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91章 保佑平安的神像

第91章 保佑平安的神像

 热门推荐:
    “卧槽!水头你怎么把这东西给弄来了。”大厨的黑包里,赫然躺着一个白色的十字架。

    “老二,这玩意儿值钱不?墓地里全是这东西,在地上插着满满的一片啊,拔也拔不动,我扒拉了好久才弄上来。有的地方还有六角星的,我没拿下来,我摸着这东西料子不错。”水头一脸真诚的看着我。

    “水头,这玩意儿应该是大理石的,这是墓碑啊!一个十字架墓碑底下埋一个人,这地方当年最少挂了5000美军啊,人家全靠这玩意儿传递信息呢,你等于把人家的天线拔了啊!这底下要是个普通士兵还好,万一是个将军,晚上还不得上你床啊。”我低头对水头说着。

    “不过我挺佩服你的,这玩意少说也得7,8十斤,你咋弄回来的。”我掂了一下十字架接着说道。

    “大理石的啊!”水头是个唯物主义者,我说了那么多他就听见大理石了。

    “老二,这东西值钱不?要是值钱我再去刨俩。”水头小心翼翼的把黑包的拉链拉上,两眼冒光直勾勾的看着我。

    “值不值钱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就算是值钱也不能弄,人家是打日本鬼子死这的,你刨日本鬼子的坟,我双手支持,但是他们是友军,让人安息一下不行么。”我点了支烟,鄙视的看了大厨一眼。

    大厨又准备跟我说点什么,周围的人群好像已经控制不住了,声嘶力竭的大喊着。

    我赶紧把头转到舞台上,只见乌克兰的妞已经潮吹了,三副跟前排的观众都措不及防,喷了一身,但是他们却都享受着,张着大大的嘴巴,好像这是仙女赐给他们的圣水。

    “老三,该走了!”我在三副耳边大叫着,三副的头发上的不明液体在酒吧昏黄的灯光下闪烁说不出来的色彩。

    三副依依不舍的跟在我后面离开了酒吧。

    “我去,水头,你哪搞的这玩儿意?”三副打开水头的黑包。

    “我刚才出去买的,家里刚买的房子,我寻思挂墙上装饰装饰。”水头撒着谎。

    “水头,我就见过脖子里挂的十字架,头一回见这么大个的,真带劲,有时间我也买一个。”三副不停的摸着美军的墓碑。

    三个人又打车回到宾馆,船长大副正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着,我跟水头赶紧抢着过去献殷勤,水头把80斤的墓碑夹杂腋窝底下,另一只手在裤兜里狂搓着,一盒烟硬生生的被他搓了出来,他拿着烟盒敏捷的在膝盖上磕了一下,一支烟跳了出来。

    “船长,抽烟。”水头虔诚的看着船长。

    “谢啦!”船长从水头烟盒里抽出那支烟,水头紧接着又在膝盖上磕了一下“大副,来一支。”

    水头的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我竟然被他生生甩在身后20多米,水头拍马屁的功夫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的预料。

    船长跟大副赞许的看了水头一眼,水头很是受用,三副后台很硬,并没有过多的显露出殷勤,我被人抢了风头,心都碎了。

    我们到马尼拉的第三天,机舱接班的人们也到了,刘洋居然是接班的四鬼,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像个姑娘。

    第四天,代理把我们送到了船厂,海神六跟海神7是姊妹船,海神6上的交班的机头居然是当年带我去日本盗墓的那哥们,这一路上,我都快成守墓人的了,搞的跟上坟一样,到处都跟墓地有关。

    水头跟机头两人也是老相识了,无奈交接的时间不长,话也只能尽短的说了,机头眼尖看到了水头的墓碑。

    “我草,这成色好啊,这是意大利的大理石啊。”机头拿着十字架仔细端祥着。

    “什么?意大利的?”水头跟我都有些呆住了。

    “老李,你在哪里搞的?”机头看了水头一眼,眼神里透漏着饥渴。

    “我在马尼拉的墓地,美军墓地,机头,这玩意儿挺值钱吗?”水头看机头的眼神更饥渴。

    “我不是很清楚啊,不过肯定便宜不了。”机头眼珠子转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年后我在海神6下船,在公司内部刊物上看到机头在马尼拉因盗窃美军墓碑被抓的照片。

    照片上的机头在美军墓地里带着手铐,一脸的狼狈,身后堆放着三块被放倒的十字架墓碑,胳膊被两个微笑着的菲律宾警察架着。

    配文是这么写的:海神6轮机工长刘兴军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美军墓地盗窃墓碑,因墓碑太重,无法同时携带2个及2个以上,刘兴军逃跑速度过慢,被巡逻警察当场抓获,遣送回国,望公司其他船员引以为戒,在国外洁身自好。

