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85章 到达日本船桥

第85章 到达日本船桥

 热门推荐:
    我被风浪晃的在床上掉了下来,幸好高度只有不到1米,要不然直接就摔死了。

    我在地上爬起来,疼的我呲牙咧嘴,还要随着船摇摆的幅度晃着。

    “哈哈哈,没事儿吧?”大厨躺在床上正在看电脑,看到我狼狈的样子乐的开了花。

    我倒吸一口凉气,看了一下快9点了,(注:二副值班值12点到16点,夜里0点到凌晨4点,也就是我之前说到的0到4。)还有两个多小时就该接班了,我坐在地上不停的揉着摔疼的后背跟腿。

    “我去,没事儿吧?”大厨收起了笑,以为我摔坏脑子了,递给我一支烟。

    “没事儿,没事儿,怎么这么晃啊,我看气象才6级风啊。”我接过大厨的烟,拿起火机点着。

    “这还叫晃啊,咱这是小船,有风就晃的不像样,比不上你原来跑的大船。”大厨见我没摔傻,扭回头继续玩电脑。

    我猛吸了一口烟,脑子里晕晕的,换好衣服,手脚并用的爬上驾驶台。

    “怎么上来这么早啊!”船长回头看了我一眼。

    “睡不着,睡不着。”我刚想掏烟给他,后来一想,这老头子不抽这烟,就算了吧,别找不痛快了。

    我走到电子海图跟前,看了一下船首向,我去,这么大的北风,按理说应该Z行跑法呀(因为船从西往东走的时候,如果遭遇比较大的北风,船的侧面受风,也就是横风的时候非常危险,所以要随时改变航线,不能直接从西往东走,而是先往东北跑,然后再往东南跑,让船尾跟船头始终受风,来减少横摇,防止船舶倾覆,而往北后再往南,船的航行轨迹像一个大写的英文字母Z,所以统称Z型跑法。)现在倒好,航线像拿尺子划出来一样,一条直线到日本,怪不得船晃的这么厉害。

    当然我不会傻逼到问船长为啥这样跑,目前横摇的幅度,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老三啊,这次就干一个月啊,老崔这个小子真抠啊,都是同学,怎么也得让你干个半年啊。”船长坐在引水椅上,翘着二郎腿。

    “我还几天就该换二副证了,这不是海事局卡的紧么,我正好上来干一个月,多加点资历。”我如实说着。

    “草,你干二副能拿多钱。”船长不屑一顾的问道。

    “我们公司基本工资18000,什么都算上2万多吧。”我自豪的说道。

    我心想你一个破水头,还真以为你是船长了,一月几千块,弄点油水能拿1万多点也就不错了,哥可是正八经的驾驶员。

    “2万多?还不如红烧肉一个月分的多呢。”船长摇着头,透着驾驶台玻璃的反射,我分明看到他嘴角的嘲笑。

    我忽然觉的他们都是在开玩笑,也就是所谓的装逼,我还倒想看看,你们怎么搞这么多钱,一个航次2万,一个月跑俩航次就4万,忽悠谁呢。

    “老三,你先下去吃午饭,吃完饭上来接我班吧。”船长有的时候倒还是很客气的。

    船小了也有好处,生活区只有三层,从驾驶台到餐厅20秒不到就到了,餐厅里只有一张桌子,我坐下来才看到除了红肉,还有一个外国人。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外国人是缅甸的,跟红肉一个地方的,也是买的证书,来船上做老鬼,机舱只有三个人,还有一个机工一个四鬼,我算了一下金洋轮上只有8个人。

    现在这些船东为了省钱真的是什么办法都用上了,先挂个柬埔寨旗,然后可以名正言顺的用外国船员,然后找俩缅甸的船长老鬼,这样一个月就省了8万多的工资,按理说船上应该四个水手,四个机工,但是柬埔寨的法律可以减少到一个机工一个水手,这样一来,一年光工资就比挂国旗的船省了100多万。

    中国资本家的智慧真的是无限的!

    吃完饭我跟红肉一同去驾驶台接班,红肉睡眼惺忪的,不停的打着哈欠。

    “三副,中午好。”红肉把着舵客气的对我说。

    “红肉转自动舵吧,右舷瞭望。”我对他说道。

    这个点船长应该吃饭呢吧,我也坐在引水椅上,像他一样翘着二郎腿,要知道在海神7上,引水椅就是龙椅啊!除了船长跟引航员,谁也不能碰的呀。

    我记得在美国被炒掉的那个船长每次上驾驶台都会用手背碰一下引水椅的坐垫,如果是温热的就会大发雷霆,把人骂的狗血喷头,他也不怕有人放屁在里头,摸的一手的好屁。

    “红肉,你上个月赚了多少钱呀?”我觉的这哥们应该不会说谎,有的人会说外国人很反感问薪水,当然那都是发达国家,缅甸的话也就不算外国了。

    “三副,我的薪水很低的,只有600美元。”红肉很听话的在右舷站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海面瞭望着。

    我就说么,他妈的就知道骗我,还油水,就这点小破船有啥油水。

    “不过上个月其他的钱还是很多的。”红肉看着我说。

    “其他的钱?什么钱?”我看了一眼红肉。

    “船长告诉我,不要告诉任何人的。”红肉犹豫的看着我。

    我没再继续追问,一个缅甸人出门在外挺不容易的,别因为这个再得罪了水头。

    不得不承认小日本的工业在全世界数一数二,金洋轮82年的,已经30多岁的高龄了,但是整体性能完爆国产2000年的船,航速非常快,不到一周就到了目的地,还没想好是不是要下地去玩一下,我们的货就已经卸完了,然后我们又驶向船桥市装货。

    到达船桥一个很偏的码头,我带好尾缆,心想着以后这种船以后再也不能上了,太他妈的累了,除了卸货就是装货的,不够带缆解缆的。

    我根本顾不上装的什么货,一天就睡了2个小时,我得赶紧回去补补觉。

    刚躺床上,就听到开始装货了,货仓被砸的砰砰乱想,我只能把床头的卫生纸团成团,塞到耳朵里。

    迷迷糊糊有人推我,我睁眼一看是大厨。

    “老三,别睡了,起来干活了,这次货很肥。”大厨的眼睛冒着绿光,像一只捕食的狮子。

    【阅读】光荣退伍他却被亲生母亲赶出家门,峰回路转他桃运泛滥,在饭馆“捡到”幼女萝莉,于是天雷勾动地火,上演痴女タフガの.a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