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02章 老九喜当爹

第102章 老九喜当爹

 热门推荐:
    “嫩妈!他才是船长!”老九一脸委屈的指着船长。

    “哎,老政委作孽啊!”船长摇了摇头,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看着这个妞,我忽然感到特别的悲哀,因为不知道她的名字,我们暂且叫她小罗娜尔多吧。

    小罗娜尔多命运忐忑,刚生下来就一风尘的妈,还一个喜当爹的爹,从来没见过自己的亲爹,从小缺乏教养,长大后双亲又相继下地,最终流落风尘中。

    “九哥,不行你就认了吗,也算是给老政委补偿一下了。”我恳求老九道。

    “九哥,毕竟事情是因你而起的,要不是你给政委说这个地方,政委也不会来,不来也不会出这个事儿,这姑娘长的也怪俊的,你收了也不亏。”我接着说。

    “嫩妈,合着这个事儿还怪我了?”老九把酒杯重重的放下。

    “水头,老政委也算是糊涂一时,这姑娘挺可怜的。”船长点了支烟,感慨道。

    小罗娜尔多跟球王一直看着我们三个人,她对着球王说了一句话。

    “嘿,她问我你们是不是认识他父亲?”球王看着老九。

    “九哥,这姑娘真挺可怜的,你就当帮我个忙,假冒下她爹。”我郑重的看着老九。

    “嫩妈,我给你们讲,我就没见过那样的人,嫩妈,在日本告诉全船不能下地捡垃圾,就他自己去,不让人找小姐,就他自己去找,嫩妈你找就找,还不戴套,想想就嫩妈生气!”老九大叫着,还没见他这么恨过一个人呢。

    小罗娜尔多有些惊慌失措的看着老九,似乎没想到他为什么会发火。

    我有时间一定得学一下葡萄牙语,这特吗的太重要了,看着这么一个身材暴躁,长相漂亮的妞,但是却无法交流,我心里甚是窝火。

    小罗娜尔多显然被老九吓到了,往后退了几步,有点想离开的意思,我赶紧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把她拉了过来。

    妞有些抽泣,嘴里哇啦啦的说着,表情很是痛苦,我跟随着她的表情,也是悲伤万分。

    “哥们,赶紧翻译一下啊!”我对球王说道,老九跟船长也瞪大眼睛看着球王,急切的想知道姑娘说的什么。

    球王一脸错愕的表情:“对不起,我没听清。”

    “草!”“傻逼!”“嫩妈!”我们三个异口同声的骂道。

    爱尔兰人羞愧的低下了头。

    小罗娜尔多看我们三个说着非英非葡的语言,整个人都有些虚脱了,抽泣的频率跟声音都加大了。

    我有些于心不忍,抬头看了一眼船长。

    “老三,你别看我,我年龄不够,我要是跟水头这个年纪,早就认了,多一女儿出来,都长这么大个了,多好的事儿。”船长说话的时候不停的看着老九。

    老九虽说是外表霸气,但是心地非常善良,他仔细考虑着,这件事看上去不怎么吃亏。

    “嫩妈,好吧好吧,我喜当爹一回!”老九摆了摆手。

    “嘿,他是她的亲生的父亲!快告诉她!”老九话还没说完,我就拉着球王让他翻译。

    球王都要崩溃了,他只是一个热爱台球的爱尔兰流浪诗人,没想到在这见证了一场伟大的中巴爱情,以及爱情结晶在20年后与穿越的第二个喜当爹的父亲在酒吧相认的情形。

    “他是你的父亲!”球王哆嗦着扶着小罗娜尔多的肩膀,欣喜的对她说道。

    “来5杯酒!”我对酒保说道!

    一人分了一杯酒,四个人紧盯着小罗娜尔多,大家都在想象着妞得知这一重磅消息后会是什么表情。

    没有期待中的欣喜若狂,也没有电视剧里的相拥而泣,妞苦笑了一下端着酒对球王说着什么。

    “嘿,她说她有她父亲的照片,根本就不是你,是一个瘦瘦的中国男人。”球王对我们说道。

    “左脸是不是有道疤?”船长跟老九几乎同时问道。

    “快翻译!”老九跟船长大叫着。

    爱尔兰人委屈的都要哭了,我他妈招谁惹谁了,但还是很顺从的把话翻译给小罗娜尔多。

    巴西妞这个时候才表现出了惊讶,紧接着有些欣喜,我们暂时把球王翻译放一边,改成我们跟小罗娜尔多的对话。

    “你们认识我的父亲?”小罗娜尔多眼神有些发光。

    “是的,我们跟你父亲都是朋友。”船长首先说道。

    “我很好奇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小罗娜尔多饶有兴趣的问道。

    巴西女人就是不一样啊,上来就先问自己爹是个什么样的人,假如是一个中国女人知道自己有一个外国爹的时候,我感觉肯定会问是不是富豪!能不能移民!

    船长有些尴尬的挠挠头,这怎么说呢,说他是正人君子?也没人信呀,那说他风流成性?那岂不是破坏了妞心目中父亲高大的形象。

    “你父亲是个英雄!”船长嘴上这么说着,心里估计在想:狗日的政委,老子给你长脸了!

    妞终于挨着我们坐了下来,听船长讲她父亲的故事。

    经过小罗娜尔多的同意之后,我给她拍了好多照片,大家也或单独或共同的跟她拍了几张合影,

    我跟小罗娜尔多互相交换了FACEBOOK,当然这个东西在天朝并不能用,但是最起码有了联系方式了。

    “有机会一定到中国来!”我握着小罗娜尔多的手。

    “不要告诉我父亲我的存在。”小罗娜尔多看着我们,眼神里充满了祈求。

    她也许觉得自己保守的中国父亲肯定不能接受自己的女儿是个妓女。

    “嫩妈,回国我就把照片发给周XX,让他看看,让他老婆也看看!”老九低吼着。

    “水头别介啊,政委可是连续18年评为公司洁身自好小标兵啊,哗啦出来一巴西私生女,你这不是要他的老命么!60多的人了,让他消停消停吧,老两口子别因为这个再离了婚。”船长安抚着老九。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忽然想起越南的卫检官,她会不会也已经给我生下来孩子,找个喜当爹的男子过日子,我有生之年会不会再经过那个港口,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她。

    【阅读】深夜在酒吧门口捡到极品“女尸”,接回家之后发现她居然是自己的嫂子,夜深人静孤男寡女,难免擦枪走火但却越过了禁忌,宿醉之后的极品嫂子与宅男小叔,上演活色生香视觉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