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9章 暴打非洲酋长

第39章 暴打非洲酋长

 热门推荐:
    部落的最北面有一辆破旧的出租车,司机是个看上去就很狡猾的黑人,我们告诉他要找酒吧跟超市。

    “九哥,我看这个地方到超市还不得一个多小时啊,这么偏远。”大厨坐在车里有些失望的说。

    “是呀,咱在最边上,超市我估计都得穿过沙漠了,愁人啊。”我应付着大厨。

    车走了还没2分钟,拐出小山坳,老九都没来的及插嘴说话,车外就看到了一些比较大的建筑,司机停下车转头看着我说:“先生,一共三美金。”

    “草!”我暗骂一声,掏钱给他。

    “嫩妈这狗逼司机,朝这边指一下咱走过来不就行了么,还他妈的要钱,狗犊子玩意儿。”老九愤怒的骂着。

    三人下了车,超市是中国人建造的,逛了一圈发现几乎都是中国进口的,买了两瓶老干妈,一瓶居然要15美金。

    三人提着几个大包,不知道该去哪里,大厨指着一个巷子里面说:“哎,你们看,里面还有中国字呢。”

    我顺着大厨手指的方向看去,两个巨大的汉字:酒吧。

    推开门进去,里面冷冷清清的,最角落里几个中国小伙子在打牌,身边坐着几个半裸着的黑妞。

    “你们是做什么的?”一个男子很警惕的站起来用英语问道,我分明看到他腰里别了一把手枪。

    “这里不是酒吧吗?我们来喝酒啊。”我心里想完了难不成这不是中国人,咋还说上英语了呢。

    大厨也看到了男子腰里别的手枪,估计已经在哆嗦了。

    “你们是中国人?”男子拉紧的脸有些松了改成了说普通话。

    “对呀,我们是船员,我是山东的。”我笑着对他说。

    “哎呀我去,山东哪儿的啊,我们都是青岛的。”这哥们笑了,赶紧招呼我们坐下。

    “自己人啊自己人啊大家都是自己人啊。”大厨脸上笑的像朵菊花。

    原来这几个哥们是青岛过来走私中国摩托车的,都发了一笔横财,这个酒吧是他们的大本营,不对外营业的。

    他们请我们喝了几杯当地的酒,难喝的要死,也记不住名字,我们不想过多的打扰他们,呆了了不一会就走了,大厨临走扔了两条红双喜给他们,头次见大厨这么豪爽。

    我们三人提着包往回走,来时送我们的出租车司机追上我们,要送我们回去。

    “一美金,可以的话我们就坐车。”我看了下手里的东西也着实多,就想着花个几块钱坐车得了。

    老九跟大厨也点头许可了。

    司机想了一下说,1美金OK。

    我们坐上车,转了一个弯,二分钟不到又到这个部落。

    下车后递给司机1个美金,他不愿意,非得说是3美金,我跟他解释,他嗷嗷大叫。

    “嫩妈,老三,你把1块钱给他,咱们走就是了,嫩妈你跟他能解释清么。”老九告诉我说。

    我一听在理,丢给他一美金,转身就要走。

    这哥们忽的一下抱住我,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袋子里买的东西没抓紧,散落一地。

    老九大叫一声嫩妈,一脚把黑鬼踹飞了,黑鬼爬起来嗷嗷大叫着往村子里跑。

    我们大骂着黑人不是东西,然后开始弯腰捡东西,这时后面传来哇啦啦的声音,我扭头一看,他妈的一个部落里的人全出来了,足足有三十人,他们手里拿着特有的工具,有木头的,有土陶的,还有不知名金属的,领头的应该是酋长,头上戴着长长的花饰品,身上纹着粗糙的太阳跟星星的图案。

    被老九踹飞的司机指着我们跟酋长大声说着什么。

    “九哥,咋办啊,这帮子黑鬼不要命啊。”我心里有些打鼓。

    “哎呀,怕啥啊,我看领头那个头上戴鸡毛那个就挺好说话的,一会我们给他解释一下。”印度一战之后,大厨的胆量似乎比以前大了很多。

    大厨话音刚落,啪一个土陶罐子从那边飞了过来,砸到我肩膀上,然后对面的土著人像脱了缰的野马大声高喊着朝我们飞奔过来。

    “嫩妈,跑啊!”老九扭头就跑,我跟大厨愣了一下,扔掉手里的东西跑了出去。

    跑了连10米都不到,我就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击中了,整个人栽倒地下。

    晕晕乎乎看到一个人拿着个木头棒子砸我的头,我心里一惊,随手抓了把沙冲他扔过去。

    我爬起来,老九正在跟黑鬼们激战在一起,大厨却找不到踪迹,估计已经被打晕了。

    “嫩妈,老三,揍那个头上戴鸡毛的。”老九朝我怒吼一声。

    我随手捡起地上的半块破碎的土陶瓷的瓦片,冲到酋长跟前,啪就扔他头上,老九也冲过来,我俩开始狂揍酋长。

    酋长活这么大估计没人打过他,所以他看到我俩这么疯狂,有些害怕的往后退,我拿手勒住他的脖子,老九啪啪的就是扇跟踹,我俩也顾不上旁边的人疯狂的拿东西砸我们的头跟胳膊,我头上的血流下来都盖住我的眼睛了,眼前一片发红,我这才知道原来杀红眼是这么个意思。

    我已经看不清酋长在哪里,只是狠狠的勒住他,然后我迷迷糊糊看到老九倒下了,紧接着我看到一个黑鬼拿着一个挺大的陶器朝我扔过来,“砰”我头上一阵剧痛,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了,我跟老九被黑鬼绑着吊在一棵树上,树下面坐着满满的黑鬼。

    “九哥,咱俩这回是真完了。”我对呻吟着的老九说道。

    老九的眼睛已经被打的睁不开了,身体蜷缩着,脸上很痛苦:“嫩妈老三,老刘呢?”老九心里居然还挂着大厨。

    我往四处看了看,没有大厨的踪迹呢,就78颗树,也没见他挂在别的树上。

    我又朝黑人堆里看去,还是没有,他妈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呢,大厨哪里去了呢。

    我忽然发现了沙堆里一只鞋,是大厨的假耐克,顺着鞋往前看,几个女黑妞围着一口大锅正在煮着什么东西。

    “九哥,完了,大厨让他们煮了,正准备吃呢!”我朝老九大叫着。

    【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