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6章 头顶绿光闪闪的大厨

第36章 头顶绿光闪闪的大厨

 热门推荐:
    大副在这里呆了10几年,没承受住寂寞,直接就娶妻生子安家置业了,

    小孩叫爸爸的时候烟台口音真他吗的正,渔船大副说这个地方生个孩子跟兔子下个崽子一样,大厨跟我内心强大的鄙视,表面还要装着无比的羡慕。那人问我是否找他老婆耍一耍,不收我的钱,我说我不喜欢生了孩子的。

    那大副说好,我给你找个处吧,20美金。

    我有些心动,看了一眼老九。

    “嫩妈,想弄就嫩妈上啊。”老九说话就是简单直接。

    虽说也有过几次弄事经历,但生平还没接触过处,只是在教科书上看到处不好进,而且还很疼,还会出血。

    “是真处吗,别给我整个假的忽悠人。”我问大副。

    “哎呀妈呀,在非洲弄个处还叫事儿啊,那是我小老婆的妹妹,17岁,我看着她长大的,放心吧,保证原装的,就在隔壁呢。”大副对我说。

    “嫩妈你还有小老婆?”老九问道。

    我这才想起来大副说这个黑妞是她小老婆的妹妹。

    “搁这地方,有钱你娶1万个都没人管你。”大副牛逼的不得了。

    那大副非得跟我要一条红双喜,我说你见过下船拿一条烟下来啊,一会你跟我上船拿。

    大副想想也对,把我们又带到他小老婆家里。

    到了他小老婆家里,哥又震惊了,最少4个混血的,3个黑的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男的女的连个裤衩都没有,光着腚在院子里跑。

    烟台大副对他老婆说了句草尼吗,生这么多杂种。

    “嫩妈,大副,你整这么多混子,你回国咋办啊?”老九看到这一幕也乐了。

    “肯定都留这里啊,带回去丢人啊。”烟台大副一脸的无情。

    大厨把小老婆叫出来,跟她说了些什么,然后告我说拿20美金出来,我拿了20美金递给大副,大副给了他小老婆,她小老婆看到美金欣喜若狂,大喊一声,一个黑妞出来了。

    黑妞出来了就一个感觉,年轻,除了年轻她没有其他的别的东西,156左右,确实是纯种黑人,头发跟烫的卷一样,嘴唇很厚,牙很白。

    “哎呀呀,这个好,一看就是处。”大厨咂咂嘴说。

    “嫩妈老刘,处你都能看出来。”老九哈哈笑着。

    大厨的小老婆指着我跟黑妞说着东西,黑妞看了我一眼,眼神里透着说不出来的感觉,她好像有点反抗,大厨的小老婆又哗哗说着,指着她的脚,意思好像是要给她买双鞋。

    黑妞不说话,应该是默许了。

    大厨“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套,说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黑妞转身回窝棚,大副让我赶紧进去。

    进了她们所谓的闺房,里面跟猪圈一样,里面十分的闷热,我估计润滑都不用,淌的汗都够润滑3回的了。

    我跟妞尴尬的对视着,面对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我反而比她还要拘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不敢接吻,没有前戏后面怎么办?我感觉我有些败下阵来。

    “HI”我手里握着大厨给我那个带味道的套朝着妞挥了一下。

    妞脱掉全身的衣服,躺在地上的席子上,岔开双腿,两眼瞪着房顶,面无表情。

    我贴了过去,手开始接触她的身体,皮肤很光滑,特别细腻,但是身上有股特别的味道,不是骚味,不是狐臭,不知道什么味道,很难闻。

    妞还是一动不动,眼睛直勾勾看着我,我有些慌,她的眼神跟姿势像极了死去二副的尸体,我瞬间没了任何兴致,我站起来,点了一支烟,对她说了一句对不起,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发现外面就大副自己站那里。老九跟大厨都不见了,然后听到左手边的窝棚里传来大厨特有低沉的吼声。

    “这就完事儿了啊三副,看不出你这年轻人还不如老头呢。”大副哈哈笑我。

    我过去给了大副一只烟,大副问我爽不爽,我说差点断了。

    “老九呢?”我问大副。

    “他俩一个在我大老婆屋,一个在我小老婆屋。”大副笑着说道,无视自己的头上已经绿光闪闪.

    “一会给我搞三条红双喜,我跟他俩都说好了。”大副接着说道。

    搞半天我花20美金啥玩意儿没干,俩人一人一条红双喜弄了个少妇人妻,弄的我心里很是不爽。

    “大副,这个小家伙长的随你,叫什么名啊?”我随手拉过一混血过来问道。

    “我给他起名叫木平,我家就是木平的。”大副点着一只烟说。

    “你还想家啊,你现在回去还能知道你家在哪不,你应该挑一个你最喜欢的带回去。”我开完笑的对大副说。

    大副笑了笑不说话只是抽烟。

    过了有几分钟,大厨出来,身上一股骚味。

    “哎呀,大副啊,要是生了孩子可得好好给我养着啊。”大厨一脸的猥琐。

    “行,到时候留个你家的地址,我给你带回去。”大副笑着说道。

    大家一阵大笑。

    大副说领着我们去找老九,随手轰走围在身边的混血们。

    我们在中国结底下等了足足两袋烟的功夫,老九满面春光的出来,大副的大老婆含情脉脉的看着老九,不得不承认老九是35岁以上少妇的超级杀手,老九甚至会说一点简单的葡萄牙语跟西班牙语,调戏非洲跟美洲人妻少妇的时候,老九总是主力。

    回到酒吧,点了四杯酒,大副似乎对两人给他戴了绿帽子的事儿毫不在意,反而像是革命战友一般在分享两人的乐趣,我不禁有些感慨。

    烟台大副跟我们去船上玩了玩,我拿了三条红双喜给他,晚上大厨虚让了一下要留他吃饭,这哥们居然同意了,喝了船上10瓶崂山啤酒。

    酒喝多了,烟台大副哭的稀里哗啦的,18年没回家了,走的时候儿子上幼儿园,现在儿子都他妈的教幼儿园了。

    我们也是一阵唏嘘。

    “大副啊,你老婆也真能等你呀。”大厨哪壶不开提哪壶。

    “谁敢保证自己的女人一辈子就一个鸭蛋?我早看开了。”大副的表情有些悲壮。

    这句话说完,在座的人都一阵沉默,大家陷入沉思:谁敢保证自己的女人一辈子就一个鸭蛋。

    【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