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79章 突击队直升机

第79章 突击队直升机

 热门推荐:
    “九哥!咱快跑把!”我已经是热泪盈眶。

    “嫩妈老三,他们估计把机舱门都焊上了,咱俩往哪儿跑啊!”老九的烟头都烧到了手。

    船尾的高中生团队已经将小学生彻底击垮,他们掉转航向,回到右舷,重新将钩子扔了上来。

    偌大的海神7,我跟老九居然找不到一个藏身之地,货仓就是活靶子,压载舱满水,其他舱室都不能藏身。

    第一个海盗的手已经把在舷墙上了。

    “九哥,我还没结婚呢,我不想死啊!”我感觉自己这次真的完蛋了。

    “嫩妈老三,海盗就剩4个人了,咱俩能杀几个杀几个。”老九拿着猎枪,表情严肃。

    “哒哒哒哒哒。”我忽然听到一阵螺旋桨的声音。

    透过驾驶台的大洞,我看到了一架直升飞机,机身的侧面是我们先烈用鲜血染红的五星红旗。

    “九哥,是海军的直升机!”我指着外面大叫着!

    “嫩妈祖国到底是来人了,哈哈!”老九大笑着。

    第一个海盗的腿已经迈了上来,直升飞机的机枪已经开始向他射击,海盗措不及防掉进海里,剩下的海盗狼狈的启动艇机,朝外逃去。

    直升机只是作势驱逐了一下,并没有真正朝海盗射击,他们围着海神7飞了一圈,停在了货仓大大的“H”上。

    直升机上是熟悉的中国人面孔,穿着黑色突击队的服装,先下来两个人,跪坐在直升机两侧,枪指向远处的海盗艇,紧接三个人朝我们驾驶台奔袭而来。

    “嫩妈老三,这次回去你赶紧结婚。”老九点了一支烟,还不忘嘲笑我。

    “九哥,到了克罗地亚,我就回家,不干了。”我从老九嘴里夺过那支烟,使劲吸了一口。

    我跟老九躺在驾驶台的地板上,看着被火箭弹炸毁了的驾驶台,默默抽着烟,享受着劫后重生的喜悦。

    突击队员从驾驶台侧边进入,询问完我俩的身份,要求我俩去机舱把船长带上来。

    “大副,我是老三啊,快开门啊,海盗已经被打跑了!”我使劲拍着机舱的门大喊道。

    机舱里面没有任何回应,门的把手能拧动,但是门却推不开,估计已经被机舱的铜匠焊死了。

    老九拿着大木棒子使劲砸着门,里面的人估计已经吓尿了。

    这可怎么整,总不能拿爆破弹把门炸开吧。

    “九哥,艇甲板有个机舱的应急逃生孔,这地方真么高,总不能被焊死吧。”我忽然想了起来。

    我俩迅速跑到艇甲板,应急逃生口的门紧闭着,我使劲一拽,“咔嚓”一声,门居然开了。

    “嫩妈老三,这是个缺陷啊,下次可得告诉大副,这个地方海盗来了也得焊死。”老九若有所思的对我说道。

    顾不上那么多了,我在上面大声叫着,还是没有人回应,没有办法我跟老九只能顺着应急逃生孔的梯子往下爬。

    爬到机舱第一层甲板,我听到特别大的哄闹声,透过集控室的玻璃,我看到好几个人在殴打船长,有扇的有踹的,夹杂着不堪入耳的骂声。

    我去,我来的真是时候,再晚一点估计船长就挂机舱了。

    我从梯子上跳了下来,集控室里的大副看到了我,停下踹船长的脚,跑了出来。

    “老三,你还没死啊!我们都以为你死了!”大副抱着我,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老大,海盗已经……”我话还没说完,大副就打断了我。

    “老三,什么也别说了,这都是命,都是这个狗日的船长,把我们弄这鬼地方来,反正大家都活不了,先把这个周山老王八干死!”大副说这话的时候牙咬的咯吱咯吱响,恨不得把船长生吃掉。

    “嫩妈,你们怎么给门焊上了。”老九跳了下来。

    “水头!你也没事儿啊!谢天谢地我们这帮子人都活着!水头,老三,今天咱就把船长这个老王八生剥了!”大副松开我,跑过去握住老九的手。

    老九这才看到集控室里船长已经被吊着打了。

    “嫩妈,你们这是干什么!”老九说完冲进集控室。

    “水头,别打我,水头我不是人。”船长在地上跪着,没有一点威严。

    “赶紧去两个人把应急逃生口堵死!别让海盗在这里下来!”大副忽然想到这个事情。

    我还没来得急告诉大副海盗已经被打跑,两个突击队员已经从逃生孔里也跳了下来,大副看到两人肩章上的国旗,一瞬间明白了过来,这个高高大大平时还算威严的人,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嫩妈,以后记住了吧,别嫩妈冒险啦!”老九扶起船长,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从来没有猜透过老九的心,他从来不会打自己人,而且见不得外人打自己人,更见不得自己人打自己人,他的这种行为深深的影响了我,以至于我以后做大副的时候,总会特别强调在一艘船上,所有人的命都连在一起,大家必须要团结,船在我在,船亡我亡。

    瓦扎哈特的命也很大,只是被雷达蹭到了后脑,我们到主甲板的时候,这哥们还在昏迷着,不过问题不是很大,海军的突击队还有一名女军医,阿拉扎特的小腿也只是轻微的骨折,也没有什么大碍。

    “大副,我们会护送你们进入曼德海峡,之后我们会飞去我们的基地,我希望你们可以将航线划到我们基地附近。”突击队长对我们说道。

    大厨把冷库里最好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做了一顿比年夜饭还丰盛的晚餐,大电紧张的维修着驾驶台的线路,当然,我们并没有放松警惕,依旧值着海盗班。

    “嫩妈老三,我也提休假了,在克罗地亚休,回家养上半年。”老九坐在船尾的缆桩上,抽着烟。

    “九哥,咱下次还能在一条船上吗?”我有些伤感。

    “嫩妈老三,想那么多干什么,到克罗地亚还10多天呢。”老九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穿过曼德海峡,突击队员乘直升飞机离开,我们进入了修长的红海,航行了10天左右经过苏伊士运河进去地中海,风平浪静的穿过地中海,沿着意大利的脚后跟,到了这个我都没有听说过的国家克罗地亚。

    作者有话说:

    写完索马里海盗这一章节,我又翻起了以前的图片,包括当时跟阿拉扎克的合影,被海盗打穿的钢板,现在想起来才真正有些害怕。

    【阅读】光荣退伍他却被亲生母亲赶出家门,峰回路转他桃运泛滥,在饭馆“捡到”幼女萝莉,于是天雷勾动地火,上演痴女タフガの.a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