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51章 特别的机舱新卡带

第51章 特别的机舱新卡带

 热门推荐:
    我操,出来大半年了,居然要回国了,我心里说不出来的高兴。

    “三副啊,饮料呢我收下了,等回国了我请你吃饭。”船长这不是也不呆么。

    我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把正在睡觉的老九搞醒,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嫩妈什么?我们下趟装大豆?”老九的思维明显跟我们不一样。

    “嫩妈,装粮食验舱洗舱会累死人的啊。”老九在床上坐起来,点了一支烟。

    我觉的老九有些夸大了,不就洗个舱么。

    卸完铁矿,我们清洗完货舱移泊到粮食码头,美国货物局跟美国农业部联合验舱,我到现在都没搞明白这俩单位怎么成为联合执法部门的。

    “不合格!”验舱结果丢给船长。

    我们把整个货舱当盘子一样刷了一遍,此话一点都不假,首先用钢丝刷,仔细把油渍污泥刷下来,然后用海绵刷轻轻擦干净,一些高处的浮灰用吹灰管吹掉,然后用海水将整个货舱冲洗一遍,海水冲完了用淡水冲,积攒的污水排放到艏尖舱的压载水舱里,等待到了公海排掉。

    “不合格!”这是美国农业部官员第四次把验舱报告仍在船长桌子上。

    第五次检查,农业部的官员戴着一付白手套这里摸一下,那里摸一下,然后不停的拍照,把所有货船检查了一遍,回到船长房间。

    “船长,你们做的很好,终于达到我们的要求。”他把白手套摘下放到船长面前的茶几上,手套一尘不染。

    大家都很高兴,一是因为付出了得到了收获跟肯定,二就是备舱成功将得到一比不小的劳务费。

    “嫩妈洗的这么干净了再不过,老子第一个就撂挑子。”老九拿着烟在餐厅手舞足蹈。

    “就是,洗的跟机舱卡带的脸一样白了都,还要咱做啥。”老鬼一脸的淫笑。

    接老王班的机舱小白脸卡带,脸憋的通红,一句话不说,像个被调戏了的小媳妇。

    装货的时候老九来找我,让我用船上的电话联系青岛小哥,告诉他我们要去天津,让他找好人接应。

    装完货后,我们离开泊位,在外锚地加满燃油,海神7号满载5万吨大豆,启航回国。

    我们贴着佛罗里达半岛走了一天半的时间,最近的时候离迈阿密只有两海里,老九告诉我用望远镜都能看到了迈阿密的妓院。

    跨过佛罗里达海峡后进入墨西哥湾往北行驶穿越尤卡坦海峡到达传说中的加勒比海,美景没有时间观看,我们便到达了全世界最繁忙拥堵的运河——巴拿马运河。

    他妈的头一次见跑船还得排队的,这应该就叫做堵船吧,在锚地抛了两天锚才轮到我们,巴拿马运河的原理很简单,就是从低往高走,进了船闸灌水一点一点把船抬高,达到水平位置,然后再从高往低走,进了船闸抽水,达到理想位置,跟朝鲜进大同江大同小异。

    穿过巴拿马运河,我们进入了广阔无垠的太平洋。

    “嫩妈,老三,还得40天才到啊,我都等不及了,上次我给你说我在船头瞭望,看到迈阿密的妓院,那妓女在外面站着穿那小内裤,哎吆我操,看的我这个心里那个痒哦。大副喊的那个破舵令,一个左满舵,啥也看不到了,给我气的。”一出运河,老九就开始大发感慨。

    “九哥,你也太能扯了吧,啥望远镜啊,隔着两千米你能看到内裤,你他妈看到的是自由女神吧,你连石头人都不放过啊。”大副跟老九开玩笑。

    “九哥,等到了天津,咱俩非得好好的找个洗浴中心,叫上10个小姐,啥也不干,让她们脱了衣服露出内裤让你看个够。”大厨的猥琐程度已经令我发指。

    大家嘻嘻哈哈,毕竟要回国了么,虽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但是在船上走着,不管看到谁都觉的特别亲切,满脸的笑容。

    穿过夏威夷群岛,我跟值班的一水在驾驶台值班,船长走了上来,看了一下最新的气象图。

    “三副,这几天天气不错呀,就是菲律宾东面有个大台风,过几天涌浪可能大点,不过问题应该不大。”船长满脸笑容的对我说道。

    船长忽然拿起驾驶台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电话接通后船长说道:“大厨,今天中午多做几个菜,大伙聚下餐,算我请客。”

    船长挂了电话,乐呵呵的回房间了。

    我交完班去餐厅吃饭的时候,里面已经喝的热火朝天了,船长虽然外号叫阿呆,但是人却很活跃,还他妈的搞了机驾的联谊,连KTV里小姐喝酒用的转盘都搞来了。

    老鬼整个人已经超嗨了,他搂着机舱的卡带大喊道:“刘洋(刚上来的卡带),咱俩来玩转盘。”

    刘洋很特别,从一登船我就有这种感觉,一个实习三管,柔柔弱弱的,不管长相身材甚至走路的姿势都像极了姑娘,用老九的话就是“嫩妈机舱那个卡带,走路夹着腿,像个处女。”

    他现在小脸通红,被老鬼搂着喝着酒,如果不是在船上,猛的看过去,真像一个KTV陪唱的小姐。

    我坐到老九旁边,老九跟大厨俩人正在讨论到了天津去哪个洗浴中心,我一时插不上话,只能一个人喝酒。

    “大家都静一下,静一下!”老鬼忽然大喊了几声,两只手做出往下压的动作,大家都不再讨论,齐刷刷的看着他。

    “这是我们机舱的卡带刘洋,海事大学的本科毕业,人家是大才子,写了两首歌,一首海员,一首海嫂,那可是人家自己作词自己作曲的啊,咱今天就让他给咱唱一下好不好!”老鬼大叫着,然后一脸溺爱的看着刘洋。

    大家都嗷嗷的拍手叫好,上一次聚餐还是过年的时候在拿破仑流放的小岛旁边呢,好不容易能在一起喝点酒,这个时候肯定得上点气氛呀。

    刘洋被大家推到桌子前面,满脸通红,别人的脸红了之后是透着黑,刘洋的脸红了之后居然整个的变粉了,从我坐的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他娇嫩的侧脸,漂亮,真漂亮,看的的差点有了反应,刘洋低下头,小声唱着:

    “当清晨第一道阳光照耀在海平面上,

    当夜幕偷偷的降临,吞噬了最后一抹夕阳。

    多少次无助的徘徊在冰冷的甲板上,

    多少次偷偷的哭泣,没有人能了解我的悲伤,

    主机带走了我的青春,

    绞缆机绞断了我的梦想,

    副机转走了我的时间,

    锚机抛碎了我的希望,

    雷达扫不到情的坐标,

    高频收不到爱的信号,

    虽然手握着舵盘,航线划不到我的家乡。

    虽然手握着舵盘,航线划不到我的家乡。”

    【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