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04章 粗暴的马达加斯加海军

第104章 粗暴的马达加斯加海军

 热门推荐:
    二副的死让我的人生观得到了飞跃,也让我在最短的时间里提成了二副,公司发报在美国更换三副,并告知因为二副的失踪,美国的PSC以及移民局的检查会近乎变态,请船长注意。

    船长首先对全船开展了政治工作,上次叛逃的老王在他嘴里成了所有残酷版本的重叠版本,老王孤身一人来到美国之后,移民局给介绍的工作是清理下水道,清理完之后被黑人房东强暴,每日都强暴,然后出门闯了个红灯被警察击毙。

    “我日,这哪是美国啊,这不是地狱吗!”大家听完船长的话,都菊花爆冷,别说叛逃了,连下地的心都没有了。

    政治工作做的差不多了,全船开展了PSC零缺陷内部大检查,模拟PSC登船,由于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些,所以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船长不停的要求值班的水手,不管什么人等船,必须需要他们的证件,需要他们登记!假如在美国,有人没有登记就能进入船舶内部,这条船将有协助别人偷渡的可能,是必须制止的!所以不管是谁登上海神7号,值班的水手总会威武的说道,请签字!非常的装逼有气势,而在老美看来,值班人员越有气势,船舶越安全。

    海神7来到查尔斯顿的锚地,移民局的飞机早已经在上空等待,首先是对全船进行搜索,确认二副真的失踪,而不是藏在船舶的某个角落,又将船长大副召集在一起,询问了二副的具体失踪时间,船位,地点,是否放艇搜救。

    还好美国人是讲道理的,人确实失踪了,而且不是人为杀死的,他们也就都随即离开了,即便这样,靠码头之后,还是有不少美国警察上来询问,参观二副的房间。

    还好在家休假的时候,海神公司给所有人都办理的美签,不然到了这里,又只能眼睁睁看着陆地而不能触碰。

    我跟老九沿着当年老王成为美国人时走的那条路,唏嘘着看着美利坚合众国的风景。

    “九哥,这可是大美利坚啊!咱俩跑了算了。”我戴着墨镜,跟老九出了港区,走了接近1个小时了,连个人住的房子都没看到。

    “嫩妈,就这破地方,啥玩意儿都没有,你看看,嫩妈就一条路,跑了连个饭店都找不到。”老九走的有些累了,我俩蹲在一望无际的公路上吸着烟。

    “他妈的美国咋这么荒凉呢。”我暗骂了了一句。

    好在路上碰到一辆道奇的皮卡车,轮胎比老九的腰都粗,司机并不是意想中的免费搭车的豪爽美国牛仔,也是他妈的见财起色的外国白人。

    四个人,20美金,车开了又接近半个小时,我们才到了镇上的一个超市。

    地广人稀,车轮上的国家这是我对美国的唯一印象,然后我知道没有车在这里真TM的难以生存,我跟老九在超市随便买了些东西,沿着公路走了3个多小时,连辆顺风车都没有,两个人的腿肚子都快走断了,我不禁十分怀念中国港口外面满满的兰州拉面,大馅水饺,熏肉大饼。

    在一个地方呆的久了,换做另外一个地方,虽然这里强大文明,充满着诱惑,但是毕竟不是生我育我的一方水土,我一时难以接受这个荒凉的美国小镇。

    回到海神7,我跟老九的脚脖子肿的像猪肘子,我发誓如果船不是开到纽约市中心,我他妈的再也不下地了。

    我们卸完货之后,跟上次一样,变态的扫仓洗舱验舱,期间新的三副登船,海神7从开船到现在算上我已经经历了四个二副,一个被自己人误杀,一个自杀,还有一个只干了不到两个月,我是第四个,我有些怀疑二副房间的风水不好,我偷偷把房间门上面的二副三副的门牌换了一下,我还是呆在自己的房间,只不过门牌上面的房间名变成了二副,新来的三副被我领去了风水不好的二副房间。

    验舱结束后,海神7移泊到另一个码头,载满粮食离港,目的地法属留尼旺。

    “老二,我们下趟去留尼旺,你觉的航线怎么画?”船长对我已经改口了,猛的被人叫做老二,我竟然有些不太适应,搞的跟生殖器一样了。

    留尼汪为法国的一个海外省,是西南印度洋马斯克林群岛中的一个火山岛,在马达加斯加岛的东面,与毛里求斯隔海相望。整个岛呈椭圆形,海图放大了,看上去像一颗鸭蛋掉在海面上。

