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08章 非人般的虐待

第108章 非人般的虐待

 热门推荐:
    “我草!这次要完蛋了!”我心里惊呼着。

    守卫显然被这一幕惊呆了,他没想到两个中国人的胆子居然这么大,他竟然一时没能接受这个事实,在门口呆住了。

    我赶紧冲了过去,把船长扶了起来,船长踹到守卫的同时,膝盖还卡在了门棱上,他也是一脸的表情痛苦。

    我把船长往后拉了有3,4米,然后瞪着门口的守卫。

    守卫呆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我能清楚的看到他手里提着两份汤面。

    “船长,他是送饭的。”我有些欣喜的对船长说道。

    守卫冷笑一声,把囚室的门重新关上,本该属于我们的早饭,被船长一脚踹翻。

    “船长你没事儿吧?”我蹲下去,看了一眼船长的膝盖,还好只是些皮外伤。

    “没想到他们也喝面条呀!”我嘟囔着。

    “老二,接着踹门!”船长近乎疯狂的冲我喊道。

    “船长,歇一会,歇一会。”我安抚道,踹一次把饭踹没了,再踹一次人命估计就没了。

    我把船长扶到角落里坐下,他显然对刚才的失误有些懊恼,我估计他也看到了守卫提着的汤面,肚子咕噜噜的叫个不停。

    “二副,我没事儿,你得想法制造声响,招呼个人过来,我们这么呆着不是个事儿啊!”船长一脸郑重的看着我。

    唉,毕竟是船长啊,官大一级压死人,我又起身站到牢房门口。

    我先用手啪啪拍了两下,外面没有反应,我也有些心烦,开始拿脚狂踹,边踹边大骂黑鬼!狗日的黑鬼!

    紧接着我听到了一串脚步声由远及近,门忽然被推开,我准备了一晚上的那句英语“我需要律师!”还没说出“我”字,一根黑色的橡胶棒就敲在了我的头上。

    “Ineed草!”我感觉头上一股剧痛,我大骂了出来,紧接着又跳进来两个黑鬼,把我推倒在地,我紧紧抱着头,被他们用橡胶棒肆虐着。

    模模糊糊看到船长站起来跟他们理论,被一个小个子的黑人推到在地踹了两脚。

    我连个屁都不敢放,紧紧咬着嘴唇,生怕自己发出不该发出的声音,会招来更残酷的殴打。

    几个人打的有些累了,大喊了几句,听上去应该是法语,囚室的门接着又被关上了。

    我躺在地上,一动不敢动,身上到处都是钻心的疼。

    “狗日的船长,让我去踹门!狗日的船长!”我心里暗骂着。

    人在遭遇了不幸之后,往往不去从本质考虑原因,而是责怪不幸的导火索。

    “老二,你没事儿吗?”船长匍匐着爬了过来。

    我有些恨他,所以没有说话,船长忍者膝盖的痛把我扶了起来。

    “船长,我后背疼。”我知道此刻不是耍小性子的时候,我们两人已经是相依为命了。

    船长把我上衣撩了上去,小心的按了几下,我疼的直吸凉气。

    “老二,没事儿,就是外伤、”船长安慰的对我说道。

    我把头埋在膝盖里,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着几年跑船遭了多大的罪,先是被朝鲜人民军打,后来是纳米比亚的酋长,接着到了美国海岸警备队,索马里海盗,印尼的海关,现在又稀里糊涂出来个马达加斯加海军,我的人生能不能再忐忑一点,我就是想简简单单跑个船而已啊!

    “老二,你哭什么。”船长推了我一把。

    你他妈的被四五个人拿橡胶棒打十分钟试试,我心里暗道。

    “老二,我们还得继续踹门。”船长把我的头从膝盖里拔了出来。

    “船长,歇一天行吗?”我祈求道。

    “老二,你歇一下,这次换我踹。”船长的眼神像当年的黄继光,坚毅,热血,饱含胜利。

    我往角落里稍微挪了挪,怕不长眼的橡胶棒飞到我的头上。

    船长拖着受伤的右腿,用手时间拍着房门。

    “啪啪啪,草泥马!啪啪啪,草泥马!”船长的骂声跟敲门声有节奏的交融在一起,我竟然有些浮想联翩。

    “嘭!”门被踹开了,船长被房门巨大的冲击力卷到了门的后面,也就是说踹门进来的两个守卫根本没有看到拍门的船长,两个人第一眼看到的还是我。

    “不是我,不是我。”我惊恐的拿手比划着。

    两个守卫扑了过来,我只得拿手重新抱住头,橡胶棍像雨点一样击打在我的身上。

    “船长,我草尼玛!”我嘴里默骂着,眼泪跟鼻涕呼呼的飞了出去。

    几个人又打累了,大骂了几句,摔门而出。

    船长重新爬了过来。

    “二副,没事儿吧?”船长作势要扶我。

    “别动,别动,断了。”我胳膊钻心的疼。

    船长把手搭在我的胳膊上,摸了几下说道:“老二,没事儿,没事儿,皮外伤。”

    “船长,咱要不先别踹门了?”我强忍住疼痛坐了起来,手耷拉到地上。

    “二副,不踹了,不踹了。”船长有些动容。

    我倚在墙上,闭着眼睛,浑身疲乏无力,肚子里又空空如也,竟然慢慢的睡着了。

    醒了的时候我感觉浑身像散了架一样,动动手指都是一股钻心的疼,船长在我对面坐着,也是闭着眼睛,不知道睡没睡着。

    差不多有20多个小时没有喝水了,我感到喉咙里像是沾了厚重的泥沙,干燥粗糙,嘴唇的干皮已经快比嘴唇厚了。

    “船长!”我小声叫着。

    “怎么了二副?”船长猛的站了起来,看来他刚才只是假寐。

    “船长,我渴。”我如实说着,心底最诚挚的声音。

    “二副,你等一等,他们送水了。”船长返了回去,从墙角里拿了一个铁质的罐子。

    我操,监狱还是比较人性化的啊!

    “船长,这不是尿吧?”我居然还有闲心开个玩笑,就是这种乐观的生活态度支持着我。

    “不是尿,不是尿,快喝吧。”船长的眼神充满了鼓励。

    我端起铁罐,咕咚咕咚喝干了。

    “船长,现在是什么时间了,该吃午饭了吗?”喝了水,感觉更饿了。

    “午饭时间应该刚过。”船长把我扶到一个舒服的姿势。

    我刚想大骂狗日的黑人不给弄点吃的,“嘭!”的一声,门突然被打开了,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作者有话说:

    求一下,需要看照片的请加Q群513995845

    小伙跟爷爷去山上打猎,居然看到了老鼠烧香,野猫拜庙,用人的尸体制成的雕像,半夜回到家,自己的生身母亲居然带着“人”追杀他,原因竟是爷爷对母亲行不轨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