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0章 遭遇海盗

第30章 遭遇海盗

 热门推荐:
    一路倒也风平浪静,航行了接近30天,我们穿过了祖国的最南端曾母暗沙,到达马来西亚海域。

    吃过早饭,韩国船长召集大家开会。

    “4天后我们将要进马六甲海峡了,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马六甲的海盗臭名昭著,他们不仅劫财而且杀人,虽然最近几年销声匿迹了,但是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我到了印度就要回韩国了,希望大家能让我活着回去。”棒子船长笑眯眯的说道。

    “你们下个航次有可能从印度去莫桑比克,也就意味你们要经过西印度洋海域,那里是索马里海盗的地盘,你们懂的,这几天大家做一下防海盗的演习,马六甲碰不到,索马里有可能碰到哦。”棒子还是一脸的笑容。

    接着大副布置防海盗演练的具体内容,然后准备午饭后演习。

    “嫩妈这船长是什么玩意儿,棒子乌鸦嘴啊。”老九散会后大叫到。

    “九哥,你在马六甲碰到过海盗吗?”我问道。

    “嫩妈我要碰到海盗我还在你跟前站着啊。”老九哈哈笑道。

    吃过午饭后开始进行防海盗演练:下午1点10分,驾驶台发现船舶左舷出现不明小艇,迅速打电话通知船长。船长来驾驶台后确定是海盗武装分子,启动应急预案,迅速拉响警报并开启全船广播。

    值班驾驶员发射火箭信号,并用甚高频电话报道附近的船舶与海岸我船遭遇海盗袭击,迅速发送电文和启用红色遇险信号发送给公司保安员。

    轮机长迅速下机舱,启动副机并车航行,启动消防泵给甲板供应消防水,并证船舶主推进动力装置全速运转,最短时间内达到最快的速度。

    武装队在大副的带领下,由老九跟几个实习生携带水龙带与消防斧头迅速到达船舶左舷阻止海盗登船,1点20分消防水水龙带出水。

    隔离队在大管轮的带领下将船舶所有舱门全部从内部封闭。

    救护队队长是我,待命。

    我在驾驶台,看着老九拿着消防水带,煞有其事的朝着左舷喷水,不禁乐了。

    然后对讲机里听到大副喊,报告船长,海盗拥有重型武器,实习生受伤,请求撤退。

    船长说,退回生活区,迅速将所有舱门关闭,救护队准备救援。

    然后我领着两个一水将假装受伤的实习生抬到担架上,扛回生活区。

    然后船长广播海盗登船,全船人员撤离到机舱,准备充足的食物跟淡水,携带驾驶台的重要文件以及航海日志,将机舱门封锁,等待救援。

    演练完毕,船长讲评:“大家演练的不错,都很积极,机舱的消防水出水有些慢了,这个老鬼需要改进。希望大家能积极的保持这种作风。

    “当我们进入马六甲海峡后,如果风浪不大,大家开始值海盗班,除驾驶台机舱值班人员外,其他人员在船头船中船尾每2人一组值班,大副负责安排一下,出了马六甲之后正常值班。”船长接着说道。

    “三副哥,刚才咱演练撤离到机舱,等待救援,要是海盗把机舱门打开了,咱该怎么办呀?”实习生总有那么多傻逼问题。

    “闭上你的乌鸦嘴,海盗进来了咱就的死,船长不说了么,马六甲海盗劫财而且杀人。”我没好气的对实习生怒道。

    “马六甲现在很少有海盗了,上次印尼海啸之后,海盗就全军覆没了,我跑马六甲跑了10多次了,连海盗毛都没见过,船长就是吃饱了撑得。”大副有些戏谑的说道,所有船上的大副都跟船长对着干。

    我记得我上次经过马六甲的时候也没有搞过海盗演练,船长似乎有点捕风捉影了。

    船驶进新加坡海峡后,船长就开始要求值海盗班。

    除了驾驶台值班,我跟老九还要在船头值班,我们把船上的啤酒瓶子以及垫舱的废木头都摆放到了船首船中跟船尾,机工们还用柴油做了几个燃烧瓶,大家摩拳擦掌,都准备大战一场。

    马上就要驶出新加坡海峡进入马六甲海峡的时候,机舱传来噩耗,柴油机第5缸的缸套突然断裂,需要停车准备吊缸。

    狗日的大韩民族的现代重工现在也开始搞幺蛾子,缸套都他妈能断,失去了动力,我们只能漂航了,幸好附近没风没浪,要不我们船离岸这么近,不定哪一会就搁浅了。

    船长告诉机舱全力抢修,然后通报自己的航行状态,并让大副去船头抛了锚。

    “嫩妈船长就是个棒子,我在这就能看到新加坡的军舰,什么**海盗敢过来。”老九跟我在船头抽着烟。

    “九哥,船长本来就是棒子。”我跟老九哈哈大笑起来。

    我俩值班值到8点,本来应该是机舱大管轮接我俩的班,由于机舱的抢修,临时替换成二副跟一个甲板实习生接替我俩值船头海盗班。

    我又招呼老九陪我到驾驶台值班。

    在驾驶台都能看到新加坡的城市灯光,大家都有些松懈了,心里都想着这比地方怎么会有海盗呢,我拿望远镜往船头看去,二副靠在船舷边上,已经睡着了,那个实习生也靠着二副旁边,昏昏欲睡。

    我把望远镜望向新加坡海岸,无奈倍数太小了,非常模糊,我又走到雷达跟前,没发现什么快速移动的小艇。

    我跟老九也感觉这个地方不会有海盗,10点多的时候老九还去餐厅煮了两包方便面。

    吃饱喝足了,已经晚上11点了,我拿着望远镜又开始瞭望,二副跟实习生俩人在船头背靠背像搞基一样的睡觉,我眼镜扫过船头的缆车,感觉有些异样,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九哥,我咋老感觉船头有啥不一样呢。”我把望远镜递给老九。

    老九拿过望远镜一看,大叫道:“嫩妈,缆绳怎么没了!”

    我赶紧拿着望远镜一看,发现左边绞缆车已经成空壳子了,我赶紧打开甲板所有大灯,拿无线电叫二副:“二哥,我看着左舷缆车的缆绳怎么没了?”

    望远镜里看到二副迷迷糊糊站起来,先走到绞缆车跟前,然后快速跑到船舷边伸头往船舷外看。

    “驾驶台,驾驶台,船头有条小船,是印尼的狗逼小偷,赶紧招呼人过来。”二副用无线电向我通报着。然后我看到二副转身拿起放在身边的酒瓶子,把大半个身子伸出去准备拿酒瓶子砸小偷。

    这个时候,突然从底下扔上来一个小勾子,勾住了二副的脖子,然后我在望远镜里眼睁睁的看着二副飞了出去。

    【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