?”我问娜莎。

    “当然可以了。”娜莎一点也不矜持。

    午饭吃的很垃圾的西餐,只喝了一杯啤酒,我就有些醉了。

    吃过午饭,娜莎带我去咖啡厅,咖啡厅门口写着非西装不得入内,幸好我今天特地皮鞋衬衫,没想到还是被门口的人挡住了,他妈的非得让我脱掉夹克。

    我脱掉夹克,在门口的镜子里发现衬衫居然扎在了我的红色秋裤里,弄的我相当尴尬,借口去厕所,赶紧打理一下。

    俄罗斯的咖啡侍者会问你加奶还是加糖,我当然选择加奶糖,不过还是苦的比尿都难喝。

    “娜莎,你今天的身材真的很棒。”我有些醉醺醺的,记得我去纳霍德卡的时候还不会夸奖女人的身材,特地下载了金山词霸学习怎么搭讪,这个时候真的有了用武之地。

    “谢谢。”娜莎笑着说。

    “你还想去哪里?想不想去海员俱乐部看一看?”娜莎问我。

    “当然可以呀,听说那里的酒吧晚上会特别热闹。”我摆弄着银色的咖啡勺。

    “你的中国威士忌在哪里?我们喝掉把。”娜莎拖着下巴对我说。

    我正准备掏酒,娜莎阻止了我,说这里不可以的,我们出去喝,然后招呼侍者,我赶紧掏钱扔给侍者十美金,告诉剩下的是小费。

    娜莎一脸惊讶的看着我,10美金应该不是笔不小的数字了,最起码对她来说。

    娜莎领着我来到城市的中心公园,我拿出我的景阳冈。

    “哇,这个瓶子真好看。”娜莎对我说。

    “这个男人叫武松,他喝了18瓶这个酒,打死了一只老虎。”我指着酒瓶子上的武松对娜莎说道。

    “18瓶?”娜莎拿起景阳冈咕咚咕咚喝了两口,也不怕玻璃茬子扎到嘴。

    【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