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92章 又见老九

第92章 又见老九

 热门推荐:
    机舱的发电机抖动了一下,压载泵启动了,左舷的压载水出水孔开始往外出水,海面上传来哗哗的水花声。

    “船长,压载舱里的水1米多。”大副从量水孔里拿出水尺。

    “告诉老鬼拿两个泵一起抽水,你继续量水,水深半米以后下人。”船长点了一支烟,左右踱着步。

    “卧槽!你看,压载水出的全是血!”一个机工指着船舷外的水花。

    我们都把头伸了过去,只见出水孔里的水由白变红,然后再变白,紧接着又变红,红白交替着往外喷着。

    “大副!马上下人!”船长已经怒了。

    机舱里的机工互相推诿着,谁也不想下去,其他实习生们早已经吓的不见踪迹,二鬼三鬼拿着EEBD跑了过来,矗在甲板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船长,他们不敢下去啊!”大副一脸的愁容。

    “不下?不下去你他妈给我下!拿EEBD(应急逃生呼吸器)过来,咱俩下!”船长扔掉手里的烟,浑身哆嗦着。

    船长伸手去拿EEBD的气瓶,就要往身上背,我赶忙跑过去接了过来。

    “船长我下吧,我以前是探火队的,演习的时候我熟。”我拿生命拍了一次马屁。

    “二副,你要小心一点。”船长倒还不客气。

    我把钢瓶放在地上,拿起面罩,试验了一下气密性,看了一下钢瓶的压力,像穿背心一样把钢瓶从头上套了下来,接过机头递给我的防爆手电,我开始往人孔门走去。

    大副把安全绳系在我的身上,对我讲好约定的信号,一进二退三危险(安全绳全程都绷紧状态,我拽一下安全绳就是需要前进,拽两下是后退,拽三下意味着底下情况危险,需要立马把我拉回去)。

    我拿手电从压载舱人孔往下面照了一下,浓浓的烟雾,什么都看不清。

    “老二,水深现在不到半米了,你尽量下到最底部!”大副在我耳边说道。

    我做了一个OK的姿势,把脚塞进了人孔里,扶着压载舱的竖梯,开始往下爬行。

    我已进入压载舱,隔着面罩就闻到一股子特殊的味道,有油漆味,有燃烧后的烟味,甚至还有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我一点一点往下爬着,走到一半的时候,能看到舷壁上的一个大洞,洞的一半在水线以下,海水往舱里灌着,幸好风浪不大,如果侧面有大浪,这快铁板估计要被打碎了。

    我拽了一下绳子,顶上的人慢慢松了一点,我继续往下爬,又往下爬了有2,3米,我的脚感觉到了海水。

    我停了下来,把身体倚在竖梯上,拿脚盘住梯子,准备观察一下情况。

    底下的烟淡了许多,我拿手电照了照,能看到海神6巨大的龙骨,往脚下看,梯子已经到了尽头了,虽然还有海水从海里灌进来,但是水面却在不停的向下降着,看来压载泵已经起作用了,我用力拉了一下绳子,上面的人又放了一些下来,我从竖梯上跳下来,踩到了压载舱的舱底。

    水大概到了膝盖的位置,不过还在下降着,烟也在慢慢散着,但是在强光手电的照射下,还是看不清一米以外的东西。

    “草!”我大骂一声,被东西绊了一下,还好安全绳崩的很紧,要不然就趴水里了。

    “老二!没事儿吧!”我听到大副在上面喊道。

    我拉了一下绳子,确认自己状态安全,同时也能让绳子松了一点。

    低头一看,绊我的是个安全帽,扣在舱底,我用脚踢了两脚,没有动,我用手抓住安全帽的侧沿,准备把它拉起来。

    “我去。怎么这么重啊!底下有什么玩意儿啊!”安全帽似乎被什么挂住了,我居然没有拽动。

    舱底下的浓烟已经快散尽了,我把手电挎在肩膀上,两个手抱住安全帽,使劲往上一拉,帽子可算是被我提起来了。

    借着手电筒的余光,我看到安全帽底下的水头嘴里叼着烟,眼睛睁的大大的,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水头,没事儿吧?”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卧槽!”我突然惊醒了,他妈的我正在提着水头的头!我猛的把安全帽和水头的头扔了出去,使劲拽着安全绳,都不知道拽了多少次,顶上的人以为我出了什么危险,快速的把我往上拉!

