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53章 救了两个印尼鬼子

第53章 救了两个印尼鬼子

 热门推荐:
    老九撇缆的技术很好,不愧是20多年的老水手长,橡胶的撇缆头“哐”一声砸到我的头上,如果不是戴着安全帽,不用救我,直接就砸死了。

    我拿手紧紧攥住散落在我深边的撇缆绳,任你风浪怎么高怎么大,我就是不放手,这他妈可是我的救命稻草啊。

    老九跟四鬼使劲把我往救助艇方向拉,到了跟前,我拿手把住救助艇的侧舷,四鬼拉住我的胳膊,我连滚带翻的爬到救助艇上。

    “嫩妈,老三,水凉不凉啊?”老九哈哈大笑着。

    四鬼凑上来拍拍我的脸,大喊道:“三副,你他妈的太帅了!”

    我躺在救助艇上,不停的咳着,感觉肺都要炸掉了,咳了快一分钟,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前的救生衣。

    “九哥,对讲机掉海里了。”我朝老九说道。

    “嫩妈不用管了,老三,一会我绕着救生筏后面,你把撇缆扔上去。”老九大喊道。

    我抬起头来,发现我们离救生筏已经很近了,救生筏里有三个人,看不清模样,两个跪着,一个躺着,嘴里哇啦哇啦大喊,老九在船尾操着舵,正在大角度的往救生筏方向靠着。

    “老三,扔撇缆!”老九喊道。

    我蹲坐在救助艇里,用尽浑身的力气将撇缆朝救生筏扔去,可惜差了几米,巨大的涌浪把救生筏推到2米多高,然后啪的掉入浪底,救生筏上的人在里面像坐蹦蹦床一样上蹿下跳。

    我赶紧把缆绳收回来,老九重新围着救生筏划了一个大圈,我趁着第一个浪峰过去的时候,站了起来,用标准的水手的撇缆姿势把撇缆扔进了救生筏里。

    救生筏里人抓住撇缆,熟练的系到救生筏上,老九调整船头,顶着浪,四鬼将柴油机油门加到最大,我们拖带着救生筏朝海神7驶去。

    到了海神7舷边上的时候,我才感觉自己在死神手里走了一圈,这个感觉跟被朝鲜人民军拿枪指着还有被酋长吊在树上的感觉都不一样,这个感觉真实,太真实了,双脚踩不到地双手没有东西抓的感觉太难受了,我迷迷糊糊的看着船长跟大副朝我喊着,却听不清他们再喊什么,然后我就丧失了意识。

    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洗衣间的浴盆里,浑身**,老九跟大厨在旁边看着。

    “我草!”我大叫一声,下意识的把手捂住胸。

    “嫩妈,老三,你一个案板,捂什么捂啊。”老九哈哈大笑

    “老三,你咋吓成那样了啊,腿都站不住了,我们把你跟那个尸体一起绑着拉上来的,你直勾勾冲着那个尸体笑,给我们吓的。”大厨对我说道

    “尸体?”我有些疑惑的看着老九。

    “嫩妈太惨了,那个船的船长真是个傻逼啊,机舱的人全在底下抢修,他下令弃船,机舱8个人啊,全嫩妈的跟着船沉了。”老九一阵唏嘘。

    “哪来的尸体啊?”我还是没听明白。

    “那个救生筏上一个三副,一个值班的一水,还一个是死了的船长。”大厨对我说。

    “嫩妈老三你游泳的时候里怎么脸朝下啊,头回见这样的。”老九都他妈这个时候了还调侃我。

    “三副没事儿了吧?”船长突然探进头来。

    看到我好好的坐在浴盆里,船长长舒了一口气。

    “三副,晚上不用值班了,好好休息一下,大厨你弄点姜汤,给老三还有那俩印尼人送去。”船长对我笑了笑。

    “什么?印尼人?”

    “嫩妈,印尼人?”我跟老九几乎同时喊出来。

    有些事情注定是天意,自从马六甲出事儿以后,我跟老九一直在找落单的印尼人,准备狂揍一番,替死去的二副报仇,寻遍了好多码头跟海员俱乐部,没成想今天我俩好不容易碰到两个落单的,还他妈的被我俩给救了。

    大家都陆陆续续的过来看我,都说着玩笑话,不是说我泳姿差的就是说我吓成狗的。

    被一大帮老爷们看着**,我的心里十分的别扭,众目睽睽之下我把湿漉漉的内裤穿上,小跑着回了房间。

    换好衣服,已经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了,来到餐厅,刘洋正在帮大厨收拾中午狂欢后餐桌上残存的剩菜。

    “刘洋啊,你这个小孩不错,懂事儿,有机会我得在老鬼面前夸夸你。”大厨见刘洋主动帮他有些受宠若惊。

    我受不了大厨的虚伪,转身去驾驶台,推开驾驶台的门,船长居然跟美国海岸警备队通话,

    大概的意思就是我们救起了两名生还者,捞起了船长的尸体,警备队告诉航行时注意海面是否有生还者或者遇难者的尸体,并警惕散落的原木。

    我们距离美国本土最少4000海里了!海岸警备队居然跟个苍蝇一样的在我们身边,让我心里很是烦躁。

    “三副,现在感觉好点了吧?”船长见我上来,把高频放下,笑眯眯的问我。

    “好了,好了。”我小声附和着。

    “三副,我们已经给公司发报了,回国公司会发奖金给你们的。”船长接着说道。

    草,命差点都没了,再不给点奖金,你让我以后怎么安心为你们卖命,我心里暗骂道。

    我在医务室见到了被救的印尼三副跟一水,俩人看上去很猥琐,在医务室的床上半躺着,穿着我们船上的工作服,嘴里叼着烟,哈哈说笑着,没有一点沉船后应有的恐惧以及失去朋友的悲伤,反而看上去很快乐,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俩人看到我进来,不再讨论,自顾自的抽着烟,也没有搭理我,我自讨没趣,敲开老九的房间。

    “九哥,咱俩作孽啊,救了俩印尼鬼子。”我掏出烟递给老九。

    “嫩妈老三,靠好码头边防武警检查完之后,嫩妈咱俩就得把那玩意儿弄出来,卸货的时候可能得自压压载水,到时候压载水满了东西就取不出来了。”老九看了我一眼,他并不关心印尼鬼子的事儿。

    “老三,还10天就进渤海湾了,到时候嫩妈晚上值班有信号了直接打电话给周毅,让他让接应的人准备好,到时候嫩妈你让老四把2舱压载水抽干净,边防武警检完后我就去割箱子。”老九点着烟对我说道。

    老九说这话的时候一改往日的轻浮,脸上竟然有些沉重,我在一旁吸着烟,想到那四根棘手的象牙,我心里又开始不停的打鼓。

    【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