    “船长,要么走苏伊士运河,要么走好望角。”我看着海图,默算了一下。

    “走苏伊士就得走亚丁湾,必须得经过海盗区,得冒点风险,跑好望角,风浪有点大呀。”船长看了我一眼,嘴里嘟囔着。

    “我知道了船长,走好望角。”船长说道海盗的时候,眼神是恐惧的,而说道好望角的时候,眼神是厌恶的,作为一个下属,这点眼力劲还是要有的。

    海神7从查尔斯顿往东南方向开去,直奔非洲好望角。

    航行了整整50天,从穿秋裤到穿短裤再到光屁股又到穿秋裤,我们终于到达好望角。

    从西往东走的时候,风浪并不是特别的大,船连10度都没有摇上去,我跟老九喝酒的时候杯子还能倒满,直到走出好望角,海神7也没碰到像样一点的海浪。

    “嫩妈老二,我就说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你看看,现在好望角连浪都没有了。”自从值2副班,跟老九喝酒的机会都少了很多。

    “九哥,你说咱那次如果放艇回去,能不能找到二副?”我忽然想起了这个事情。

    “嫩妈,你想什么呢,放艇也就是意思意思,让自己断了念想,二副早没了,以后别提这个事儿了。”老九喝干了杯子里的啤酒。

    海神7贴着南非的岸边航行,经过伊丽莎白港的时候,风浪开始慢慢变大,航行警告也出来了,在我们船后面,也就是好望角那里有个台风。

    我看了一下台风的预计运行轨迹,跟我们的航线几乎一致,好嘛,我们要被风追着走了。

    “二副,你把航线往北调一下,假如台风风速加快的话,我们可以在马达加斯加南部找个地方避风。”船长看着航行警告,有些忧虑的说道。

    从好望角开出的第四天,我们就被台风追上了,这可是14级风啊,风浪甚至比好望角的杀人浪都恐怖,大家都是珍惜生命的男子,我们只能加快航速,争取在台风直接袭击我们之前到达预定的锚地避风。

    船到马达加斯加南部的简易锚地,海神7的航速已经是负的了,老九跟大副在船头抛锚,老九铁打的身躯被扬起海浪打的像只落汤鸡,我在驾驶台用望远镜都能看到老九身上因为晕船而喷出的呕吐物。

    驾驶台高频里忽然有人用英语叫我们的船名,紧接着是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哪个国家的语言,虽然听不懂说的什么,但是听起来对方的语气并不是很好。

    “船长,怎么回?”我拿着高频问道。

    “先不要管那么多了!抛完锚再说,他妈的风浪太大了!”船长有些怒了。

    好在老九跟大副都是有经验的老船员,两个人在船头顶着压力,没有被海浪打垮,加上岸边的风浪小了一些,即便是这样,我们还待了接近4个小时才把锚完全抛好。

    老九跟大副从船头回来的时候内裤都被海浪打湿了,我去找老九的时候,他正在艰难的脱着秋裤。

    “九哥,没事儿吧?”老九穿着内裤躺在沙发上,我赶紧递上一支烟。

    “嫩妈,这个破风,四面都是风,老三,你没出去感受一下啊,那个海浪你躲都躲不了,到处都是。”老九一脸倦容,好像老了十几岁的样子。

    回到房间,船似乎晃的不是那么厉害了,我也慢慢的睡着了。

    夜里的风浪似乎变大了一点,我被晃醒了两次,撒尿的时候尿都晃到了我的身上,第二天一早,海上的风浪终于变小了。

    “二副,你看那是什么,我去,那是军舰吗?”我刚推开驾驶台的门,三副就冲我喊道。

    我往外一看,很破旧的一艘小艇,艇身灰色的油漆以及船头的一门小炮意味着这是武装分子,我拿望远镜看了一眼小艇尾部的国旗,擦,这是马达加斯加的海军呀,他们来我们船做什么。

    “船长!马达加斯加的海军来了!”我赶紧给船长打去电话。

    电话还没挂,我就听到了船长房间咚咚咚的跑步声,紧接着船长冲到了驾驶台,海神7满载的时候干舷很低,海军的小艇根本没有通知我们放引水梯,自己备着挂梯就开始登船了。

    “快快!一水你赶紧准备登记表,去门口等着!一定要让他们登记啊!”船长对驾驶台值班的水手说道。

    值班的水手慌忙的跑了下去,船长又接着对我说:“二副,你去仓库拿点烟酒,他们可能上来要点东西就走。”

    从驾驶台看下去,已经有20多个穿军装的黑人登上船了,我也紧跟着水手跑了下去。

    “你好,根据保安意识法规,你们需要登记?”值班水手很装逼的站在舱门口,要知道为了应付美国PSC检查,他这句英语苦练了20多天。

    “哇姑哇啦啦。”“嘭!”一阵鸟语后接着一声闷响。

    “草!”一声惨叫从水手嘴里发出。

    我慌忙的从仓库里跑出,只见领头的一个黑人士兵用枪托把水手砸倒,人员登记本被他们撕得粉碎的扔在了甲板上。

    【阅读】深夜在酒吧门口捡到极品“女尸”,接回家之后发现她居然是自己的嫂子,夜深人静孤男寡女,难免擦枪走火但却越过了禁忌,宿醉之后的极品嫂子与宅男小叔,上演活色生香视觉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