    我整个人被安全绳吊着,像只蜘蛛一样趴在空中,压载舱里的水快要排空了,烟雾也基本散干净了,我这才发现手电能照到的地方,到处都是肢体,有胳膊,有腿,我立马吐了,呼吸器面罩里满满的我胃里的东西。

    “老二,怎么了?”大副把我从人孔门里拉了出来。

    我把面罩拉了下来,像条狗一样趴在甲板上,一边咳嗽着,一边哇哇的呕吐着。

    “二副,底下怎么样了?”船长在旁边跺着脚,急的像条疯狗。

    “船长,都死了!底下人都死了!”我手不停的抖着,连烟都掏不出来,机头赶忙把自己燃着的烟塞到我嘴里,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机舱里搬来了巨型的鼓风机,往压载舱里吹着气,船长拒绝了安全绳,戴了一个防毒面罩,下去看了一下,一脸凝重的爬了上来。

    “大副,给右舷压载舱压满水,把左舷的排空,让船往右偏几度,给左舷的破洞露出来,找人把他们5个弄上来,然后把洞堵上。”船长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径直朝生活区走去。

    水头他们的尸体,不,是他们的尸块被机舱的卡带拿铁锨铲装在了装尸体的黑袋子里,因为大家都碎了,所以已经分不清谁是谁,只能一个袋子里装两条腿,两只胳膊,一个头,然后把尸块放在冷库里。

    听卡带讲,装尸体的时候还有一只手里拿着打火机。

    大难未死的那个卡带精神已经恢复正常,他告诉大副说他刷完漆第一个爬到人孔门还没有上来,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卡带巴结水头说,头,抽一支,然后听到打火机“啪”的一声,紧接着就炸了,巨大的气浪把他从人孔吹了出来。

    “刘经理,压载舱炸了,几个水手出事儿了!”我推开驾驶台的门,听到船长正在给公司打电话。

    那边估计在问有没有伤亡。

    “有,甲板水手全没了。”船长倒还有些冷静。

    “刘经理,我们该怎么办?”船长又问道。

    “老二,改航线,回船厂。”船长挂了电话。

    “船长,去哪里?”我没有听清船长说的什么。

    “回马尼拉,我们登船的船厂。”船长坐在引水椅子上,一下子老了好几十岁。

    船长一个下午抱着摔断的神像,喃喃自语着,什么佛啊道啊,天主啊,一切都是浮云,用老九的话说,耶稣还他妈抽烟呢,连烟都戒不掉,怎么拯救人类。

    我有些伤感,每次经过冷库,总能想起角落里的五个停尸袋,水头偷了一辈子的墓碑,这次终于拥有自己的墓碑了,我犹豫着是不是该把那个十字架给水头托运回去。

    三个水手,一个水头,一个卡带,甲板部在1个小时的时间里损失了一半的人员,我们在锚地抛锚的时候,船头都站满了机舱的人员。

    船长大副还有大难不死的实习生说什么也不干了,都给公司递交了辞职报告,三副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也有些犹豫是不是要申请回家,第一次开航碰到这么大的事儿,往后不知道还有什么在等着我们。

    在锚地待了一个星期,全船人的心情都很压抑,船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有的时候一整天都不吃一顿饭,我忽然不知道该去找谁说说话,活蹦乱跳的水头突然就成肉块了,我一时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一星期之后,海神6号像是变成了菜市场,代理,警察,海关,卫检,还有海神公司的领导,几乎每天都会有人坐着直升飞机过来,船长跟大副还有我被叫去做了好几次笔录,5个人的尸体也做了防腐处理,尸检这一步已经省掉了,都炸没了,5人的家属也已经到了马尼拉,准备见尸体最后一面。

    船长的头发在一周的时间里几乎全白了,幸好挂的巴拿马的船旗,要是稍微发达点的国家的船旗,出这么大事故,早以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了。

    海神6在办完一切手续之后,准备重新驶回接班时候的船厂码头,刚进入航道,我在望远镜里就看到码头边上的家属们悲伤的跪在地上,被人架着胳膊,靠码头的时候,我在船尾收着尾缆,原本跟随我的两个水手已经西去,船尾带缆的已经变成了大厨跟刘洋,远远的就听到一片哭声,跟绞缆机液压油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无限的凄凉。

    船上活着的人把印有尸体名字的装尸袋抬到码头上,家属们像疯了一般的扑了过来,原本熟悉的人如今阴阳相隔着,他们大声哭喊着,叫着死去人的名字,我一阵心酸,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嫩妈,怎么弄成这样了。”我在人群里听到了老九的声音。

    我擦了一下眼睛,看到老九提着行李,也是一脸的悲伤。

    “九哥!”我跑了过去,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我拉住老九的手,眼泪又哗哗的流了下来。

    【阅读】男子晚上频繁与多名女同事发生关系,当她们陆续怀孕后接连死亡,自己被死婴喜当爹,命悬一线,婆婆一番话让他当场吓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