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96章 告别海神6,前往里约热…

第96章 告别海神6,前往里约热…

 热门推荐:
    海神6在码头上装了7天货,期间没有一个人下地,我们都知道自己根本无法跟这个流氓国家斗争,所以只能躲避着。

    老九也没有了往日的锐气,刘洋给他包的头像个印度阿三,除了量水看舱,指挥水手干活,整日一句话不说。

    海神6满载7万吨矿砂,从雅加达开往青岛。

    “二副,下了班来我房间一下。”船开开出去,船长的脸上又开始阴云密布。

    忐忑不安的值完班,敲了敲船长房间的门。

    “二副,坐吧。”船长很热情的招呼着我。

    我有些不太适应,这他妈的肯定没有好事儿啊!

    “二副,公司来消息了,说你跟水头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公司规定。”船长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贩毒啊!这是多么恶劣的行为!”船长拍着桌子,脸色又变的阴沉。

    “船长,你也知道,我们是被陷害的!”我忽然有些愤怒,他妈的怎么自己人也跟我们做对!

    “陷害?你有什么证据!你有什么证据!公司说了,这5000美金,你跟水头均摊!要不然回国就把你们抓起来!”船长没想到我会顶他一句,他使劲大叫着,好像我真的贩毒了一样。

    “船长,我没有那么多钱啊。”我脸涨的通红,小声说着。

    “不赔钱?不赔钱你就滚蛋,跟那个水头一块滚,出了事儿不够我给你们擦屁股的!”船长越说越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像个小丑一样边跳边叫着!

    我的火气“嗖”一下就上来了,直接冲到了脑子上。

    “我草泥马!你再给我说一句!”我指着船长,顺手拿起船长烧水的电热壶。

    “你想干什么?”船长有些怂了,往后退了一步。

    “老子不干了!”我大叫一声,把水壶扔在船长的脚底下,摔门而去。

    回到房间,想着发生的一切,我像个孩子一样委屈的哭了。

    船长当然不敢这么跟老九说话,只能让大副通知他在天津下船,老九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旧如往日一般,顶着阿三的白头巾,喝酒抽烟打牌。

    航行的20多天,船长一直躲避着我跟老九,生怕一不小心被我俩丢到海里,我则已经是老子马上下船不干的想法,工作以外的时间天天跟老九混在一起。

    接班的二副跟船长很熟,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船长找来的,我有些愤怒,被印尼鬼子算计也就算计了,没想到还被自己人算计了。

    我跟老九在公司读了一上午的品德教育培训课,学习了公司的内部管理规定,严禁嫖娼贩毒偷东西,还有很多的案列。

    看到机头在马尼拉海军墓地偷墓碑被抓的照片,我不禁乐了,紧接着又想起了炸死的大厨,心情又变的沉重。

    我给公司的人事经理买了两条烟意思了一下,我和老九象征性的被罚了一百美金,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回家待了不到一个月,阿呆船长打电话给我:“小龙,跟我去海神7做三副吧,有机会给你提职做二副。“

    “换全套配员吗?做三副也行,我在家待烦了。”经历了这么多,我知道跑船仰仗一个牛逼的船长是多么的重要,阿呆给我打电话我都有些感动了。

    “就换三个人,你我跟水头。”阿呆接着说道。

    “去哪接船?水头是谁?”我问道。

    “里约热内卢接船,水头是老九。”阿呆说道。

    又一次来到伟大的首都机场,老九头上的伤口已经看不出来了。一道浅浅的疤痕。

    “你俩的事儿我都清楚,在印尼,这种栽赃陷害已经成疯了,他们排华太严重了,你要是俄罗斯船员,他们连屁都不敢放一个。”阿呆说的话还倒是中听。

    “船长,要是你碰到那种情况咋办啊?”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给钱呀,还能有别的好办法?你指望我们巴拿马海军来救你啊!”船长笑眯眯的看着我。

    “嫩妈还好咱是巴拿马的船,最起码有个念想,嫩妈挂蒙古旗的,连个念想都没有。”老九已经走出了印尼鬼子的阴影,大家都哈哈大笑着。

    里约热内卢比北京快了11个小时,我们凌晨12点的飞机,飞了不到30个小时,在迪拜转了一下机,到达里约热内卢的时候已经下午5点了。

    我很年轻,对时差并没有很大的反应,倒是老九跟船长,一脸的肾被透支了的样子,面色蜡黄。

    “嫩妈20年了啊!20年没来这个地方了。”老九大声感慨着。

    “嫩妈老三,我20年前,比你帅多了,嫩妈来这里小姑娘都往身上扑。”老九对我炫耀着。

    “九哥,你没搞一个啊?”我调戏的问道。

    “嫩妈,搞一个?嫩妈我那个时候一分钟搞一个!”老九大笑道,忽然止住笑,感觉自己说错了什么。

    “九哥,上次咱来巴西的时候,你说你在这边有个相好的,要给你生孩子那个,还能找到不?”我忽然想起来这个事儿了。

    “嫩妈,你当现在啊,我们那个时候连手机都没有,你让我写信啊!”老九鄙视的看着我。

    老九这话说的有道理呀!我竟然无言以对!

    “水头,她到底给你生还是没生啊?”阿呆插话问道。

    “我们在这待了半个月,以后我没再来过这里,这都20年了,生了也得跟老三这么大个了。”老九冲我比划着。

    “水头,你还记的那女的住哪里不,咱去转一转,或许能碰上呢,万一真给你生个闺女,你把她许配给老三呀!”船长开玩笑的说道

    “对呀九哥,好歹也是个混血儿啊,以后我得管你叫九丈人了。”我也跟老九开起来玩笑。

    “滚嫩吗犊子!这辈子估计都见不上了。”老九笑骂着。

    “九哥,咱这几年啥事儿没碰到过,说不定还真能碰上。”我装作一脸严肃的说道。

    “见到也不认识了,见到也不认识了。”老九反而有些紧张了。

    “九哥啊,你出去可得蒙上脸啊,说不定真有巴西老太太过来抱着你,把你留巴西不让你回去了。”我继续跟老九闹着。

    “九哥,你好好想想当年在啥地方,不行我陪你寻亲去!”我看着老九有些发窘,递给他一支烟。

    【阅读】男子晚上频繁与多名女同事发生关系,当她们陆续怀孕后接连死亡,自己被死婴喜当爹,命悬一线,婆婆一番话让他当场吓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