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59章 泰国芭提雅

第59章 泰国芭提雅

 热门推荐:
    第二天一早,花船跟小姐都消失不见了。

    一船人经过一晚的洗涤,都有些萎靡不振,大厨走路的时候都好像痔疮犯了一样,腿都无法合拢。

    老九甚至把自己房间里的中央空调的出风口关死了,裹着被子,一副阳气劲失的形象。

    真他妈的完蛋,我心里暗道。

    大家一片死气沉沉,没有人陪我,我只能一个人躺在餐厅的沙发上孤独的看着电视。

    电视天线能搜到泰国电视台,无线循环的播放着半裸的MTV,看的正起劲的时候,刘洋进来了,他坐在我身边,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我有点膈应,菊花都有点微凉,

    “刘洋啊,怎么昨天没找个小姐啊?”我带着些调戏的意味问道。

    “我,我觉着她们太脏了。”刘洋低着头,脸有些发红。

    正在这时,炮王二鬼恰好开门进来,把刘洋的这句话听个正着。

    “刘洋,你知道世界上最悠久的两个职业是什么吗?”刘洋的这句话激怒了二鬼。

    “世界上最高尚最古老最悠久的两个职业就是海员跟小姐,有小姐的地方就有海员,有海员的地方就有小姐,两种职业相互交融,相互和谐,没有海员就没有小姐,没有小姐……”

    “二鬼,行了行了,”我赶忙打断二鬼,再说下去性质就变了。

    刘洋小心翼翼的听着,不敢多说什么。

    代理中午告诉船长可以给我们提供小船下去休息,船长首当其冲,当然少不了他的小秘,也就是我了。

    二副答应晚上替我值班,所以我可以在芭提雅待一整晚。

    一整晚啊!我都能做两次太极按摩了!

    中午的芭提雅是懒洋洋的,路上的行人不是很多,中国人差不多能占一半左右,有男男结伴找艳遇的,有女女结伴傍欧美猛男的,还有男女情人出来旅游的。

    我跟船长在路边吃了一顿相当丰盛的海鲜,当然经历过朝鲜一战,我对螃蟹龙虾什么的已经不感兴趣,但是还是要承认,芭提雅的海鲜特别好吃,最主要的是太便宜了。15美金,两个人。

    船长对芭提雅太熟悉了,一句老话就是尿遍了,船长领我到一个度假村,开了一个双人间。

    “老三,我们晚上就住这里了。”似乎所有的船长都喜欢住酒店呢,我有些不解,不过,傍上一个船长的感觉就是好。

    “船长,你对芭提雅这么熟啊?”我装作很崇拜的问道。

    “那是,我实习的时候,跑泰国到中国定线拉大米,在芭提雅跑了整整一年啊,那个时候来芭提雅旅游的基本都是中国当官的,小姐都拿着发票拉客的。”船长脸有些微红,似乎对我的崇拜很是受用。

    坐着一辆突突车,我跟船长来到芭提雅的沙滩,大海并不像电视上宣传的那么干净,不过到处都是美腿,黑的白的黄的,俩人没有带泳裤也没有老九穿着内裤游泳的魄力,只能在旁边孤独的看着。

    沿着海滩,我看到了两个结伴而行的亚洲美女走来,不知道她们是哪国人,所以只能等她们走近后听俩人说话。

    在外面呆的时间长了,我感觉自己整个人也变的特别的自信开朗,确认是中国人加之两人确实漂亮,我忍不住向前搭讪:“姑娘,你们是哪里人呀?”

    “俺们黑龙江的呀,你是哪嘎达的啊?”姑娘一口粗犷的东北话。

    “我山东的,能留个微信号吗?”我感觉自己笑的非常阳光。

    “哎呀妈呀,哥们,咱都出国了,你整两个洋妞搭讪呀,朝我俩整什么玩意儿啊?”妞哈哈笑着。

    我去,我竟然无言以对,败下阵来。

    “老三啊,在芭提雅,过了晚上10点才叫天堂,到时候妞你甩都甩不开,现在才4点,还有6个小时,晚饭好好吃点,晚上才有力气。”船长一脸慈祥的看着我,像老师在辅导功课。

    不过芭提雅实在是太小了,不过走了半个小时,我又看到了那两个我搭讪失败的中国姑娘,不同于刚才的是她俩一人手里挎着一个阿拉伯国家的骚年,四个人笑的非常淫荡,如果没猜错的话,今晚,又是重口大戏啊,中东与中亚在精神文化上的交融。

    我这才发现,只要精神不死,毅种循环永不止。

    船长似乎很享受芭提雅萎靡的空气,尽情的舒展着身体,给我谈着他的以前,从实习生到船长,从被人辱骂到让人吹捧。

    而我,则尽情的观赏着眼前的美腿美臀美胸。

    随着夜幕的降临,整个芭提雅开始变的火热,到处都是大大的DJ的音乐声,路边也停满了烧烤的小吃车,弄点烤面筋来这里搞一下应该也能发笔小财。

    两人烤了两条鱿鱼,4块钱一条,超值啊,因为实在是太大了,感觉跟我的半边屁股差不多。

    “船长,一会咱们干什么去啊?”泰国的鱿鱼没有什么咸味,但是变态辣,我的嗓子都要冒火了。

    “老三,你是找鸡呢,还是找鸭呢,还是找鹅呢?”船长色眯眯的看着我说道。

    “鹅是什么玩意儿啊?”我有些疑惑的问船长。

    正说着,路边出现了一个变性不是很成功的人妖,虽然画着浓妆,但是还是遮挡不住他的络腮胡子的胡子茬。

    “老三,这就是鹅,不过这是只丑鹅。”船长若有其事的观察着人妖的屁股。

    “我草,不行晚上弄条鹅玩儿?”我心里暗暗说道,后来一想脱完裤子比我的都大那我岂不是会很难堪。

    直到船长把我领到了红灯区,我才见识到了为什么这里叫亚洲性都。

    因为在芭提雅,性产业是成熟合法的税收行业,所以我跟船长几乎每走10米,就会有人过来拉客:阔你起娃?阿尼哈塞要?你好?

    三个主要国家的礼节招呼语都说的非常的好,我跟船长走了不到50米,感觉自己的肩膀都要被拉客的小姐拽断了。

    我跟船长正在犹豫是否应战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两个美女,瀑布一般的黑发,褐色的眼睛,睫毛很长,一袭洁白的长裙,俩人似乎是来旅游,不停的四处张望着。

    “老三,这是两个越南妞。”船长也发现了她们。

    我很佩服船长,一眼就能看穿俩人的国籍。

    “美女,你们好,能跟你们打个赌吗?如果我输了,就请你俩喝杯酒。”船长一脸微笑,搭讪的样子很绅士。

    【阅读】光荣退伍他却被亲生母亲赶出家门,峰回路转他桃运泛滥,在饭馆“捡到”幼女萝莉,于是天雷勾动地火,上演痴女タフガの.a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