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61章 泰国妹抽筋了

第61章 泰国妹抽筋了

 热门推荐:
    虽然房间早早的就订了,但是我跟船长并没有来过,推开房门,我有点震撼,一晚40美金,居然还有一个餐厅一个客厅,超值啊!早知道就让船长上来了,卧室给他,我在餐厅跟客厅都可以的。

    阳台是很大的落地窗户,推开窗户外面就是海滩,海滩不大,但是很干净漂亮,我拉着买绿草在海滩上慢慢走着,并不急于开始战斗。

    手里拉着一个漂亮姑娘,光着脚踩在细细的沙子上,我脑子却在想着娜莎,现在的时间娜莎应该刚刚起床,不知道她是否还记的我这个中国男孩,或者像更多的人所说的,你一个金针菇,不可能给人家留下印象的。

    买绿草也不说话,静静的走着,她心里应该也在想着另外一个人,一个她真心爱过却没有在一起的人。

    沙滩上有几个茅草搭成的窝棚,底下有几条太阳椅,两个人躺在上面,看着星星,听着浪花,都不忍说话来打破此刻的宁静,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一阵海风吹过,撩起了买绿草的长裙,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啊,我像只饿狼一样扑了过去,疯狂的吻着她,买绿草也激烈的回应着,四下无人,我借着风力将买绿草的裙子撩到肚子上,这姐们下面居然穿的是泳裤,侧面系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我忽然想起老九在日本将活扣不小心拉成死扣的事迹,我小心翼翼的找到比较短的那根线,使劲一拽,买绿草的泳裤像只吸饱花蜜的蝴蝶,悄悄的飞离诱人的花蕊。

    而我,慢慢的将那朵美丽的花一点一点的采摘下来。

    买绿草没有反抗,抱着我的头,有力的迎合着我,配合着浪花扑上岸的声音,有节奏的叫着。

    酒精起了很好的延时作用,以前我是200米短跑的世界纪录,现在一下提升到了马拉松的级别,悲催的事儿紧接着就发生了,太阳椅太小,我俩的姿势也就不是很舒展,马拉松的时间太长,加上海风一吹,买绿草左腿居然抽筋了。

    这就好比马拉松跑了2小时还10秒就冲刺的时候人家告诉你犯规了。

    买绿草痛苦的叫着,我在旁边给她不停的揉着腿,我扶她站起来,告诉她赶紧用脚尖蹲下。

    我怕她听不懂,赶紧给她做了示范,买绿草按照我的动作蹲了下来。

    在月黑风高浪头大的泰国沙滩上,一男一女**着下身,拿脚尖蹲在地上,屁股翘着,如果有不知情的人看到,还以为俩人是泰国巫师,正在下什么蛊呢,估计当场就得吓尿。

    我的办法很有效,买绿草的腿不到半分钟就恢复了,我赶紧提上裤子,拿着买绿草的泳裤,搀扶着她回到房间。

    回想起刚才的狼狈,我跟买绿草对视着哈哈大笑起来。

    餐厅的柜子上有三瓶不知道什么名字的红酒,我看了一下价格,开了一瓶中等价位的。

    “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二次跟越南女孩喝酒了。”我递给买绿草一个杯子,给她倒满。

    “第一个女孩跟我比谁漂亮?”买绿草仰起头,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第一个女孩,她不会抽筋。”我有些戏谑的看着买绿草。

    买绿草作势过来打我,我顺手将她搂入怀里,战争还没有结束,一场新的马拉松又重新开始。

    伟大的人类导师马克思曾经说过,一次高质量的**,顶过一场太极按摩。

    此话一点都不假,我跟买绿草折腾了接近1个小时后,俩人都得到了质的飞跃,然后……

    我醒的时候发现都9点了,我慌忙穿起衣服,买绿草还在睡着,我也没有叫醒她,飞奔着跑到大厅。

    “船长,睡着了,睡着了。”我惶恐着对在大厅玩手机的船长说。

    “老三啊,买绿草呢,一起吃个早饭,咱就回船。”船长搂着买红草,不紧不慢的对我说。

    我回到房间,买绿草张着大嘴,正在看昨天喝的红酒的价格标签。

    “我以为你跑了。”买绿草对着我笑道。

    我去,至于么,80块钱一瓶的酒,老子还是喝的起的。

    我有些恶心,一夜情么,最少也得有点情吧,现在的女人啊,已经不分国籍了,全他妈掉到钱里了。

    “一起去吃早饭把,买红草在下面等着我们呢。”我不悦的表情显示在脸上。

    买绿草嘟着嘴,好像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早饭吃的是泰式米线,浓浓的咖喱加椰子味道,整个汤都是浓浓的白色,像极了昨晚的新生命,米线虽然很好吃,但我心里还是想着刚才妞说的话,心里有个大大的疙瘩。

    我那个时候才知道越南人居然也用微信,虽然有了隔阂,但我还是礼节性的跟买绿草互相留了号码。

    然后我借着早餐店的WIFI,搜索了一下附近的人,我的天啊!!!

    满满的好几页的美女,都是近乎女神级别的,我胡乱翻了几页,早餐没吃完,就有至少20个妞加我,马上就要离开了,我也没有时间跟微信上的泰国妞交流,当然我也知道,这些人都是性工作者。

    买红草抢着付了早餐的钱,这让我心里的疙瘩稍微小了一点。

    “我们要走了。”船长告诉买红草。

    “我们也是,下午回越南。”买红草一脸柔情的看着船长。

    “你猜我们还会再见面吗?”船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笑的很邪恶。

    “或许吧,如果你们来越南,可以联系我。”买红草笑着对我们说。

    我没有跟买绿草过多的寒暄什么,反而看她的时候还阴着一张脸,她撅着嘴,有些想哭的感觉。

    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跟着船长坐上回海神7的小船。

    “老三,我看你心情不好啊?怎么昨晚不愉快?”船长笑着问我。

    我把越南妞看红酒价格标签的事儿告诉了船长。

    “哈哈,老三,你这小子,你这是动情了呀,你要是不动情你能这么想么。”船长盯着我。

    仔细想了一下,船长说的太对了,我真是他妈的太感性了。

    “老三,这俩越南妞挺有钱的,不是蹭吃蹭喝的那种,我昨晚的房费就是买红草付的。”船长有些感慨的盯着海面。

    草,是你动情了好不,还笑我。我暗骂着。

    我心里觉的自己做的有些过份了,或许买绿草真的只是给我开了一个玩笑,但是却被我搞的那么的不愉快,想道歉却早已人去楼空了。

    两年后我做实习大副的时候在越南又见过一次买绿草,那时候她的女儿已经半岁大了。

    “嫩妈,老三,你下去一趟就没买点水果上来。”回到船上就被老九好一顿数落。

    我挠着头嘿嘿笑着,不知道怎么回答。

    “水头,我们卸货还要7,8天呢,你们跟大副请了假就能下去玩了,找船的话去驾驶台高频叫代理就可以。”船长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三,明天陪我下去看人妖表演!”

    【阅读】光荣退伍他却被亲生母亲赶出家门,峰回路转他桃运泛滥,在饭馆“捡到”幼女萝莉,于是天雷勾动地火,上演痴女タフガの.a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