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87章 告别金洋轮,准备前往海…

第87章 告别金洋轮,准备前往海…

 热门推荐:
    一船人忙活了好几天,把能弄出来的都弄了,所有人都跟刚做了新郎一样,累并快乐着。

    整个的破烂行业已经形成了产业链,船长从装货那天就从日本打电话联系好了买家,所以我们刚进了中国的公海,收废品的小船已经等候多时了。

    金洋轮减速,收废品的小船靠了上来,大厨跟水手把缆绳挂到主甲板船中的缆桩上,放下引水梯。

    废品船上的几个伙计招呼我们用绳子把啤酒香烟拉上去,废品船上的老板,背着一个包从引水梯上爬了上来,直奔驾驶台。

    “船长,这次货怎么样?”废品船上的很重的浙江口音。

    “比上次好,老规矩吧。”船长并不避讳我,在驾驶台谈着生意。

    “那就老规矩了呀,十万块的定金,20条软中华,20箱啤酒,我都带过来了,等啥时候开出来可得提前告诉我呀!”废品老板一脸渴望的看着船长。

    “都合作这么多次了,我还能骗你么。”船长看了一眼废品老板的包。

    “船长你误会了呀,这是定金,你先收下哦。”废品老板心神意会,把背包递给船长。

    “老三,数一下钱。”船长把包扔给我。

    我哆哆嗦嗦的打开包袱,整整齐齐的十摞红毛,我用手蘸了口唾沫,开始数钱。

    要是在这船上长干,我给船长申请买个验钞机,虽然钱不多,但是真正的数到手软了,数到最后一摞的时候,我的唾沫都快蘸干了。

    “船长,正好。”我抬头看了一眼船长。

    “老三啊,让你数钱就是让你数下是不是十摞,你怎么还一张张的数上来,不嫌累啊,孙老板还能骗我们咋滴。”船长斜着眼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错不了,错不了。”废品老板腆着脸笑着。

    “你妹的,这狗日的船长,看在钱的份上我早过去暴打你了,哥也是经历过海盗的主。”我心里暗骂道。

    船长跟他又商议好卸完货船开到指定的地点交易,让他多找几个人,东西太多不好弄,价格等见货再谈。

    送走收废品的小船,我们在嗨门外锚地抛锚。

    “小龙,你们这次怎么样?搞东西了吗?”锚刚抛好,老崔就打电话给我,看来他时刻在关注了船舶动态呀。

    “老崔啊,你在这船上没少弄了钱吧?你们也太爽了啊!”我兴高采烈的对老崔说道。

    “还行,小龙下个航次我就替你,你别眼热不下来了。”老崔还记挂着这个事儿。

    “老崔你放心好了,我不是那种人。”挂了老崔的电话我估算了一下这次最少得分3万块钱啊,这么大的油水,换了我也得在上面待个两三年。

    第二天一早船靠码头,除了红肉跟我还有机舱值班的缅甸老鬼,其他人都下地了,大厨告诉我说在嗨门每个人都包着几个小妞,一月花个三千五千的,图个安全干净。

    货主带着照片来验舱,检查了一下铅封的完整,舒了一口气。

    “傻逼!”我心里暗笑道。

    不到12个小时就完货了,船长把船开到约定的锚地,锚还没抛好,收废品的小船领来了4,5个小工急不可耐的就登船了,帮我我们一起把压载舱里的东西拿出来,在甲板上摆了几个电子磅,开始拣货过称,锚地里的风浪很大,船摇摆的很凶,但是在随手能触摸到的钱面前,一切都只是浮云。

    27万5,我把算好的账递给船长。

    孙老板把剩下的17万5塞给船长,满载着喜悦离开了,金洋轮上也锣鼓冲天,船员们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船长留了5万,剩下钱7个人平分。

    3万多块啊!比跟老九搞得象牙都多,我甚至都想要找四个妞给我做太极按摩了。

    金洋轮在锚地待了5天,我入乡随俗的跟其他人玩拖拉机,第一晚就输了7000多,而我并没有过多的感觉,来的太容易的钱,花出去的时候都不会有割肉般的心疼感。

    第六天的时候,船长告诉我划航线北上去连云港装货,老崔怕我反悔,已经等不及了,老婆月子都不管了,要在连云港接替我。

    金洋轮的一个航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跑完了,除了船长我甚至都不知道其他人叫什么名字,赚了3万块加20天的资历,我把白将留给老崔,拿着船上分的两条软中华回家了。

    金洋轮只是数条日本垃圾船的缩影,在日本,废铁废铜都是垃圾,90年代的时候沿海一些城市的小船船东去日本拉废铁废铜,不仅不需要花钱,日本政府还会给一部分垃圾处理费,这简直就是负成本万利的买卖,又过了几年,日本人发现了这个问题,开始不付垃圾处理费了,直到最近几年象征性的收一些成本费,不管怎样都有着超高利润,船东因此都发了横财,而顺带着跑船的船员,拿着比陆地都低的工资却也能干的幸福感十足。

    当然这种船冒的风险太大,人员没有经验,没有证书,船舶破旧,老龄化严重,吨位奇小,船长为了钱必须对公司的话言听计行,为了船期多大的风都要跑,往往遇难的就是这类船舶。

    如果单纯的为了钱我还想多干几个航次,但是为了安全,我真的有些退缩了,老崔催命似的要来接替我其实也是我心底最期盼发生的。

    回家待了不到一个月,二副证书顺利的更换了出来,老九也跟意料中的一样,手机已经打不通了,我给公司报了近期想上船的意愿,因为在陆地上除了孤独,我没有别的感觉。

    “老三,还记得我不?”陌生的手机号,熟悉的声音。

    “你是?”我有些迷惑,到嘴边的名字给忘了。

    “我是李富啊!”那边传来了超级淫荡的声音。

    李富!我想起来了,海神轮的水头,当年领着我在东京伴和尚化缘那个水头。

    “水头啊!你怎么换号了啊。”我虚伪的说道,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他的手机号。

    “我早换号了,没寻思咱俩又要同船了,我看到船员名单了,下个月3号在天津接船,你小子居然干上二副了啊,当年还是我手底下的实习生呢,到了海神6别忘了照顾我一下呀!”老李的语气越往后越谄媚。

    我要去海神6了?为什么我总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呢?

    作者有话说:

    最近事情太多了,编辑严禁涉黄,所以很多东西都会考虑再三不敢写,最近的质量不是很好,从海神6号开始我会对一些涉黄片段进行修饰,争取能原汁原味的表现出来,希望大家能够支持,阿拉扎克的照片已经发表到了空间,以后我会陆续发表一些老照片,回报读者。

    【阅读】男子晚上频繁与多名女同事发生关系,当她们陆续怀孕后接连死亡,自己被死婴喜当爹,命悬一线,婆婆一番话让他当场吓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