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83章 奇葩的缅甸船长

第83章 奇葩的缅甸船长

 热门推荐: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都要坐上各自回家的火车汽车或飞机,分别的时候大家都和和气气的,握着手,跟生死兄弟一般。

    “九哥,你啥时候再上船啊?”我跟老九在高铁站的吸烟室里候车。

    “嫩妈,怎么得歇半年啊,这一年碰到的事儿太多了,嫩妈得回家好好消化消化,老三你下趟就做老二了,工资也能拿小两万了啊,还是你们驾驶员好啊,不像我,嫩妈一辈子水手命。”老九接上一支烟,莫名的有些伤感。

    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先他一步坐上了回家的车。

    三副在海上工作18个月就可以升职做二副了,我算了一下时间,我已经做了17个月26天,还差4天,公司的证件部门告诉我应该差不多能换,他们把我的证书跟资历提交给海事局,准备给我更换二副证书。

    我像个幽灵一般的在家宅着,整整一个月没有出过一次门,我甚至都不能习惯手机天天有信号的日子,因为不管有没有信号都不会有人给我打电话,我在陆地上根本没有自己的朋友圈子,大学的同学大都在船上没有信号,高中的同学却没人知道我是谁。

    “李小龙,你的二副证书没通过。”我手机的第一个电话居然是公司证件部的经理打来的。

    “为什么啊?”我不解的问道。

    “差4天,你再跑一个合同期的三副吧。”电话粗暴的挂断了。

    卧槽,一个合同期最少8个月啊,八个月少赚5万块啊!这可不行啊,我得找个人帮我一下。

    我忽然想起来我的阿呆船长,他是老板的女婿,应该有办法。

    我小心翼翼的找到他的手机号拨了过去,电话接通了。

    “喂你好,你是哪位?”我又听到这个负心汉熟悉的声音。

    “船长,我是小龙啊,我下船了。”我在这边谄媚的笑着,都快跪下了。

    “哎呀,老三啊,我听说你们碰到海盗了啊,没事儿吧?”船长虚伪的关怀道。

    “没事儿,没事儿。”我开心的笑着。

    我把事情简单的跟阿呆说了一下,阿呆说这个事情包他身上,让我等他电话。

    半小时后证件部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小龙啊,原来你是戴船长的朋友啊,你早说么,现在海事局换证卡的太紧了,差一天也不行啊,这样吧,我把证书给你寄过去,你找个中介,或者找你同学替个班,找个日本韩国的船跑一个月,也就俩航次,时间这不就够了么。”

    阿呆就是牛逼啊,刚才牛逼轰轰的证件部经理这一瞬间像孙子一般,比我都他妈的虚伪。

    挂掉电话,我想了一下,翻了一下扣扣好友里面的同学栏,头像大都是灰色的,不知道在哪个洋上飘着呢,幸好有俩在线的,一个是同寝室的老崔,还有一个是我已经忘了他叫啥名了。

    “老崔,在不,没上船吗?”我找了同寝室的老崔。

    “在船上呢啊,我在日本呢,正准备回国呢,这边有WIFI,你干嘛呢,没上船吗?”老崔秒回,看来他也是正在无聊中。

    “我下船了,准备换二副呢。”我说道。

    该怎么跟他讲替班的事儿呢,我心里犯了嘀咕。

    “老李啊,我给你说个事儿行不,我老婆下个月生,你替我一个航次行吧?别人来了这个船就不愿意下去了,这船待遇挺好的,我寻思你来了干一个月,我在接替你,不过咱俩可得说好了,一个月你必须下来,别在我船上干上瘾了。”老崔回复道。

    卧槽,大难不死后福接着就来了啊。

    “怎么会呢,我就干一个月,干一个航次也行,回来我就换二副了,你什么航线多大船啊,船名叫啥?工资要不要都无所谓的。”我回复说。

    “1800吨,柬埔寨船旗,工资4500。”老崔道。

    “我草,4500美金?这么高的工资啊!不过船也太小了啊,才1800吨。”我说这小子怎么不愿意让别人来接班,原来小船的工资这么高啊。

    “屁啊,4500人民币。”老崔回复道。

    “我去,这么低?你还怕我上瘾?”我有些不想去了。

    “你来了就知道了,这是我人事的电话,我先给他说一声,让他打给你。”老崔回复的嗖嗖快,我都没有机会拒绝。

    “李小龙三副?你准备打个替班是吧,我们公司打替班路费不报销的,金洋**概这个月17号到浙将嗨们,我把代理电话发给你,你准备一下吧。”老崔公司的人事只用了15秒就把我搞到手。

    这他妈的是什么公司啊,连面试都没有,太不正规了啊!我心里不免有些恐慌。

    我看了一下电脑的时间,8月11号,这也就意味着我还有5天又要登船了。

    我准备了一些简单的行李,去超市买了两箱景阳春,三条白将军,算了一下一个月的时间差不多够了。

    我给代理打了一个电话要了地址,然后打电话给海神公司的证件部让他把我的证书给代理寄了过去,在家里又无聊的玩了两天,坐上去浙将抬周的大巴车。

    当代理把我拉到金洋轮船边的时候,我都想转身离开了,这船也太破了,后甲板的柬埔寨国旗垂着头,甲板的铁锈比我手上的老茧都厚,柴油机的黑烟呼呼冒着,一看就是燃烧不好,而且这船居然连舷梯都没有,船与岸之间靠一个破木板连接着。

    “小龙!”我听到老崔的声音。

    我抬头看去,老崔正在指挥一个外国人收拾尾缆,我小心翼翼的沿着破木板爬了过去,老崔跑了过来握住我的手。

    “老崔,这个你拿着,算是给你儿子的。”我拿出事先包好的红包。

    “小龙,你太客气了,来来先来房间。”老崔推脱了一下把红包收下,帮我拿着行李往生活区走去。

    整个生活区特别的脏,舷墙上到处都是浮锈,楼梯的栏杆上油腻腻的,看着就有些恶心,我跟着他来到房间,我去,他妈的一个房间里住俩人!而且居然是上下铺!以后怎么开撸啊!我有些后悔来到这里。

    “这是大厨,你们山东人。”老崔指着坐在下铺抽烟的一个男子。

    “大厨你好,我叫李小龙,替班的,替班的。”我拿出一支烟递给大厨,大厨哼了一声,接过烟,没有搭理我。

    “小龙,你睡上面,就一个月,行李就别放了,箱子啥的堆在这就行。”老崔把箱子随手丢到房门后面。

    “走,我领你去驾驶台。”老崔拉着我的胳膊。

    “老崔,我刚才看跟你一起收拾尾缆的是个外国人啊,你们船还有外国水手呀?”我边往上走,边问道。

    “哦,你说那个小子啊,他是缅甸人,他名翻译过来叫红肉,我们都叫他红烧肉,他不是水手,他是船长。”老崔不在乎的说道。

    “卧槽?他是船长?船长收拾尾缆?”我有些呆住了,站在二层甲板。

    【阅读】光荣退伍他却被亲生母亲赶出家门,峰回路转他桃运泛滥,在饭馆“捡到”幼女萝莉,于是天雷勾动地火,上演痴女タフガの.a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