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88章 重回马尼拉

第88章 重回马尼拉

 热门推荐:
    “海神6号。”我点了一支烟,心里默念着。

    水头的电话刚挂,公司的人事的电话接着就进来了,人事经理告诉我海神6下个月7号在马尼拉上坞,更换全部配员,让我准备一下,在北京集合,直飞马尼拉。

    “水头,你胖了!你的行头还能穿下去吗?等我们去日本的时候咱们还得接着扮和尚呢!”一到机场,我就看到了胖胖的水头,我握着他的手,感觉非常亲切。

    “二副呀,可别提了,你看我头上这道疤了吗,就是扮和尚的时候被打的。”水头指着自己的头顶。

    “被谁打的?日本警察?”我装作很关心的样子摸了一下他的头顶。

    “被别的船上的打的,我扮和尚这个赚钱的门路被别人传出去了,别的船员也扮,我那次去东京,光银座后面就三伙假和尚,我去的晚,抢了人家的地盘,刚换好衣服出来,钵子还没拿出来呢,上来俩人就给我打了。”水头叹了一口气。

    卧槽,这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没想到啊,水头自以为是的独门绝技外泄之后被人发扬光大了,连祖师爷都不认了。

    “水头,现在日本墓地那边咋样,还好弄钱吗?”我又想起了机头的盗墓绝技。

    “唉,等你到日本看看去吧,小日本的墓地都快被咱干平了,烛台,雕像,木头板子,都被干光了,上次有个水手看人墓碑不错,一炮锤砸下来,说是家里香台子上缺块石板。你现在去墓地看看,跟圆明圆似的。”水头有些失落的看了我一眼。

    水头这个比喻还不错,咱们也算是为国争光了呀。

    “垃圾箱里的好东西也少了,日本鬼子现在会过日子了,电器手表啥的都不好弄了,鬼子也被偷怕了,自行车也上锁了,走老远也找不到一辆不锁的。”水头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说着说着都快哭了。

    “行了行了,他们都变坏了呀。”我拍了拍水头的肩膀,安慰的说道。

    由于人太多,我们只能分两批登机,甲板部除了水头,都是一副陌生的面孔,船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大连人,看上去有些威严。

    晚上八点,一行人坐着中国航空的飞机,直奔马尼拉。

    北京跟马尼拉都处于东八区,我们只是从北向南跨越了赤道,凌晨3点就到了马尼拉的机场。

    船长似乎对马尼拉非常熟悉,我们从机场大巴下来,跟在他后面绕了几个弯就到了已经订好的酒店。

    船长的行李我都没有碰到边,就被一个水手抢了过去,我只能迅速的去找大副的行李,然后我悲催的发现水头早已经背在身上。几个实习生的马屁拍的太慢了,都一脸沮丧,然后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二副,我替你拿着这个大包。”一个实习生冲在了最前面,从我手里夺过箱子。

    “二副,我拿这个。”我还没从第一个人的速度中反应过来,背包已经被第二个人夺了过去。

    “不用,不用。”我话刚说完,笔记本电脑被一个水手夺了去。

    船长大副还有我,三个人尴尬的空着手,看一帮子人满头大汗的往酒店里提东西。

    除了船长跟大副,其他的人都住的双人间,我跟三副住在一起。

    “二哥,马尼拉你来过没?”放好行李,三副递给我一支烟。

    “我第一趟做三副的时候在这里下的船,但是没有来玩过,直接坐飞机就回国了。”我如实说着。

    三副白白净净的,留着长发,身子板很单薄,打扮的很时尚,穿着紧身牛仔裤,从后面看像个大屁股的妞。

    “二哥,明天咱下去玩玩吧,马尼拉我跑了好几回了,这地方晚上可嗨了!”三副叼着烟,隐隐能看到脖子底下的纹身,一副不良少年的样子。

    “我们明天不登船吗?”我想了一下问道。

    “早着呢,机舱还没来人呢,我叔说了,我们最少得待5,6天才能上船。”三副打开笔记本。

    “二哥,你玩DOTA吗?”三副扭头问我。

    “我不会啊,到船上你教教我吧,对了你叔是谁啊?”我小心翼翼的问道,别再招惹上这位大神。

    “戴一仁,也是船长。”三副已经打开了DOTA,不再看我。

    我擦,他是阿呆的侄子啊,也是个大角色啊,本来以为做二副能爆一下老三了,没成想老三背景这么硬,唉!又被动了。我心里默想着是不是该巴结一下他。

    我洗了一个澡,三副已经进入了状态,大叫着草草草,我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梦到自己掉到了海里,海浪朝我脸上涌过来,紧接着一阵警铃想起,船上人大喊着二副落水了,我在海里使劲挣扎着,感觉自己掉入了悬崖,猛的惊醒了。

    还好是个梦,我舒了一口气。

    不对啊,确实有警铃啊!我摸了一把,我脸上全是水啊!我抬头一看,酒店的自动灭火喷水器正在往外喷着水,三副还在玩的不亦乐乎,他妈的房间的通风本来不好,三副又吸了太多的烟,触发了火警!

    船长大副估计已经身经百战,一听火警警报响了,迅速就往酒店外面跑,我开窗放烟的时候,发现两人正穿着内裤蹲在酒店外的喷泉边上聊天。

    “二哥,屋顶怎么还潮吹了?”三副把电脑拿到水碰不到的地方,头也没抬,键盘还啪啪按着,居然都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我还没来的及解释,酒店保安抱着灭火器踹门进来,房间灯已经关了,三副电脑上的英雄正在发大招,爆炸出绚丽的烟花,保安精神太过紧张,把那当成了火源,一瓶干粉全部干到了三副的笔记本上。

    “卧槽!我马上就要赢了!你个傻逼!”三副指着保安骂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会帮你修好的!”酒店的经理冲了进来,发现只是虚惊一场,不停的朝三副道歉。

    “二哥,这是什么破酒店啊,毁了我一场比赛。”三副又叼起了烟,清理了一下电脑,继续投入到DOTA当中。

    酒店服务员给我们收拾了卫生,准备了新的床单,期间大副跟船长过来看了一下,发现我俩还活着,就没说什么,我没有过多的搭理老三,躺回床上继续睡觉。

    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三副像坨屎一样在床上盘着,我换好衣服梳洗了一下。

    “老三,11点了,该吃午饭了。”我推了一下三副。

    三副咂咂嘴,翻了个身。

    “老三,你英雄死了!”我大叫道。

    “我草!不能啊!”三副猛的坐了起来,右手还保持了握鼠标的姿势。

    “怎么了老三?”我装作惊讶的看着他。

    “哎呀我去,吓死我了,马上就赢了,队友告我英雄死了,吓死我了,二哥几点了。”三副靠在床头,点了支烟。

    “11点多了,去吃午饭吧。”我拿手机向他晃了一下。

    “二哥,你等我一会,咱出去吃,这地方我熟,一会跟船长请假,晚上我领你去看混血人妖脱衣舞,老带劲了。”三副光着屁股,满地找内裤。

    【阅读】男子晚上频繁与多名女同事发生关系,当她们陆续怀孕后接连死亡,自己被死婴喜当爹,命悬一线,婆婆一番话让他当场吓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