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93章 邪恶的印尼海警

第93章 邪恶的印尼海警

 热门推荐:
    “九哥,你们怎么来了啊?”我帮老九把行李带到房间,暂时忘了死去的人们,递给老九一支烟。

    “嫩妈我们肯定是来接班的啊,嫩妈你们咋回事?我听公司讲你们是刷完油漆,压载舱里油气浓度太高,有个水手的敲锈锤不小心掉仓底下砸出了火花,然后炸了,死了5个啊,嫩妈,这可是5个啊,我跑这么多年船死的人都赶不上你们这几天死的人多,锤子还能爆炸?那不就是**爆了吗?嫩妈怎么这么巧?”老九吐了口烟,瞪着眼睛看着我。

    “哎,什么锤子掉下来,有个卡带给老李上了袋烟,打火机把油气点着了。”我说完之后看了看手里的火机,仍在桌子上,把嘴里的烟也拿了下来。

    “嫩妈,我就知道这小子早晚得出事儿,以前跟我手下下干水手这小子就毛躁,哎!”老九也有些伤感,狠吸了一口烟。

    “嫩妈,这是什么玩意儿?”老九用脚踢了一下水头的十字架墓碑。

    “这是老李在美军墓地搞的墓碑,不值几个钱,累个半死抱回来的,我寻思也别给他行李放一块了,船开出去丢海里吧。”想起水头的音容笑貌,我也感到一点凄凉。

    “老李这小子,跟墓地打了一辈子交道,嫩妈临死也没见到自己墓碑长啥样。”老九摇摇头,倚在沙发上。

    “九哥,现在改咋办啊?公司咋说的?”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嫩妈换人呗,找船长大副替罪羊啊,我跟三个水手一块来的,估计船长大副过几天才到,然后等给压载舱的洞补上,再测测船体有没有其他的破损,就可以开航了。”老九接了一支烟,似乎已经忘记了死去的人们。

    “我们还去澳大利亚?”我问道。

    “嫩妈货早黄了,这都几天了,我们去,”老九顿了一下,用舌头舔了下嘴唇,戏谑的眼神看着我,嘴角往上扬了扬接着说道:“嫩妈雅加达。”

    卧槽,雅加达?我们要去印尼了,我的小宇宙已经燃烧成灰了,就为了能找两个印尼鬼子阴一把,这次终于有机会了,你们这些爪哇国小黑奴,等着吧,我还得为死去的二副报仇呢。我心里暗道,牙被我咬的吱吱响。

    “嫩妈老三,干老二还行吧。”老九说的这句话条理清晰,我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九哥,二副就是改海图累点,也没别的啥活么。”我接话道。

    “嫩妈,做到大副船长就累了呀,我当年为啥没去考三副,经历的太多了呀。”老九忽然有些伤感。

    接下来的日子里老九在船厂忙的像条狗,毕竟是水头么,领着新来的水手跟实习生,把压载舱清理干净,又小心翼翼的敲锈刷漆,重新整理了一遍。

    新船长跟大副在开航的前一天过来的,替罪羊们走的时候耷拉着头,一脸的无奈。

    直到船开出船厂,经历了这一切的我还没有能从这件阴影里走出来,我一直想着船上的死法不过就是沉船入海,葬身鱼腹,没成想五人却变成了肉末粉条。

    海神6出了马尼拉湾一直往南行驶,穿过西里伯斯海,然后像一把利刃一般插入了印尼的望加锡海峡,紧接着进入了爪哇海,航行了不到两天,到达首都雅加达的外锚地。

    根据老九多年经验总结出来,不吸烟的男人肯定爱喝酒,不喝酒的男人肯定吸烟,不吸烟不喝酒的男人肯定好赌,不吸烟不喝酒不好赌的肯定好色,不吸烟不喝酒不好赌不好色的是太监,也就是变态人,碰到这种人,也就意味着你要遭受数不清的折磨。

    新船长是一个摸不透脾气的中年人,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不好色,连话都不爱说,对他拍马屁都是冷眼相对,搞的一手冰凉,像是拍到了死马屁股上。

    外锚地呆了两天,船长驱逐了所有的花船,严诫我们,让我们远离女人,在他的心里,女人跟猫登船是不吉利的行为。

    第三天,海神6靠在雅加达外围一个不知名的码头。

    码头靠好之后,印度尼西亚的官员开始对海神6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大扫荡。

    印尼的官员跟朝鲜的差不多,像一群饿狼一般,来的时候都是抱着大大的编织袋,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来受贿的。

    海关走了之后,紧接着是港口跟移民局的,船长的表情也变的像和煦的春风,跟在一帮人屁股后面,适当的拍着。

    “嫩妈,这帮狗犊子玩意儿,我要是干船长,啥都不给。”老九跟我站在舷梯口,看这帮人像过年一样,往家里大包小包的收拾东西。

    “九哥,等我干上船长,来印尼我都一个个骂死他们。”我违心的说道。

    “嫩妈拉倒吧老三,就你这样的,印尼鬼子来了,你还不得跪下,嫩妈我还不知道你。“老九叼着烟轻蔑的看着我。

    “九哥,要不这样,PASS下来,咱俩找几个落单的印尼鬼子打一顿,也算是给死去的老二报仇了。”我被老九看破了心事,有些不好意思,只能把话题转开。

    “嫩妈,我老早就想揍这帮黑猴子了。”老九在家休息了几个月,看上去发福了不少,不知道还能不能有当年的爆发力呀。

    印尼黑猴子们一共来了三波,最后连码头的工头都想过来要点东西,被老九连推带骂的支走。

    吃过晚饭,我跟老九去船长房间拿了登陆证,想着出港打黑猴子,但是天色有些暗了,只是沿着码头的陆地走一走,沾点地气。

    “九哥,雅加达你以前来过没有?”我看了一下四周,没有禁止吸烟的牌子,掏出一支烟递给老九。

    “嫩妈,我们那年来的时候,正赶上印尼排华,船长胆子小,连码头都不敢靠。”老九接过烟,我俩沿着海边往前走着。

    “你们的登陆证!”迎面走来两个印尼的警察,身材矮小瘦弱,但是眼神很犀利,看上去有些奸诈。

    “你好,你好,我们是海神6号的船员,这是我的登陆证。”我弓着腰,拿出PASS卡。

    “九哥,他要登陆证。”我看老九没有啥反应,赶紧拿胳膊推了他一下。

    两个海警拿过我的登陆证,看了一眼,拿手唰唰撕掉,顺手扔到海里。

    一个小胡子的警察拿着警棍指着我的脸一字一板的说道:“中国人,我要你的登陆证。”

    【阅读】男子晚上频繁与多名女同事发生关系,当她们陆续怀孕后接连死亡,自己被死婴喜当爹,命悬一线,婆婆一番话让他当场吓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