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7章 告别滨职,韩国蔚山接新…

第27章 告别滨职,韩国蔚山接新…

 热门推荐:
    小A是中专部学会计的,我告诉她我是海校大三的学生,我叫李小龙。

    我有些尴尬,小A反而非常放的开,她说她们班的很多女生都跟海运的谈恋爱,海运系的男生都很花心。

    我说我还没有在学校谈过恋爱,小A很诧异,说你这么帅会没有女朋友?

    晚上宿舍会锁门的,我俩互换了手机号,我把白将递给她,说没烟了可以打电话给我,俩人就分开了。

    俩人用微信聊了一会,我对她的思维很不理解,可以说是大家没有一点共同语言,聊着聊着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晚上雨下的特别大,整个滨职都被水淹了,水都到了大腿内侧的位置,我正在宿舍擦着身上的水,小A给我打电话:“我在上晚自习,没有带伞,你能给我送把伞吗?”

    我在她们自习室外等着,妞很兴奋的跑过来抱住我的胳膊。

    “赶紧回宿舍睡觉吧,下雨别着凉了。”我撑着伞对小A说。

    “你陪我一会吧,我一个人无聊。”小A瞪着眼鼓着嘴。

    她拥着我,俩人在齐大腿的水里艰难的压着马路。

    雨越下越大,根本走不动路,我俩只能找个地方避雨。

    自然而然的亲密接触了,我的手胡乱的摸,小A积极的回应着。

    雨停后我把她送到宿舍门口,很悲催的是宿舍门已经锁了。

    小A对学校周边的小宾馆熟悉的不得了,有10块一晚的,有20的。

    这种大雨天住10块20快的小宾馆,他妈的味道能受的了?

    我打车拉她去了最近的如家,她居然嫌我花冤枉钱。

    洗澡,开始,大家都很放的开,我正准备提枪上阵的时候,

    “你爱我吗?”小A突然问我。

    “他妈的咱俩才认识2天啊,你觉的呢。”我暗道。

    我点了点头说:“你很特别,特别吸引我。”

    然后又是一阵狂接触,我忽然觉得有些不对,问小A:“你几岁了?”

    “你给我烟那天是我16岁生日。”小A笑着说。

    我有些犹豫是不是该继续进行,小A已经熟练的把我的放了进去,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俩人一阵疯狂,喷洒出崭新的篇章。

    我看着小A还未发育成熟的身体,忽然有些不忍。

    “你有处女情节吗?”小A突然问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们宿舍里就一个处女了,我可以介绍给你做女朋友。”小A接着给我说道。

    他妈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忽然产生了想快速离开这个地方的冲动。

    之后的周6周日俩人在如家待了两天,她开口闭口的叫着我老公。

    20天的培训很快就结束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小A我要离开了。

    中国无关紧要的考试都是走一下形式,考试的时候先发了答案,然后发试卷,通过率百分之百。

    我领小A去市里买了几件衣服,两条白将,告诉她少抽烟,然后我说我要走了,要去船上实习了。

    “长痛不如短痛么,是这个意思不。”小A笑着说,没有一丝感伤。

    我很欣慰,只想赶紧上船,远离这个我已经不熟悉的世界。

    直到今天我回忆那段往事,我都搞不懂那个96年的小姑娘心里想的什么,敢爱敢恨还是性无所谓?

    7月6号,一个吉祥的日子,北京机场,接新船的人都在候机,准备去韩国蔚山。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老九!

    “九哥!嫩妈我想死你了!你手机是不是换号了,换号了不告诉我。”我握着老九的手,心里特别高兴。

    “嫩妈,我原来那个手机号漫游啊,我老婆子给我换的新卡。”老九见到我也很高兴。

    我跟老九在机场见面时候,发现他的门牙镶上了。

    到了韩国蔚山,船还在试航,代理把我们安排宾馆住下,我跟老九一个房间。

    韩国蔚山的宾馆跟中国如家比都不是一个档次的,从外面看就是一个居民楼,400元一晚,免费的WIFI速度很慢,好在工作人员很热情,要不然老九的脾气加上那么炎热的天,早得找个理由爆两个棒子的头了。

    我跟老九在房间实在无聊,俩人商议出去走一走。

    出了宾馆对面就是大海,居然还有有一人工海滩,一帮子棒子在海里洗海澡。

    我说哎呀,九哥忘了拿个泳裤好了。老九说,嫩妈拿什么泳裤子,老九接着把大裤衩一脱,露出宽松的大红色的中国老年人特有的内裤,说,这样游一遭就行,可嫩妈热死我了,说完冲着海水扑去。

    我这才发现老九的左胸纹了一条下山虎,配合他彪悍的身材,威风凛凛。

    老九在水里扑通了几下,然后上来说,嫩妈水真凉,老三你杂不下来啊?

    我说九哥我没穿内裤,我怕我器官太大震到韩国棒子。

    老九顿时笑的跟狗一样,说老三我们找找看有没有喝酒的地方。

    老九的内裤是化纤材料的,水一泡就在那垂着,跟他走在一起感觉真他妈的丢人。

    我俩走出海滩,在一条小路上走着就在这个时候对面走来大概78个棒子,穿的都很杀马特,叼着烟,一看就是韩国的小混混。

    “九哥,你看有流氓。”我对老九说。

    “嫩妈几个棒子你怕啥,我一人打他三个。”老九看了一眼对面的混混说。

    “他妈的你打仨还5个呢。”我心里已经有些哆嗦了。

    棒子的路很窄,我俩只能跟他们对着面走,我走在老九后面,老九提着大裤衩子,穿着内裤,叼着红双喜,我硬着头皮跟在后面,两帮人马上要遇到了,对面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

    老九忽的站住了,抬着头,斜着眼看着那帮小子,猛的抽了一口烟,扔到地下,高喊一声,嫩妈,走路不长眼啊!

    我在后面都要吓尿了,不过老九的这一声确实霸气,棒子们都一愣,其中一个领头的看到了老九胸前的老虎,立马停住,开始鞠躬,一边鞠躬一边谄媚的笑着,嘴里还稀里哗啦的说着东西,然后其他的人都开始鞠躬,给我们让出一条路。

    老九在大裤衩子里拿出一支红双喜,慢慢的点着,看着那个打头的杀马特说,嫩妈你走路注意点。

    然后头也不回就往前走,我小跑似的跟在老九后面,小声的说,九哥你真牛,九哥你真棒。

    老九说,几个棒子算什么狗东西,你在国外放心大胆不要怕,出了事情喊八嘎!正跟老九吹着牛逼,忽然看到一个半黑人在路边吸烟,老九说,擦,嫩妈怎么一个菲律宾猴子在这,我去踹他两脚解解气。

    我赶紧拉住他,我说九哥,别乱踹,万一是巴基斯坦的友军呢,老九说,我一看就是菲律摸nkey,然后老九朝他伸出中指,大喊,猴子,嫩妈黄岩岛是中国的!我说九哥,他太小,不懂政治,我们赶紧走吧!

    【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