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5章 起锚回连云港

第25章 起锚回连云港

 热门推荐:
    事罢后我俩相拥在一起,她的腿像蛇一样的紧紧缠在我的腰间。

    “你会跟我去中国吗?”我紧挨着娜莎的脸问道。

    “也许会吧。”娜莎接触着我的上身,我又一次将她放低在床。

    这个时候手机忽然响了,我一看是安杰列夫,

    “中国人,你什么时间回去,我已经等了1个多小时了。”安杰列夫有些不耐烦的说。

    “我租了你1天,24个小时,明白吗?”我把24小时重复了两遍。

    我有点烦躁,因为我知道跟娜莎温情完这一次我该回船了,并且我可能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见不到娜莎,甚至可以说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见到她。

    想到这里,我一阵猛烈的冲刺,然后释放出了新的生命。

    我抽着烟,娜莎已经睡着了,长长的睫毛盖住半个眼睛,我轻轻亲了一下她的脸颊,穿好衣服起身离开。

    回去的路上,我一句话不说,安杰列夫递给我烟也被我拒绝了,我一个人人倚在车窗玻璃上,望着海参崴宁静的海湾,

    老九还没有回来,船上的货已经装的差不多了,二副告诉我预计凌晨5点开船,我赶紧回房间补个觉。

    睡了1个多小时被备车的铃声吵醒,我爬上驾驶台,然后我看到老九在指挥着关舱,老九的腰杆已经没有前几日那么挺拔,甚至都戴上了大棉帽子。

    船缓缓开出,我在驾驶台拨通娜莎的电话,电话响了两声。

    “嘿,亲爱的,你昨晚怎么不辞而别?”娜莎慵懒的声音。

    “我们要走了,回中国。”我有些感伤。

    “哇,你要多久再回来,记得给我多带着中国的威士忌。”娜莎的语气里没有太多的依依不舍。

    也许在她看来,她只不过是跟一个自己不讨厌的中国男孩子喝了一场酒,做了一次事,而对于一个保守的中国男孩来说,这却是一段真真切切的感情。

    “三副,外面风大,你过来掌舵。”船长冲我喊了一声。

    信号已经变弱,电话那头娜莎的声音也已经变的不太清晰,我挂断了电话,从小周手里接过舵盘,迎面的巨浪拍打在船头,也暂时拍去了我对娜莎的思念。

    深冬的日本海巨浪滔天,我握着舵盘,好像都不能控制,风稍微一偏,浪头就横着船过来,啪一声,船横摇到20多度,驾驶台一切能站着的东西全部飞出去,我使劲抱着舵盘,就好像抱着娜莎,一个可以给我安全感的女人。

    零下10度的疯狂导致的结果是我得了重感冒,整天头晕头疼,鼻涕流一地再加上风浪超级大,整个人都要死掉的感觉。

    风浪中航行了10多天,我的胆汁都要吐出来的时候,我们到达了连云港锚地抛锚。

    船长告诉我们说卸完货有可能去俄罗斯,也有可能去菲律宾,我很开心,这意味着我有一半的希望再见到娜莎。

    船靠泊时,公司来电话了,说下趟去菲律宾,我的心里凉了半截,本来准备可以在连云港买些白酒跟好吃的给娜莎带过去,现在一看计划全泡汤了。

    码头靠好手续办完,我跟船长请假下去买点感冒药,老九说连云港他来过多次,于是我俩商议好一起下地。

    连云港出了码头走一段时间需要爬上一个小坡,估计前几日的雪下得太大,路面结的冰很厚,我跟老九俩人互相搀扶着,老九在俄罗斯虽然待了只有一夜,却也苍老了许多,我俩在一起走路,他看上去比我爷爷都老,路上的看到老九纷纷躲避,生怕他不小心滑倒横躺在别人车轮下。

    “九哥,那边有个理发店,我想去理个发。”我指着一个貌似像理发店的房子对老九说道。

    “嫩妈这是理发店吗,别是洗头房。”老九搓了搓手,我俩都冻成狗。

    洗头房跟理发店的外面一般都写着理发洗头,但是如果你进了洗头房说我要理发,人家会以为你是个傻逼,你要说洗头呢人家洗的却是另一个头。

    走进这个理发洗头房,房子很小,中间用帘子隔着,隐约能看到里面放着两张床,外面是一面镜子,和一个小桌子,桌子上摆满了理发的用具。

    两个妞坐在破旧的沙发上,烧着煤炭炉子,老九赶紧拿个马扎坐到炉子旁取暖。

    “我理发。”我对其中一个很年轻的妞说,她大概有22、3岁,长的很瘦小,但是上身很丰满。

    “好的,你先过来洗一下头。”妞笑着对我说。

    还好这是个真理发店,我暗暗松了一口气。

    “你们是哪里人做什么的啊?”妞一边拿着电推子在我头上游走一边问我。

    “我们是船上工作的。”我心里想着娜莎,不想过多的说什么,我觉得已经对其他女人都不感兴趣。

    “嫩妈,你们这哪里有小姐啊?”老九有些戏谑的问道。

    给我理发那个妞把电推子关掉,对老九说:“你看我行吗?”

    连运港的这种行业一点不亚于东官,更重要的是她十分的朴实,小姐都身兼数职,想到这里我不禁暗暗点了一个赞。

    老九在火炉旁恢复了一些元气,妞的主动把他的战火烧怒了。

    “嫩妈多少钱,在哪里搞哦。”老九舔了一下嘴唇。

    “60一次,在那边。”妞指了一下帘子里面的床,妞的态度有些轻浮,眼里透露出来的意味好像在说:小样,敢来吗?

    我知道老九的脾气,吃软不吃硬,我赶紧说:“算了九哥,我还得去医院呢,咱去连云港市区喝酒去。”

    “嫩妈,”老九抱着妞哗啦就扔床上了,然后听到里面的妞咯咯地笑声“你轻一点。”

    我看着镜子里的我,已经理完一个半球,剩下半个带毛的脑袋,像极了轰动一时的杀马特。

    帘子那边传来脱衣解扣的声音,我忽然想起那晚的娜莎,心里极度的烦躁。

    老九去了前戏最少要40分钟我是知道的,我点燃一支烟心想怎么度过接下来的一个小时,这个时候帘子那边没有了动静,老九走了出来,脸上一脸的厌恶。

    “老三,嫩妈赶紧走。”老九怒气冲冲的喊道。

    “九哥,我头才理了一半。”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妞这个时候衣衫不整的出来了。

    “嫩妈,这是理发的钱!”老九扔到桌子上10块钱对妞说。

    “老三,嫩妈赶紧走。”老九拽着我要离开。

    “老板,我的台费还没给。”妞跑过来挡在门口冲着老九喊道。

    “嫩妈,你还找我要台费,信不信我打你个玩意儿?”老九大喊道。

    老九把妞扒拉开,我解开系在我脖子里的理发围巾,俩人出来理发店。

    “咋了啊九哥?”我不解的问道。

    【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