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57章 这里是巴基斯坦

第57章 这里是巴基斯坦

 热门推荐:
    嫩妈,一样的,闭上眼都一样的。”老九说道。

    “老板,你真搞笑。”妞咯咯的笑着。

    这妞语文谁教的?好坏话都听不懂么?我心里暗道。

    “嫩妈,这个太极的几个小时?”老九问道。

    “老板,一共四个小时哦。”妞娇滴滴的说道。

    我去,四个小时啊,我能弄40多次啊!我心里暗喜。

    按完头部肩部跟胳膊,妞们把泡好的脚擦干,开始做足疗。

    他妈的啥时候才开始正事儿啊,一会在老九面前弄事,能有感觉么?我心里一阵嘀咕。

    足疗了接近半个小时,妞又开始给我按背,老九不停的要求妞用力,我则无聊的玩起了手机

    我能感觉到妞四指并拢,紧贴在我的皮肤上,使劲向上推挤着我的肌肉,又疼又酸的推了半个多小时。

    突然,妞把我上半身的浴袍脱掉,开始往我身上涂抹精油,我擦,要开始推油了吗,我心里非常兴奋,终于要来真事儿了,我挺了挺身子,发现老九居然睡着了。妞推了一会儿跪在我的背上,拿膝盖压我的后背,跪了他妈的又是半个小时,然后妞擦干我后背的精油,拿了两个圆圆的石头蛋,烫死人的那种,放在我的腰间。

    我草,一股说不出来的舒服,腰烫了二十多分钟以后,又开始新一轮的按摩,时间都过去了接近三个小时了,我裤子都还没脱。

    新一轮按摩完了,妞又站到我身上,拿手把住头顶的吊环,开始踹我,踹了又是半个小时。踹的我肚子都饿了,一看时间都下午两点了。

    “老板,两仪太极按摩完毕,用时4小时10分。”妞说话的时候止不住的喘。

    俩妞估计已经虚脱了,大汗淋漓的。

    我去,合着这两仪太极按摩就是足疗加中韩泰式按摩后打了八折啊!

    我大喊吃亏,被人连扇带踹四个小时,千把块就进去了!

    老九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享受,对我说力道不错,虽比不上南方的但也差不多了。

    我在前台把账结了,钱包瞬间瘪了一半。

    回船后货已经卸的差不多了,船长办好手续将船开到锚地里,大家又开始新一轮的扫舱,战利品就是足足1000多斤的大豆。

    “船长,我们下航次去哪里呀?”吃午饭的时候,我问道。

    “我们去塘沽装钢材,先去泰国,然后去巴基斯坦。”船长告诉我。

    我算了一下时间,到了巴基斯坦的话我差不多在海神7上做三副做了一年了,加上我在海神号上的6个月,已经够了换二副证书的资历了,在巴基斯坦申请休假?但是海神7上大家相处这么久了,老九大厨什么的处的这么好,猛的不干了,还真有点舍不得,不休把,到了巴基斯坦还不知道去哪里,万一在环着地球跑一圈,岂不是就把时间都浪费了

    我休假还是不休呢,我不停的纠结这个问题。

    “嫩妈,想休假就休,换了老二证工资多拿好几千,干嘛不换。”老九看我整天愁眉苦脸的,对我说道。

    休!干了一年了,也该歇歇了。

    我给船长提了在巴基斯坦休假的报告,船长把报告递给公司,没成想我一提休假,大副二鬼三鬼也纷纷提出要在巴基斯坦休假。

    提到巴基斯坦,我忽然想起了我的高中同学小B。

    我跟小B是在只是在高中毕业第二年的同学聚会上才说话的,高中三年俩人甚至都没有对视过。

    她那个时候知道我在学船员,而我也得知她有一个美国的外教男朋友,大家都很羡慕,这妞过几年有可能就去美国生活了,那可是美国啊我草!以前的班花什么的看着自己的身边**丝男友大都心里头难过的要死,恨自己没有那么好的命找个美国人,哪怕是个黑的。

    我跟小B互加了QQ好友后也没有再联系过。

    我上船实习的那一年,船靠了韩国仁川,靠着微弱的WIFI上Q,那个时候**丝的我基本不会有朋友给我发Q的,没想到小B连着给我留言了10天,而且留言基本都是这么一句话;在吗?有点事找你,能不能给我打个电话?

    我很疑惑,难道此妞对我有特殊的情感,我晚上冒着被船长打死的危险偷了船长的电话给小B打过去。

    “小B?我是小龙,我现在在韩国,找我有什么事儿吗?”说到我在韩国的时候,整个人感觉逼格暴涨。

    小B听到我的声音,已经泣不成声,我草,难道这妞偷偷爱我这么长时间我还没发现?我心里有些窃喜,身在异国他乡,没寻思国内还有妞暗恋牵挂着我。

    “小龙,他走了,我联系不上他了!”小B停止哭泣,居然连礼节上的寒暄都没有,上来就整了“他”。

    原来小B的美国男朋友告诉她,自己在美国的父亲病重,急需回去照顾,暂时需要离开一段时间,留给小B了一个电话号码就走了,谁知一走就是大半年的时间,小B告诉我说,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电话在中国怎么打也打不通,她忽然看到我在空间发表的全世界各地的照片,忽然想起来有一个可以全世界都去的海员同学,于是问我能不能在国外帮忙打一下这个电话。

    我有些痛苦,这他妈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呀,不过幸好还有人能看我的QQ空间,还是稍微有些小小的得意。

    “小B,我打通了说些什么呀?”我问道。

    “你告诉他,我想他了,问他什么时间能回来,我要跟他结婚,不管他在哪里,我都要嫁给他!”小B像**了一样嘶吼着。

    “草!假如有这样一个女人追求我,我估计会在美国游回去。”我心里暗道。

    “他叫什么?”我问道

    “阿斯卡里。”我似乎能感觉到小B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嘴唇都在发抖。

    西方文化就是霸气,我记得小B上学的时候跟男人说话都会脸红,现在居然被开发的如此热情。

    我用船长的手机拨通了小B给我的号码

    没有期待中低沉磁性的美国男青年的声音,甚至连英语都不是,乌拉乌拉的说了一通。

    “我找阿斯卡里。”我用英语说道。

    “你好,这里是探戈宾谷电话中转站,请说分机号。”电话那头换成了英语。

    我擦,这哥们那地方打电话还得中转?比中国还落后?我只能慢慢的给那边解释:“我需要找一个美国男人,叫阿斯卡里,很急的事情,他在中国的女朋友需要得到他的消息。”

    “美国男人?”那边有些疑惑。

    “你们那里不是美国吗?”我接着问道。

    “先生,这里是巴基斯坦。”

    【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