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10章 到底要待多久?

第110章 到底要待多久?

 热门推荐:
    “额?”陈思山有些迷茫。

    “那个踹门的事儿我们已经做过了,老二的伤就是因为踹门被他们打的,所以我们现在还是老实一些等着看吧,绝食也别想了,我俩快两天没吃饭了。”船长尴尬的说道。

    陈思山似乎有些不太相信,两眼还是一直盯着门看,我挣扎的站了起来,使劲往角落里挪动着,这哥们别一时冲动去踹两脚门,我得找个有力的地形做掩护啊。

    “小龙,你伤的厉害吗?”大厨关切的问道。

    “没啥大问题,又不是没被黑人打过。”我忽然想起了我跟老九被非洲酋长吊打,大厨找人来救我的情形,转眼间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而现在我们又被小黑抓住,此时却无可奈何,我们面对的是强大的马达加斯加海军,船长,老九,青岛小哥,哪怕是公司的董事长,都不可能跟人家相提并论。

    狗洞窗户外面的天开始变黑,紧接着雷声滚滚,大雨倾盆而下,本来就阴郁的心情,现在更加烦躁。

    “哎,现在是马达加斯加的雨季,这雨估计要下2,3个月啊。”陈思山看着窗外一脸的忧虑。

    紧接着大家出奇的安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四个人都低着头,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还好马达加斯加人是好客的民族,晚饭给我们提供了二人份的凉水泡生米饭,两位船长有些心事重重,看上去没有吃的意思,我嚼了几口生米粒,牙被崩的咯吱响,牵动了头部的伤口,剧痛袭来,饥饿暂时放到了一边,喝了几口米味的凉水。

    大厨看上去有些饥饿,狼吞虎咽的把剩下的米饭扫荡干净。

    我倚靠在对着窗户的墙壁上,看着窗外的大雨,连日的奔波加遭受的暴打,我感到非常的疲惫,慢慢的把头埋在膝盖里,睡着了。

    我是被大厨的屎熏醒的,所有人都一脸鄙视的看着他,大厨尴尬的笑着:“憋不住了,憋不住了。”

    囚室里本来空气流通就差,大厨又哗啦弄一粑粑,我能感觉到陈思山的暴脾气一触即发。

    好在不管什么味道,习惯了也就好了,现在窗外一片黑,雨还在继续下着,我们都已经分不清白天黑夜了,更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

    “陈船长,红木很值钱吗?”找不到新是话题,只能把刚发生的事拿出来再交流一下。

    “哎,还不是咱国人炒起来的,这边的红木基本上全部出口到我们天朝,在这边看似不值钱,到了国内价格能翻上千倍,做成家具那就更值钱了。以前的时候都是合法的往外卖,这几年被联合国一个组织强行施压给镇住了,但是这个国家就靠这个来维持收入,这个可以说是国家二把手支持的,二把手支持,一把手反对,所以现在都是偷着干,明着干的时候还有所收敛,只砍大树,小树留着,现在不管大树小树全部一窝端,这边的红木交易基本掌握在当地的几个华侨手里,都是好几亿美金的身家,在这样下去早晚把热带雨林砍成热带沙漠。”陈思山接着说道,表情有些无奈。

    “唉,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早晚会受到惩罚的,关键他们一把手跟二把手干仗,把我们卷进来做什么。”船长也觉的有些无聊,加入了我们的谈话。

    “哈哈,我觉的我就够倒霉的了,集装箱里装红木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过是个船长,货主的货是你们已经检验好了的,我只负责开船,没想到你们比我们还倒霉,避个风都能搞个侵犯领海罪。”陈思山眯着眼睛笑着对船长说。

    “是呀,不过我觉的问题不大,公司迟早会交涉的,最多一个星期,我估计我们就得被放了,就算不放,我觉得也得引渡回国,怎么说,咱俩也是船长呀,高级职称了。”船长还是很乐观的。

    直到我们四个渡过被关押的第二个星期,船长才意识到完蛋了。

    陈思山的脾气开始变的暴躁,大厨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他拿来说事儿,有几次甚至都要拳脚相加,被船长拉住了。

    “你他妈的这不是害人吗?没事儿买他妈什么猴子?你说你贱不贱?你说你贱不贱?”大厨不知道哪个动作又惹恼了陈思山。

    “哎呀呀,船长,我不对,船长你别急。”大厨也知道自己犯了滔天大错,不停的道歉。

    “他妈的这都半个月了,我们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整天吃着生米粒,你也能吃下去,你心怎么这么大?你自己不想想吗?闲没事买尼玛猴子!我草!”陈思山越说越激动,不停的在囚室里走来走去。

    大厨显然被吓到了,大便都吓了回去,小便也不敢轻易排放,两个腿使劲夹着,表情扭曲。

    “陈船长,消消气,这只是个导火索,本质上不怪他的,咱们现在是卷到人家政治斗争里来了,斗争结束后,我们估计就得被放了,他们现在没有闲心管我们的,我觉的最多一个月,也就一个月。”船长这个乌鸦嘴把囚禁的时间提高了4倍。

    “不知道船上的人还有没有东西吃啊,老九他们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我有些失落的对船长说道。

    “船上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啊!就老九那个脾气,估计也得被打了好几回了。”船长沉思了一下说道。

    “阿嚏!”老九打了一个喷嚏。

    “嫩妈谁念叨我了,来来来,开牌,我清一色。哈哈,接着发牌!到小黑发了。”老九把牌摔在桌子上,又赢了好几百块。

    海神7上的剩余人员已经跟海军打成了一片,在娱乐室里弄好了牌局,老九还教会了守卫小黑怎么玩炸金花,先故意输点钱给他,然后赢的守卫都要卖枪了。

    “水头啊,不知道船长跟二副现在怎么样了呀,这都半拉月没回来了。”老鬼喝着鸿茅药酒,叼着烟,眯着眼睛看着手里的牌。

    “嫩妈,俩人肯定去陆地上的酒店里,小黑给我说了,被他们的军舰拉到陆地上去了,嫩妈还是他俩享福啊,估计现在搂着黑妞一起喝酒呢,哪像我们在这破娱乐室里待着,真嫩妈没劲。”老九把一手臭牌扔了出去,跟守卫小黑碰了一下杯子,把啤酒一饮而尽。

    小伙跟爷爷去山上打猎,居然看到了老鼠烧香,野猫拜庙,用人的尸体制成的雕像,半夜回到家,自己的生身母亲居然带着“人”追杀他,原因竟是爷爷对母亲行不轨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