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86章 捡钱捡到手发软

第86章 捡钱捡到手发软

 热门推荐:
    “货很肥?什么意思啊?”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行啦,你赶紧换衣服吧,都在外面等着呢。”大厨紧张的穿着劳保用品。

    我爬起来看了一下时间,快6点了,这个时间日本应该是晚上7点了,码头工人早该下班了把,我连晚饭都没吃就为了补补觉,你们却把我叫起来干活。

    我不情愿的从床上跳了下来,换上工作鞋,找了一个破旧的安全帽戴上。

    全船的人都站在走廊里,机舱的四鬼一个人发了一个头灯,大家都戴在安全帽上,船长说:“日本鬼子都下班了,大家一会下货仓,首先都注意安全,不要出大动静,记住只弄值钱的铜跟不锈钢,破铁什么的都不要搞,不要弄的太乱,弄到12点就停,能搞多少搞多少,等装完货开出去继续弄。”

    我去,原来这是要准备搞货啊,这就是他们口里的油水了吧!

    我们分成两队,一队进了一号货仓,我被分在二队,跟着船长进了二号货仓。

    我还没下去,一个水手就熟练的打开了压载舱的人孔盖,借着头灯我看到货仓里杂七杂八的金属垃圾,有阀门,电机,废电缆,还有钢板,不锈钢的管子,下脚料,铜的东西暂时没有发现多少。

    船长有一个特殊的工具,能够测出不锈钢的含镍量,含镍量高的能卖个好价钱,老头不停的往不锈钢上滴着什么东西,我没空管他。

    其他的人已经像疯了一样的把合适的不锈钢块往压载舱里扔,我也不甘示弱,一斤要20好几块啊!我随手一块就4,5斤!这一下就100块啊!

    我心里一阵狂喜,这次没白来啊!几分钟的时间我就已经好几百块到账。

    红肉这个外国人也被我们带坏了,平时柔柔弱弱的,抱着50多斤的不锈钢健步如飞,船长的小宇宙已经爆发,一米6的个子在货仓里穿梭者,而且一看就知道是老手,捡的都是分量重不占地方的东西。

    “船长!这里有好东西!“我听到大厨大叫着。

    我跟船长跑了过去,只见大厨指着十几个大大的机油桶。

    “船长,装货的时候我就看着了,他们在这里都做记号了。”大厨指着机油桶的桶盖,上面有记号笔做的两个箭头。

    “老三,你回房间去拿手机然后拍个照片,把记号记下了,顺便把记号笔拿下来。”船长看了我一眼。

    我赶忙应允,爬回生活区,拿了手机跟记号笔,又飞快的下了货仓。

    拍好了照片,船长拿錾子小心的敲打着桶盖,慢慢将桶盖旋开,拿手电往里一照。

    “我滴个乖乖!”船长的哈喇子都快掉了下来。

    我顺着船长头灯的光看去,只见机油桶里塞满了铜棒,一根一根的排列的十分整齐,看来小日本也知道咱喜欢搞货,把值钱的都藏了起来。

    “我草!这一桶快1000斤啊,他妈的这一桶就三万块钱啊!”大厨已经迫不及待,准备往外开拔了。

    我也欣喜的快要跳了起来,这是天降横福啊!看来这船是来对了。

    “老三,你把所有的桶盖都拍下照,一定得分好类,大厨你把他们几个都叫过来,一桶里面抽个3分之一,不能全拿出来。”船长想了一下说。

    船长还没说完,我就开始紧张的拍照,大厨把二舱的都招呼了过来,已经晚上9点多了,我一点睡意都没有,这种感觉太刺激了,这就好比你面前满满的钱,你能要多少就捡多少啊!

    抽出油桶里的铜,大厨小心翼翼的把桶盖旋上,我拿出记号笔,比对着手机里的照片,按照原来的痕迹一点一点的描好,我们把铜棒放在了货仓的污水井里,上面拿油纸跟木板盖好。

    由于有了铜棒压分量,所以我们提前结束了战斗。

    “大厨,你先上去搞点宵夜,剩下的人看看手里的工具别丢里面了。”船长吩咐了一声。

    大厨应了一声爬了出去,我跟红肉还有一个水手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没有留下太大的痕迹,也爬出了货仓。

    大厨煮了一锅面条,一舱的人战况也不错,大都是些不锈钢的阀门,一个也好几百块,我把我的景阳冈拿了出来,大厨又拿了两箱啤酒,大家就着面条喝的不亦乐乎。

    “老三,怎么样,不如你们大船舒服吧?”船长喝的有些大了,舌头都捋不直了。

    “船长,大船不行,规矩太多了,还是小船舒服!”今天的收获这么大,我违心的奉承着。

    第二天一大早,码头工人继续装货,因为装的是金属垃圾,所以没有太多的顾忌,中午饭还没吃已经完货了。

    完货之后,日本的代理为了防止我们开舱偷东西,特地在货舱的舱盖跟底部连接的地方挂了一个特有的铅封,然后在货仓的入口也挂了一个,只要我们开仓,铅封就会断开。

    “我草,完了,这次搞不了了,幸好提前把值钱的都弄了。”我心里暗道。

    船开进日本内海,一点风浪都没有,我洗漱干净准备上床睡觉,忽然听倒扩音喇叭里船长的声音:“开干啦!!!”

    我去,有铅封怎么干啊?船长不会没看到吧,我带着一脸的疑惑走到甲板上。

    甲板上人已经满了,大家围成一圈,低着头盯着舱盖铅封的位置。

    “我草,不会是大家用意念力把铅封化开吧,搞的这么隆重,还给铅封鞠躬。”我一边想着,一边跑了过去。

    机舱的四鬼正在拿气割熟练的割着跟铅封连接的船体,我猛的想通了,他们舱盖跟铅封连接的铁板的一小块割下来,这样铅封就不会被破坏了,我们就可以开舱大干了,弄完了再把割下来的那一块拿电焊焊上,等回了国,已经是一片锈迹,神仙也看不出来啊!

    我对广大劳动人民在实践工作中总结出来的经验感到了深深的佩服。

    四鬼割完二舱,水手小心翼翼的把两块钢板拿下来,生怕碰到中间的铅封,船长则招呼人开舱,四鬼拖着氧气乙炔又跑到一舱,继续切割。

    阳光很好,能照到货仓的任何一个角落,我看着满舱的钱,恨不得能抱着老崔狠狠的亲上几口,这钱比工资刺激啊!

    【阅读】光荣退伍他却被亲生母亲赶出家门,峰回路转他桃运泛滥,在饭馆“捡到”幼女萝莉,于是天雷勾动地火,上演痴女タフガの.a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