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11章 法官会告诉你有没有罪

第111章 法官会告诉你有没有罪

 热门推荐:
    “哎,现在也顾不上管他们了。”船长有些失落,似乎对自己的船员经历这一些感到无奈跟伤感。

    船长又一次验证了自己的乌鸦嘴,我们大概是关押后的第二个月被提审的,虽然每天吃不饱,好在这里的水质很好,我并没有感觉自己有什么大的异常,反而受尽饥饿之后,精神比以前还要好了。

    我进了一号审讯室,船长被推到了2号。

    “你好,我需要一个律师,我需要跟我的律师谈。”这是我面对审讯时说的第一句话。

    “啪!”负责记录的黑人拿本子用力拍在了我的头上。

    他妈的外国电影害死人啊!

    “你们为什么把航线划到马达加斯加,你们是不是要盗取和走私红木?”旁边的人做了个手势,制止了殴打我的黑人对我的再次暴击。

    我擦,果然把我们跟走私红木联系到一块了,我得赶紧解释啊。

    “先生,我船遭遇台风,没有办法,只能把船往沿岸靠拢,这是符合国际法的,我们船上拉的全是粮食,根本没有红木,你可以派人去调查……”我把事实讲了出来。

    “你身为二副,将航线划至我国海军专属锚地,并不顾我海军警告强行抛锚,你们这是严重违反我国法律!”审讯的小黑使劲拍着桌子。

    “先生,我的电子海图都是自己的,电子海图上没有显示抛锚的锚位属于你们的海军,我们在抛锚期间,确实听到你们海军在高频与我方联系,可是他们说的是法语,我们用英语跟他们交流根本行不通,那个时候风力已经到了阵风12级,我们为了船舶的安全只能抛锚,这在国际法规中都是不违法的,国际法律规定碰到这种情形,抢滩都可以的,我是被冤枉的,我没有罪!”我哇啦啦的讲了一大堆道理给小黑听。

    “你们将于明天在XXX法院接受审判,法官会告诉你是不是有罪。”小黑郑重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心“咯噔”一下,我擦,要去法院了?无罪释放还到好了,要是他们的有期徒刑20年,我跟船长岂不是真的要挂在这里了。

    我回到囚室的时候,船长还没有回来。

    “怎么样了?”陈思山凑了过来?

    “小龙,他们打你了?”大厨看到了我微肿的脸颊。

    “没事儿,没事儿,说的明天去法院审判。”我把详情跟两人说了一下。

    “你们明天去法院,万一判个10年20年的怎么办?”陈思山说了自己的疑虑。

    “这可怎么办呀!”我坐在地上,心里不知道该是什么滋味。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船长被推了进来。

    “船长。”我从地上爬起来,小声叫着。

    “船长,你那边怎么个情况?”陈思山紧跟着问道。

    “公司来人了。”船长不紧不慢的说出了几个字。

    好事儿啊,公司来人事情岂不是就好办了啊。

    “船长,公司怎么说的?”我十分的欣喜,我就说么,老板不可能对自己的女婿不管的。

    “3亿罚款,强制劳动半年。”船长无力的说道。

    “3亿?人民币?”我惊呼道!完了,这次肯定完了,3亿块,船长的老丈人宁肯换女婿也不会支付的。

    “3亿阿利亚里,马达加斯加钱。”船长往里走了走,靠墙坐下。

    “不到100万人民币呀!”陈思山默算了一下。

    “那还好呀,船长,100万对公司来讲不就是九牛一毛么!”换算完毕后,钱也就不值钱了。

    “钱不是问题,关键是半年的强制劳动啊!”船长居然掏出了一支烟点上。

    所有人都没听到船长说什么,都瞪着眼睛看着船长手里的烟。

    船长见半晌无人反应,抬头看到了我们三人贪婪的目光。

    “哎呀,忘了给你们了。”船长赶紧掏出半包本地的香烟,一人递给一支。

    “我给公司请的律师要的。”船长把火机丢给我,我给两人挨个点上。

    “爽啊!”我深吸了一口。

    “船长,你的意思是,你们要在这里强制劳动半年?那时间倒是真挺长的呀,我们不知道是不是也要待这么久呀!”陈思山吸烟的样子像极了清朝末年鸦片管里的吸客。

    “我替你们问了,你们有可能强制劳动10-20年。”船长把更悲催的消息告诉了陈思山。

    “咳咳咳!”大厨被船长这句话吓住了,烟在喉咙里转了个圈,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10-20年?”陈思山嘴巴长的大大的,拿烟的手开始哆嗦。

    “咳咳咳咳咳!”大厨不住的咳嗽着。

    “我草!”陈思山把烟头扔在地上,冲到大厨跟前就是一阵暴打。

    陈思山边打边骂道:“买尼玛猴子,买尼玛猴子。我让你买猴子,我让你买猴子!买买买!”

    我跟船长还没有反应过来,陈思山已经把大厨有节奏的打倒在地上,我俩赶紧冲了过去,把他拉开。

    “别打了,还不一定是这个结果呢!”我抱着陈思山大叫道。

    大厨像只小鸡躲在船长身后,不停的哆嗦着。

    四个人一晚无眠,第二天一大早,船长和我用窗外的雨水洗了洗脸,马上就要接受宣判了,要把自己搞的干净一点,在气势上要先压倒他们。

    船长把剩下的5根烟还有火机送给了陈思山,我走到大厨身边告诉他注意安全,陈思山把家人的电话告诉了我,说假如我出去的早,给他家人带个好。

    我把号码牢牢的记住。

    囚门打开的时候,船长握着陈思山的手,说了一声保重,我也朝二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守卫很客气的指给我们出去的路。

    走出去还没5米,就听到陈思山的狂叫声:“尼玛买猴子!买尼玛猴子!我让你买猴子!我让你买猴子!”

    我跟船长对视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两人被推入吉普车,在崎岖的路上走了十几分钟,驶上了比较平坦的马路,我们进入了陶拉纳鲁的市区,紧接着吉普车拐进了一个院子。

    “船长,这是法院?怎么还不如我们村委豪华?”我有些鄙视这座简陋的平房,但是想到我们的命运被这座不起眼的房子掌控着,心里又开始说不出来的滋味。

    小伙跟爷爷去山上打猎,居然看到了老鼠烧香,野猫拜庙,用人的尸体制成的雕像,半夜回到家,自己的生身母亲居然带着“人”追杀他,原因竟是爷爷对母亲行不轨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