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97章 老九的巴西私生女?

第97章 老九的巴西私生女?

 热门推荐:
    老九有些不高兴的看了我一眼,我赶紧停止开他的玩笑,怕他暴走把我给打了,船长在一旁也乐的哈哈大笑。

    代理在机厂接机,告诉我们码头工人正在大罢工,抗议不合理的工作时间,所以现在海神7还没靠上码头,酒店已经订好了,我们可能要在酒店里待一周左右的时间。

    “代理,你们一月上几天班啊?怎么还抗议啊?”我不解的问道

    “三副,在巴西的劳动强度很大的,码头工人一周工作超过40个小时了,所以大家都罢工反对,减少工作时间,提高工作待遇。”代理一脸真诚的看着我。

    我感到一阵悲哀,你来天朝随便找个单位上一个月班,周都能超80小时,你还罢工,你这边歇班恨不得就有人把你顶跑了。

    代理开车拉我们去离码头最近的一家酒店。临走的时候特地嘱咐了我们三遍,不要带太多的现金出门,晚上不要出门,出门不要拿手机拍照。

    我上次在巴西已经经历过了抢劫,也知道巴西这个地方确实是罪恶的天堂,所以我很听话的把手机跟钱直接锁到了行李箱里面的口袋里。

    酒店的环境很好,反正船长不管到哪里都是自己一个房间,我跟老九还是和以前一样,分在一个房间。

    “九哥,上次咱在克罗地亚弄的那几个烛台,你卖了吗?”我忽然想起我跟老九在海神7下船的时候在酒店里分赃的事情来了。

    “嫩妈就剩3个了,卖什么呀,我放我家香台子上了,过年上供的时候用。”老九一脸痛苦的表情,看来又想起了在机场丢的那两个铜人。

    “九哥,这玩意儿不一样啊,烛台是给耶稣用的,咱供的是财神,俩人不是一个帮派的。”我提醒老九道。

    老九没有理我,我转身一看,他已经躺床上就睡着了,这个时间中国人民正升国旗唱国歌呢,我一点睡意都没有,老九的生物钟却已经入乡随俗了。

    睁着眼睛在房间里看着天花板,实在是太无聊了,我推门出去,不出酒店门,在酒店里转转总可以吧。

    酒店里的几个女服务生倒还有几分姿色,而且身材超棒,可惜她们都说一口流利的葡萄牙语,我只能干瞪着眼珠子,拿手瞎比划,什么也做不了。

    我坐在酒店大厅里吸着烟,看到斜对面的酒吧顶上闪着巨大的霓虹灯,我有些蠢蠢欲动。

    站起身来走到酒店的玻璃门口,往外面看过去,我离着酒吧的直线距离也就60米,60米呀,跑过去不过10秒,应该没有抢劫的吧,我心里暗道。

    掏了一下口袋,不到30美金,冲!被抢也不过200块!我心里忽然闪过这个念头,像疯了一样往酒吧方向跑过去!

    除了跑的时候自己吓自己有些害怕之外,我并没有遭遇什么不测,路上人很多,倒把别人吓了一跳,以为我要抢劫。

    酒吧入场费5美金,送两杯酒,我一手端着一杯,酒吧里哪个国家的人都有,不止我一个东方人的面孔,看上去似乎有不少的中国人。

    巴西时间已经快11点了,酒吧里基本上没有空位了,角落里一群人正在打台球,台球桌旁边的沙发还空着几个,我端着酒杯坐了上去。

    “嘿!哪国人?”一个年轻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有些警惕的看了他一眼,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里的钱。

    “我是中国人。”我对他说道,不过并没有太大的民族自豪感。

    “中国人,能请我喝杯酒吗?”这个小子居然是个**酒鬼,看我手里端了两杯酒,居然是过来要酒喝的。

    我犹豫了一下,把手里一杯看上去像尿的递给他,把头转到台球桌那边,看两个外国人打台球。

    “谢谢,你也喜欢打台球吗?等我晚上上班的时候可以偷偷请你喝一杯的。”这个黑黑的年轻人不依不饶的在我旁边说道。

    “你在哪里上班呀?”我礼貌的问了一句。

    “我在这间酒吧打工,值夜班,我叫卡拉巴格尼,你叫什么名字?“年轻人很友好的伸出手。

    “我叫小龙李。”我象征性的握了一下他的手。

    巴格尼端着酒识趣的走开,台球桌上已经沸腾了,只见一个大个子的欧洲人把球导入袋中,大家都欢呼着,陪他打的那哥们输了,低着头掏钱递给他。

    赢球的欧洲人放下球杆,环顾了一圈,大家都有意避开他的目光,好像球技已经称霸了这间酒吧。

    “嘿,打球吗?”欧洲人发现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畏惧的看着他,径直走到我跟前问我。

    “对不起,我不会。”我摇了摇头。

    “1美金!1美金!”欧洲人把我拉了起来。

    一帮子人都朝我这边看过来,我的脸又变的通红,我尴尬的站了起来,心里暗想:你们是傻逼吗,老子连规则都不懂。

    我的台球水平停留在用台球杆后屁股打球的层次,甚至连左手怎么做成杆子的支架都不会,开完球之后,我就没再有效的击中过球,递给欧洲人1个美金,我又跑回到了沙发上。

    “草,有本事跟哥打乒乓球,虐死你们。”我暗骂着。

    欧洲人坐到我的旁边,紧接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妞坐在了他的边上。

    他一脸挑衅的看着我,我只得起开身,端着我的半杯酒站了起来,走到人群里。

    “李!这个人叫麦克,是爱尔兰人,是这间酒吧的球王,没有人能打过他的。”巴格尼看到我惨败,过来安慰我。

    “没事儿的,我根本不会打台球。”我把杯子里的酒喝光,准备离开。

    我刚走了几步远,忽然看到了一个女孩,特别眼熟的感觉,她在舞池里扭着,闭着眼睛,很享受现在的音乐。

    卧槽!这个女的长的太像老九了!我猛然间反应了过来,我往前靠了几步,嫩妈我去,这简直就是女版的年轻老九啊,如果妞不是披着长长的头发,还以为老九什么时候跳上艳舞了呢。

    不会是这么巧吧?这妞难不成是老九的私生女?我咽了一口唾沫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阅读】男子晚上频繁与多名女同事发生关系,当她们陆续怀孕后接连死亡,自己被死婴喜当爹,命悬一线,婆婆一番话让他当场吓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