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09章 罪魁祸首居然是他!

第109章 罪魁祸首居然是他!

 热门推荐:
    “大副?”我惊叫道。

    “老三?”对面那个人也认出了我。

    “你们认识?”船长有些吃惊的看着我俩。

    “船长,这就是以前海神号上的大副,打过船长那个。”我笑着对船长说道。

    “那时候年轻,年轻!”大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大副,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他乡遇故知本来是件喜事,没想到现在是这么个情形。

    “一言难尽啊!”大副垂下了头。

    “大副,这是我们船船长。”我对两人相互介绍着。

    “你好船长,我是星海轮船长,我叫陈思山。”大副朝船长伸出来手,原来这哥们做到船长了,我说怎么被抓起来了。

    “你好,我叫戴一仁。”两人握着手正在惺惺相惜,突然“嘭!”的一声,门又被打开了,守卫推进来一个满脸是血,看上去比我还惨的男人。

    “大厨?”船长瞪着眼睛看着他。

    “卧槽!刘叔?”我顾不上身体的剧痛,起身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今天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稀里糊涂的被打了两顿,然后稀里糊涂的又碰到了以前的好基友,这世界真的是太小了啊!

    “刘叔!我是小龙啊!”我扶着老刘,一脸欣喜的看着他。

    “小龙?你是小龙?”大厨看了我一眼,突然抱着我哭了起来。

    我草,这哥们梅毒好了没有,我俩现在可都浑身是血啊!别他妈的把我传染了。

    “刘叔,你病好了吗?怎么又上船了?你们怎么也被抓起来了?”我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

    “唉!别提了,这帮狗日的不是人,诬陷我们走私。”大厨已经哭的上不来气了,大副在旁边替他回答。

    “你们怎么被抓了?”大副问我。

    “我们侵犯领海。”船长笑着说道。

    “刘叔,是不是你弄象牙了?”大厨已经止住了哭声,但是能看的出他受了很大的折磨。

    “哎呀呀,都怪我啊,连累船长了。”大厨抹了一把鼻涕给我讲了他的故事。

    大厨在泰国回国后,整个人的精神都受到了摧残,不敢回家,在医院住了20多天后病情基本上是控制住了,当然身上的钱也花光了。

    当然他也悲催的发现自己除了跑船,啥也干不了,但是现在抽血化验自己还有病,没办法了只能花钱搞了本假的健康证,然后挨个找以前船上的大副船长什么的,希望能带他一起上船。

    电话打给陈思山的时候,他正准备登船,寒暄过后也就把老九介绍给了星海公司,两人在迪拜登船,跑马达加斯加到中国定线。

    “你们拉什么?”“你有梅毒?”两个船长几乎同时问道。

    “控制住了,控制住了,不传染,不传染。”大厨尴尬的笑着。

    “我们拉红木。”陈思山看了船长一眼。

    “马达加斯加的红木不是严禁出售了吗?听说是联合国施加的压力呀。”船长摸了一下下巴。

    “现在这个社会都是看钱的呀,马国政府分两派,一派搞经济,一派搞环保,租我们船的老板就是跟搞经济的高官挂上的沟,就这个国家,除了木材跟钻石,没有别的经济来源呀。”陈思山叹了一口气说道。

    “既然是有政府支持,怎么还把你们抓起来了?”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虽然有人支持,但是这个也是非法的,我们只能偷着干,把红木装到集装箱里,当成普通商品往外出,这不是大厨弄了点东西,被海关撞见,强制搜船,搜出红木来了。”陈思山有些后悔带大厨来船,这老小子不但有性病还特别容易惹事。

    “大厨,你搞什么东西了啊?”船长也深知大厨好惹事的毛病。

    “哎别提了,第一个航次的时候回国,我们去厦门,有个哥们非让我搞几只马达加斯加的拇指猴,给我开到2万块钱一只了,我寻思一个猴子,藏房间里带回去就行了呗,多买点香蕉喂一下,路上死不了就行,没成想让人给盯上了,抓了个现行。”大厨懊恼的说道。

    “你买一只也就算了,你一下搞了20多只,能不扎眼吗?”陈思山生气的说道。

    原来在厦门的小贩子把拇指猴的价格开到了2万,大厨寻思能多搞点就多搞点,花了40美金买了20只猴子,这哥们又对船上的管路不了解,把猴子撞到笼子里放在了空调出风口里,没想到跑出了了10几只,在空调管道里狂奔,最后猴子跑的满船都是,被巡检的海关抓个现行。

    本来花点钱也就算了,海关走了走形式搞了个临时验舱,没想到一下弄出来500集装箱的红木,这下事情大了,本来只是黑市交易,现在成了政治斗争了。

    大厨跟船长一个走私红木,一个走私红猴,俩人被双双抓捕,大厨脸上的伤不是被人打的,而是抓猴子的时候被猴子挠的。

    “船长,我觉的我们船就是因为这个事儿被扣押的。”我忽然想起了老九说的那些话。

    “陈船长,你们船什么时候检的舱?”船长像是觉察到了什么。

    “就是前几天,刮台风那天。”陈思山回道。

    “这就对了,你们船出了事儿,我们船来这边避风,估计被海军以为我们也是走私红木的船,他们登船后没发现红木,然后告我们侵犯领海。”船长若有所思的说道。

    “哎呀呀,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呀!”大厨这个罪魁祸首居然还有脸询问解决问题的办法。

    “我觉的我们应该使劲制造声响,让他们注意到我们,好让我们能尽快的接触他们的高层,或者我们可以绝食,他们不敢让我们死在这的,两个船长死在马达加斯加,国际影响力不好,你们觉的呢?我去踹两下门试试。”陈思山对自己想出来的办法很是骄傲,起身就要往囚门方向走。

    “别介,别介!别踹门!”我挣扎的站了起来。

    “怎么了?”陈思山扭头问我。

    “我求求你了,别踹门了,要踹就踹我好了。”我苦笑着对陈思山说道。

    小伙跟爷爷去山上打猎,居然看到了老鼠烧香,野猫拜庙,用人的尸体制成的雕像,半夜回到家,自己的生身母亲居然带着“人”追杀他,原因竟是爷爷对母亲行不轨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