    这件事告诉我们不管做什么要量力而行,哪怕是偷墓碑。

    海神6在船厂待了几天,只是船体跟一些管道做了一些保养跟维修,其他部分的敲锈油漆公司决定等开航后由船员自己处理,公司给海神6挑了个开航的黄道吉日,我们也都紧张的熟悉着船上的一切。

    船长是大连长海县的一个小岛上的,年纪虽然不大,但是有些迷信,行李箱里居然还有个女神像,丰腴的笑着,穿着一身仙袍,一只手拖着一个不知名的器具,另一只手指向远方,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是属于哪个部门的,反正不是佛教就是道教,肯定不是耶稣那部分的。

    船长让水头做了一个箱子,挂在驾驶台正中心的墙上,把神像塞到里面,外面放上贡品,点上香炉。

    开航的时候,船长对着神像鞠了三个躬,嘴里默念着,似乎是在祈祷着它能保佑我们平安。

    船往澳大利亚方向开,二十几天的航程,船长每天中午必定朝神像一拜,虔诚的像个孩子,我值班的时候也小心翼翼的看着箱子里的圣物,或许这东西真有着通天的神力,能保佑我们吧。

    做二副最多的工作就是修改海图,航行通告,累的手指头都快断了。

    公司要求我们自己保养压载舱与货仓,所以水手都不值航行班,而是每天跟在水头后面,加上两个卡带,6个人天天跟鬼一般的敲锈。

    开航后的第四天,我跟机舱三鬼交换了正午报告,一个人在驾驶台无聊的改着航行通告。

    “二副,气象报告出来了吗?”船长推开驾驶台的门问我。

    “船长,还没有,还得半个小时吧。”我看了一下时间。

    船长没有说话,径直走到神像跟前,重新点上香,插在香炉里,我知道船长该鞠躬了,赶紧跑到船长旁边,准备跟他一起献上敬意,来保佑船的平安。

    “请保佑海神6平平安安。”船长低头说道,我也赶紧把头低下。

    “嘭!”忽然一声巨响,我感觉船体一阵剧烈的晃动,我跟船长都被晃倒在地上,神像也被震了出来,掉在了驾驶台的仪表盘上,手跟头飞到了左舷,身子飞到了右舷。

    船长顾不上站起来,手脚并用的去拿他的神像,大副已经冲到了驾驶台。

    “船长,怎么了?哪里炸了?”大副紧张的叫着。

    我爬起来扶起船长,只见甲板上一个卡带疯狂的跑着,嘴里大喊着救命!

    我这才发现海神6第二压载舱的左舷人孔盖已经飞了起来,隐隐约约看到船体的左舷有一个巨大的洞!

    “怎么回事?是不是有鱼雷?”船长顾不上他的神像,指着船体大叫道。

    “我草!水头他们在压载舱刷油漆呢!”大副大喊着往甲板跑去。

    “二副,通知机舱停车!”船长冲我说完,跟在了大副后面。

    我把逐一降速操纵着车钟,然后手柄指到了停车位,船上的其他人听到了爆炸声也都跟着跑到了甲板上。

    海面上没有什么风浪,我也看不到附近有什么军舰,不可能是被人袭击了啊,我看了一下海图,附近水深都好几千米,不能搁浅了啊。

    甲板上喊救命的卡带已经疯了,坐在地上说不出话来,船长跟大副趴在压载舱人孔盖里往里瞧着,人孔里往外冒着浓浓的黑烟。

    “二哥,怎么了啊?撞了啊?”三副也来到驾驶台,睡眼惺忪的看着我。

    “老三,你在驾驶台待一会,我下去看看。”我说完也跑了下去。

    “都炸死了!都炸死了!”卡带抱着甲板的透气孔,一脸的惊吓。

    “卡带,怎么回事?”我拍拍他的肩膀,其他人也围了过来。

    “水头他们,都炸死了!”我这才发现卡带的工作服都快被烧光了,头发也是被火烧过的痕迹,我草,难不成真碰上鱼雷了。

    “大副,你拿水尺量一下压载舱的水,赶紧通知机舱排水,水头还在底下呢,我看侧边的洞挺大了,你找两个水手下压载舱看看,能不能拿东西堵上。”船长说道。

    “船长,今天甲板上的水手卡带都在压载舱里刷油漆呢。”大副一脸的焦急。

    “二鬼,找几个机工,戴上EEBD(呼吸器)下去看看怎么回事。”船长感觉这次事情大了,一脸的严肃。

    “都炸死了!都炸死了!”卡带紧紧抱着透气孔的管子,不停的哆嗦着,别人怎么劝都不松开。

    【阅读】男子晚上频繁与多名女同事发生关系,当她们陆续怀孕后接连死亡,自己被死婴喜当爹,命悬一线,婆婆一番话让他当场吓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