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47章 又被人拿枪指了(第八更…

第47章 又被人拿枪指了(第八更…

 热门推荐:
    乌拉乌拉一群人来到船长房间,站成两排,移民官首先给大家哇啦哇啦讲了一大通,大概的意思就是我们依据美国法律对你们船舶及人员进行检查,希望大家可以配合。

    移民官讲完之后,大副觉的是时候献殷勤了,把手插到裤子口袋里准备掏烟给他们抽,大副的手刚插到口袋里,警备队的士兵,啪啦枪就指大副头上了,另一个立马上前给大副按到地下,去掏大副的裤子口袋,然后掏出来一包红双喜,一个打火机。

    其他人都他妈炸开锅了,老九虽说跟大副关系不好,但也不能眼睁睁看大副被美国鬼子凌辱啊,尼玛的给你上袋烟还给干趴下了,不抽烟就不抽烟呗,怎么还打人呢,老九冲上去就要跟俩人理论。

    “举起手来,抱住头跪下,否则我就开枪了。”警备队的士兵把抢指转向着老九,大声叫着。

    “九哥,别冲动啊卧槽,美国鬼子真开枪啊。”我赶忙拉住老九。

    大家有些愤怒,咿咿呀呀的指着美国鬼子,指责他们不人道的行为。

    “全部都抱头跪下!”两个美国士兵拿枪扫了我们一圈

    船长本来这个月神经弦就崩的很紧,没寻思人家警备队一上来就出这么个事儿,当时就差点晕过去,他不停的说对不起对不起,然后给三人解释,大副只是为了给你们烟抽。

    移民局的官员让士兵放下枪,然后告诉船长说手插到口袋是很危险的行为,在美国不要随便使用,这个行为意味着你口袋里有枪。

    船长差点就他妈跪下了,不停的说对不起,知道了,对不起,明白了。

    大副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看来给美爹舔屁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件事告诉了我们,吸烟有害健康。

    例行检查结束后,移民局的官员告诉船长普通船员以及机舱人员可以回去了,甲板部高级船员留下。

    “船长,在上一年9月份,你们船舶在马六甲海域有一名二副死亡,虽然你当时还未登船,但是你能不能说一下你所了解的情况。”上尉问道。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妈的这么久的事情了,他们怎么会问这个。

    “先生你好,我没有接触过,我船三副了解当时的情况,他可以给你解释一下。”船长把事情推的真他妈的干净。

    “三副,你可以说一下吗?”上尉一脸真诚的看着我。

    “你好,当时我在驾驶台值班,然后二副在船舶右舷撒尿,不小心失足掉入海中,我马上按响右舷人落水警报,我们将救助艇放下,在船舶左舷将二副救起,但是他已经没有了自主呼吸及心跳,我们做了三次人工复苏,没有成功,就是这样先生。”我把当时棒子船长教给我们编造是事发经过告诉他。

    我脸憋的通红,幸好我们刚才经历过一混乱,我的脸就一直很红,否则瞎子都能看出来我是在说谎。

    “你说的跟当时的船长的口供基本一致,我能再问你几个问题吗?”上尉接着问道

    “可以的先生。”我赶忙回应道。

    他们居然搞到了棒子船长在印度的口供,到底怎么回事,我已经快要吓尿了。

    “二副有没有吸毒或者服用麻醉剂或兴奋剂品?”上尉接着问道。

    “我不知道先生。”我如实回答到。

    “我怀疑当初二副服用了麻醉或者兴奋剂的药品,要不然这么高的船舷,人不可能失足掉入海中的,所以我要求你们把全船的药品送到这里来,由我们进行保管,对于违禁的药品我们需要没收。”上尉一板一眼的说道。

    他妈的吓死我了,你们脑洞也够大的,还二副服用兴奋剂,我还寻思美帝国主义跟电影大片一样这么牛逼查出二副的死因了呢,原来是来查药的。

    不过二副在天之灵也应该挺欣慰的,居然被美国海上警备队调查了。

    “船长,你们上几个航次经过的全部都是非洲及美洲国家,那里的人都会想着偷渡到美国,我们研究了你们船舶的运行轨迹,你们在巴西萨尔瓦多锚地外围有长达半个小时的漂航,当时你们距离海岸只有半海里,25分钟后你们重新开往锚地,当时你们所在位置的水深对于你们的船舶吃水来说非常危险,你能不能给解释一下。”移民局的官员问道。

    听到移民官讲到撸耶偷渡的时间地点,在场的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凉气,我不得不佩服美国移民局的侦查能力,后来我查阅了很多资料才知道,1993年6月有条中国的货船叫“金色冒险号”搭载286名偷渡客准备偷渡到美国,由于在美国的接头人被仇杀,金色冒险号只能在昆斯区的洛克威海滩强行搁浅。偷渡者中,因为不善游泳、经过长途航行体质虚弱、水温寒冷等缘故,有10人死亡。6人逃脱,剩下的被随后赶来的美国移民局人员扣留,关进监狱,这一世界震惊了全世界,从那以后,美国对每一条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船舶都会查个底朝天,对一切疑点都会进行放大研究,防止出现偷渡事件。

    “你好先生,当时我们航行到萨尔瓦多外锚地时,船舶主机的第三缸排烟温度过高,轮机长将主机降速,但是效果不明显,轮机长只能将主机空转,检查后发现是温度表故障,我们又重新将主机加负荷,直到抛锚,我们将这一情况都完全记载到轮机日志跟航海日志中,这一切行为得到萨尔瓦多岸基的同意。”船长回答道。

    在我这个方向看,我能感觉到船长的小腿肚子抖的已经不行了,豆粒大的汗珠在他额头上凝结着,随时都可能掉下来。

    移民官跟上尉小声交谈着,然后上尉说:“好的船长,谢谢你的配合,我们会密切关注你们的船舶动态,现在我们要回去了。”

    上尉给船长说完又对大副说了一句对不起,转身离开,其余三个人跟在后面。

    “你看看人家美国人多有礼貌。”大副对我说道,美国人的一句对不起让他很是受用。

    我们将一行四人送到主甲板,准备将他们送往直升飞机,船长脸上的表情也变的轻松,至少现在没有什么缺陷。

    正在这个时候,机舱老王突然从房间里冲了出来,抱住移民局官员的腿用他妈的托福考试最少600分的纯正美国英语大喊道:“我需要一个律师,我申请政治避难!”

    【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