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7章 豪华酒店的超值服务

第37章 豪华酒店的超值服务

 热门推荐:
    非洲的码头工人几乎一天一换,他们的工资都是日结,发完一天的工资他们就拿着去喝酒挥霍,挥霍完之后再回来上班,他们的午餐是生大米配白开水,有的时候直接就是生大米泡凉水,甚至会去大厨的泔水桶里找我们剩下的饭菜,总之看他们吃饭总会像女子怀孕一般无来由的恶心。

    接连下地玩了几天,该逛的都逛了,也就没有什么意思。

    船在码头待了无聊的半个月,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吃完午饭一个人在房间盯着电脑的操作桌面,不知道是该玩游戏还是该看已经看了了十多遍的电影。

    “咚咚”有人敲门,我回头一看,船长已经进来了。

    “老三,干嘛呢?”船长笑眯眯的看着我。

    “船长,坐坐坐。”我赶忙在椅子上跳起来,心想这大爷来干什么。

    “老三,我就不坐了,你打扮打扮,一会陪我下地逛逛,我一个人下去没意思,我跟老九说了,就咱三个。”船长满脸的虚伪。

    我有点不知所措,船长用的上巴结我么,我赶紧洗漱一新,吹了吹头发。

    过了有半个小时,老九给我打电话,告我在舷梯口等着呢,我赶紧拿了200美金,跑了出去。

    国内拜金思想太重,有钱就是大爷,海员在国内看来就是下三滥的臭角色,很多靠海的其他国家就很尊敬海员这个职业,在他们看来船员象征着一股能征服大海的力量。

    所以一艘船上的船长的地位在他们看来就更高了,何况船长的收入在任何国家来说也算中产以上了。

    所以跟着船长下去非常舒服,到处都有人供着。

    我跑到舷梯口,发现代理的车已经在等着了,赶紧跑下船,船长在副驾驶坐着,我赶忙拉开后门坐了进去。

    代理开的是一辆很老的一款丰田车,内饰已经很破旧,代理戴着大大的蛤蟆镜,非洲人好像看上去都那么嘻哈。

    “代理,给我们找个好玩的地方,你们这里最好的度假的地方。”船长对代理讲到。

    代理点点头,轰了一脚油,离合器显然已经老化,车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飞驰冲出,而是慢慢起步,发动机嗡嗡发抖,车身抖动两次差点熄火。

    车开了大概有20分钟,我们到了马普托一个豪华酒店:波罗纳塞雷。

    代理招呼我们进去,三人去前台开房,我心情有些低落,他妈的把我弄下地就为了找个旅馆住一晚啊,真他妈的没劲。

    “三位,三个标准间,一天。”船长对前台服务生说。

    船长把手伸到怀里要拿钱包,我赶紧说:“船长我来,我来。”

    “嫩妈,你来,你来,你来什么来,你挣几个钱,让小陆付就行。”老九一把把我拉开。

    船长听老九当我的面叫他小陆,尴尬的笑着。

    “先生,一共695美金。”前台的黑妞笑着对船长说。

    “695美金?”我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他妈的船长还不如把我的那份钱给我,我去船上住呢,我心里暗想。

    忽然我又庆幸刚才装逼失败,万一船长真让我付款,丢人事小,心疼钱事儿大啊。

    前台给了我们3张房卡,告诉我们去7楼,船长告诉代理第二天早上10点在酒店门口接他,代理便离去了。

    “嫩妈,比咱俩上次来贵了10个美金啊。”老九对船长说道。

    原来俩人以前来过,现在来重温旧梦来了,把我这个电灯泡叫来干什么,放着好好的船不待,出来睡1500块钱一晚的宾馆,越想我越气的蛋疼。

    找到各自的房间,我刷卡进去,跟国内200一晚上的有什么几把区别,电视,电脑,无线网,还能有什么。

    “九哥,咱花1500块钱来睡觉啊,就是能上上网呗,还能干啥啊?”我朝老九嘟囔着。

    “嫩妈我马上就会让你知道还能干啥?”老九神秘的笑着。

    半个小时之后,老九领我来到酒店附属的私人海滩。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十几个黑色的比基尼姑娘,他们并排坐在两个长椅上,然后就是我右手边一排服务生,他们端着香槟,旁边的桌子上摆满了果盘。

    海滩上十几个遮阳伞,一个遮阳伞下面有三张躺椅,我看到船长躺在一张躺椅上,旁边蹲坐着两个黑人姑娘,手里拿着果盘跟香槟。

    “九哥,这都是免费的吗?”我有些兴奋

    “嫩妈,一个黑妞2美金的小费。”老九快速的朝船长那边走去,我紧跟其后。

    老九刚躺下,就围上来10几个比基尼的黑妞,扭动着身体,有四五个甚至都半裸着,老九招呼了两个看着顺眼的,一个胳膊搂住一个,不住的揩油。

    她们看老九已经选好,哗啦把我围了起来,你们知道被10几个卖弄风骚的妞围着是什么感觉吗?有胖的,有瘦的,有前胸似篮球的,有前胸似案板的,总之就是花枝招展数不胜数然后搞的我心肝荡漾。

    我选了一个半裸着丰满上体的,还有一个一个干干瘦瘦挺漂亮的。

    其他人也不再纠缠,立马散去,寻找新的顾客。

    我跟老九躺好后,服务生立马端来香槟跟果盘,生怕耽搁了。

    两个黑妞蹲坐在我旁边,妩媚的看着我,拿牙签插着我不认识的热带水果往我嘴里塞,老九那边已经上下其手,如流水般在俩黑妞身体上游走。

    卧槽,这是什么般的享受?我故意接触着半裸的那个姑娘,旁边高高瘦瘦的不乐意了,立马把比基尼一脱,也开始往我身上偎。

    船长搂着他那两个姑娘,落寞的走在沙滩上,背后留下三串清晰的脚印,老九抱着一个娇小的黑妞,丢在浪花上,三人在那里追逐打闹,像个孩子一般,我端着香槟,拿过旁边的毛巾,盖住膝盖,看着眼前的繁华。

    晚餐吃得豪华的海鲜自助大餐,在朝鲜吃了那么多的螃蟹,已经对桌子上锅盖般大的螃蟹已经不感兴趣,吃了好多当地盛产的金枪鱼,鲜嫩可口。

    吃过晚饭,我们三人去音乐厅听人弹钢琴,听了没2分钟,老九就把我拉开,看来我俩是享不了这么高雅的运动了。

    老九问我要不要弄事,被我拒绝了,一个人回房间,躺在舒服的大床上,卸下满身的疲惫,忽的就睡着了。

    回船后老九说我败家,酒店里桑拿SPA美体香薰按摩啥都没干,就找俩非洲妞在沙滩上过了过家家,这1500花的不值。

    我不说话,更多的是会想起那个被20美金逼迫出卖自己第一次的姑娘。

    3万吨货,在中国青岛港只需要20多个小时装完,我们装了32天,第一次靠码头有靠到想吐的感觉,以至于装完货离港的时候,我们都热泪盈眶。

    船长告诉大家下一站我们去纳米比亚继续装货。

    【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