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60章 芭提雅的姐妹花

第60章 芭提雅的姐妹花

 热门推荐:
    “美女,你们好,能跟你们打个赌吗?如果我输了,就请你俩喝杯酒。”船长一脸微笑,搭讪的样子很绅士。

    “当然可以啊。”两个妞捂着嘴笑着,显然对我们的搭讪非常享受。

    “你的英语说的不错呀,我打赌你们是……”船长仰着头,摸了一下下巴,略作沉思。

    “你们是中国人。”船长眼睛直勾勾的瞪着其中一个姑娘。

    “哈哈哈,你们错了,我们是越南人。”姑娘笑的前仰后翻。

    “那没有办法了,我们只能请你两位喝酒了。”船长装作很懊恼的说。

    这一刻我对船长有了新的认识,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啊。

    “我叫刘易斯,这是我的朋友李小龙,我们来芭提雅度假,我们来自香港。”船长狡黠的笑着。

    “我叫买红草,这是我的妹妹买绿草,我们也来度假。”(越南人的名字我只能音译成这个样子,请不要对号入座)

    我冲俩妞笑了笑,握了握手,寒暄了一下,船长已经对地形很熟,过了一条街就是一家酒吧。

    舞池里已经开始了暖场,不知道是男是女还是二尾子的三个家伙在上面扭来扭去的,音乐声也不是很大,但是这里被中国人占领了。

    “卧槽,牛逼,”“哎呀我去,日你妹啊,你看那个人妖。”遍地都是熟悉的母语。

    船长点了一瓶黑方,价格也不是很贵,直到现在,我还不能适应酒吧,因为我喝酒喜欢就着菜,没有大鸡大鱼的,最少得有个花生米什么的,中国酒吧里有的时候还能有个鸡爪火腿什么的,但是在这里我什么也看不到,只是四个杯子一瓶酒。

    当然,船长的目的我已经能猜的出来了,要么灌倒俩人然后给她们弄酒店去,要么被俩妞灌倒,她们把我们送酒店去。

    其实越南姑娘在得知我们是香港人之后,两个人的眼睛里已经透漏出来了饥渴,只要不是男女情人来芭提雅的,骨子里都肯定会想着能有一次难忘的艳遇。

    我忽然想起越南的卫检官,一年多的时间了,不知道她们那里有没有中国出了名的无痛人流手术,又或者我也加入到毅种循环当中。

    不知不觉,半瓶酒就下肚了,大家都似乎有些醉了。

    “老三,这个大的归我,妹妹归你,能不能到手就看你的本事了。”船长低头在我耳边说道。

    “你们在说什么?”买红草红红的脸瞪着我俩。

    “他告诉我说,你的妹妹真漂亮,能不能陪他一起跳支舞。”船长对买红草说道。

    姐姐低头跟妹妹说了些什么,妹妹偷偷抿着嘴笑着。

    “对对对,你真漂亮。”我看了一眼买绿草。

    他妈的船长真能扯,我的舞技就是广播体操的跳跃运动跟扩胸运动的水平,这不是想让我丢丑么。

    “我不漂亮么?”买红草盯着船长看着,眼神淫荡的让我有些受不了。

    船长站起来,趴到买红草的耳边,说了些什么我没有听清楚,然后俩人站起来往舞池方向走去。

    “嗨!”我冲买绿草笑道。

    买绿草的英语说的不好,我说的话她只能听懂一半,甚至比这还少。

    语言障碍让人真难受,到手的炮眼睁睁的看着它就要溜走,我心里感到非常痛苦。

    “你知道中国吗?”我只能问一些简单的单词组成的句子。

    “我在北京读的大学。”买绿草笑着对我说。

    我这才知道买绿草的普通话比我说的都标准,这简直就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你会跳舞?”买绿草问我?

    “我会一些简单的街舞,你在北京读大学可能没见过,如果你要是在北京读高中,每天的上午10点全中国的学生都一起跳的。”能用中国话交流简直是太爽了。

    “哇,我们一起跳好吗?”买绿草眨着眼睛看着我。

    我往外看了看,想着能不能找到船长的身影,来拯救一下悲催的我,没想到角落了俩人已经开始激吻了,我有些伤感。

    买绿草突然拉起我的手,我跟在她后面,俩人小跑着进入舞池。

    买绿草开始随着音乐扭动自己的身体,我不能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呀,开始回忆第六套广播体操,第一节伸展运动,旁边的人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我,我鄙视的回应一眼,我的强项是扩胸运动!

    幸好音乐的时间不是太长,没有给我时间做跳跃运动,要不然整个酒吧都会因为我而疯狂。

    我自然的牵起买绿草的手,船长跟买红草已经重新坐回刚才的位置,由原来的相对而坐变成依偎在了一起,桌子上又重新开了一瓶黑方,我也拉着买绿草坐下。

    “她会说中国话呀?”船长问道。

    “是呀,她原来在中国上学的。”我回应着。

    “我去,咱俩刚才说的话她都能听懂呀。”船长摸着下巴说道。

    对呀,刚才船长说俩人一人一个,给我小的,她都能听懂的呀,想到这里我知道今晚上的事儿,成了!

    我忽然又感觉到特别悲哀,当你跟一个妞在床上疯狂一晚后,你可以跟自己的朋友炫耀:哥们昨个玩儿一越南妞,老漂亮了,凹凸有致的。但是人家妞也同样会跟自己的朋友炫耀:姐们昨个玩儿一中国爷们,身材超棒,6块腹肌,还整了两瓶黑方。

    喝完第二瓶黑方,我的舌头已经有些发木,买红草跟买绿草也醉的不像样子,船长已经彻底嗨了,他跳到舞池里,把自己当成了郭富城,光着膀子疯狂的大喊大叫着,我都不想跟他站在一起,这哪里是他妈船长啊,这整个就是一流氓,丢人现眼啊。

    “你知道吗,我喜欢你们中国人,有内涵。”买红草看着船长说道。

    酒吧里出来,已经接近凌晨12点了,没想到外面的夜生活却刚刚开始,我跟船长一人手里已经挽着一个女伴,却还是被拉客的小姐使劲往里面拽,买红草跟买绿草哈哈笑着,似乎觉得挎着的两个男人是个大宝,她们捡了一个大便宜。

    我的手很自然的开始抚摸买绿草的屁股,船长已经没有了绅士的模样,如果不是路上人多,估计俩人现场就得进行文化交流。

    船长虽然醉了,但是人还没傻,绕了几个小路就到了我们订好的酒店。

    “再开一间房。”船长对前台的泰国妞说道。

    “对不起先生,房间已经满了。”泰国妞一脸的歉意。

    “老三,你先来,给你两个小时,我再出去转一遭。”船长把房卡递给我。

    “船长,你先来,你先来。”我小心翼翼的笑着,两个人好像在排队买饭一样。

    “老三,这里我熟,我去找一下有没有别的住的地方,两个小时如果我没回来,早上7点在大厅等着我。”船长冲我笑了笑,一脸的鼓励。

    “我领你去个好玩的地方。”船长扭头对买红草说道。

    两个妞稍微嘀咕了一下,买红草拉着船长就离开了,我牵着买绿草的手,来到房间。

    【阅读】光荣退伍他却被亲生母亲赶出家门,峰回路转他桃运泛滥,在饭馆“捡到”幼女萝莉,于是天雷勾动地火,上演痴女タフガの.a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