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82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

第82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

 热门推荐:
    “我擦,九哥,赶紧放回去啊,这次玩大了,这里的人一半信天主教啊,咱们把人祭坛给毁了,估计要被人打死的啊!”我头都大了,把圣经掏出来扔到桌上。

    “嫩妈,有这么夸张么,你的意思我们跟整个欧洲为敌了?”老九这个时候还能有这么经典的比喻。

    “嫩妈老三,你在我前面走,挡着我一点,我们装作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只要出了大门就不怕了,咱现在不能在这呆着,人家进来了就人赃俱获了。”老九的胆子真是太大了。

    我战战兢兢的走了出去,一个老年的牧师迎面走了过来。

    牧师警惕的看着我们,说着当地话。

    “嗨,你好,你会说英文吗?”我硬着头皮问道。

    “是的,我会一点英文,你们是?”牧师仰着头看着我跟老九。

    “你好,你好,我们是船员,来自日本,听说这个教堂可以给水手祝福,我们商议了一下,就过来了。”我把我的初衷说了一下,当然做坏事的时候一定要改国籍。

    “原来是这个样子,你们两个都是水手吗?”牧师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们。

    “不,我是三副,他是水手。”我指了一下老九。

    牧师突然走到老九跟前抓住他的手,我草,完蛋了,被牧师发现啦!

    我当时都已经准备好老九出手了,我心里想着老九这一拳下去,老头基本就挂了,我们按照克罗地亚的法律估计得终身监禁了,我斜着眼睛看到老九已经做好战斗准备了。

    “请跟我来这边!”牧师并没有去翻老九的身体,而是把他拉到钢琴旁边。

    “我把这首祝福曲送给你,伟大的水手,去征服海洋吧!主会保佑你的平安。”牧师说完微笑着看老九,开始弹琴。

    他妈的这不就是对牛弹琴么。老九的汗珠已经布满了整个额头,老九吃软不吃硬,把人祖坟掘了还被人祝福着,老九也有些不好意思。

    我心里也在感慨着,老九做的确实有些过分了。

    “嫩妈不好意思了兄弟,我把你们祭坛的铜器拿了。”老九突然用中国话对牧师说道。

    牧师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在弹钢琴,闭着眼睛,似乎很享受自己的琴技。

    “九哥,你给他说这个干什么,他又听不懂。”我道。

    “哎,嫩妈我觉的这样算是给他个安慰,我真不好意思了。”老九的眼泪都要掉了。

    这首曲子弹了足足有10分钟,牧师还没有停的意思。

    “对不起先生,我们要走了,我已经感受到神的祝福了。”我实在撑不住了,打断了牧师。

    “三副先生,这本圣经你拿着。”牧师转身在钢琴后面的柜子里拿了一本圣经递给我。

    这本虽然没有祭坛上那本漂亮,但是看上去很古朴,我都感动的要哭了。

    “谢谢,谢谢。”他妈的我感觉我们太不是东西了。

    “20美元。”牧师看着我的眼睛。

    卧槽,我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他妈的还是你们牛逼啊!神奇推销员啊!

    老九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只能像个患了O型腿的病人,撇着两条腿往外走,边走边说:“嫩妈老三,你慢慢找钱,等我出去,你再给他。”

    我拿出钱包,在里面翻了一会,看到老九已经走到铁门前面,我把20美元递给牧师。

    老九已经推开了门,我在后面像阵风一样跑了过去,“啪”我把铁门使劲关上,老九边跑边把系在腿上的黄人拿出来。

    “嫩妈老三快跑!”老九大喊着,这个时候他的肾也不疼了。

    我跟在后面一路狂奔,自从跟老九下地玩耍之后,我练就了一身逃跑的本领,整个人也已经像风一样的男子。

    “九哥,咱这么做太不仁义了啊,教堂可是为保护祭坛而建立的啊,从外面看这教堂最少也得有300年历史了,咱把人的文物都给偷了,一会估计要全城通缉了。”我们只用了上山时间的三分之一就跑到了山底下,然后躲在山下的一块石头后面喘着粗气吸着烟。

    “嫩妈,20美金买了这一堆玩意儿,也算是赚到了,圣经归你,这俩铜人咱俩一人一个,烛台你就别要了,到了北京咱再分,坐飞机的时候托运就好,没人管的。”老九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被烟熏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我跟老九调整了一下呼吸,把祭坛的铜人加烛台整理好,抗在身后,走回宾馆。

    坐飞机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有全城通缉的迹象,估计这玩意儿就是个铜制品,并不是什么文物,老九把这些东西当行李托运了,我则抱着圣经上了飞机。

    飞了大概17,8个小时,中途在土耳其转了一下飞机,我们还在土耳其的机场免税店买了一些香奈儿的香水,然后到达莫斯科。

    莫斯科没有耽搁太长的时间,我们又坐上去首都机场的飞机,悲催的是飞机又在土耳其转了一下机。

    “九哥,他妈的这地方我们不是去莫斯科的时候停过一次吗,怎么又回来了。”我指着伊斯坦布尔的候机室,我甚至还能看到免税店的土耳其妞。

    “嫩妈,你懂什么,这就叫交通运输,这才叫物流!”老九若有所思的对我说道。

    “九哥,咱是人,咱是人。”我纠正道。

    “嫩妈,对对,叫人流,叫人流。”老九咧着嘴笑着。

    到达首都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公司在北京给我们已经订好了宾馆,一行人拿着行李坐着大巴出了机场,打了5辆出租车,浩浩荡荡的,像一群归国的难民。

    我帮老九提着我们的战利品来到宾馆的房间,老九迫不及待的要打开包开始分配。

    包打开的那一瞬间,我跟老九抱着头都哭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知下面还有猎枪啊!

    包里的铜人已经没了,只剩几个烛台干杵着,像是两只眯起来的眼睛,嘲笑着我们两个。

    “九哥,人家都说机场托运容易丢东西,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幸好我还有本圣经,这些烛台你拿走吧。”我抽着烟感慨着世事无常。

    “嫩妈,老三,啥也别说了。”老九叉着腰,悲痛的站着。

    躺在宾馆的床上,无聊的看着手机,翻着以前的新闻,忽然看到20多天前的新浪头条:蒙古籍船舶“富海轮”被海盗劫持,三副在与海盗搏斗过程中不幸身亡,其他船员暂时安全,船公司正在通过中介与海盗协商赎金问题。

    我点了一支烟,忽然想起富海轮三副在高频里对我说的那句话,公司已经把我们放弃了。

    我心里一酸,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阅读】光荣退伍他却被亲生母亲赶出家门,峰回路转他桃运泛滥,在饭馆“捡到”幼女萝莉,于是天雷勾动地火,上演痴女タフガの.a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