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18章 同学小A(二)

第118章 同学小A(二)

 热门推荐:
    “小A,你现在就做这个吗?”我帮他收拾着摊子上的女士内衣,我记得高中的时候小A最喜欢的就是偷看女生宿舍晒在晾衣绳上的内衣,现在估计已经看的够够的了。

    “唉,现在失业了呀,只能摆摆小地摊,过年我都没脸回去,愁人啊!”小A叹了一口气,掏出手机冲着远处的大厦拍了一张照片,然后低头打了一些字,随后把手机装到兜里,将装好的衣物抱起来,准备绑到自行车后座上。

    “嗡!”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我划开手机的屏幕锁,一则QQ空间的提示消息,我顺手打开。

    “今夜的基南好美,朋友特地从美国前来看我,但愿他能适应基南的五星级酒店。”底下的配图是小A刚拍的基南贵和皇冠酒店。

    我有些想笑,但是又有些心酸。

    “小龙,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吧。”小A将后座的衣服勒紧,使劲拍了几下,双手搭在自行车的车把上,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我尴尬的笑了笑,拖着行李箱跟在他后面。

    小A把我带到他租住的房子里,房子在山大附属医院的对面,一条泥泞的小胡同,典型的城中村,小A领我来到一间破旧的平房跟前。

    推开房门,一股发霉的气味传了过来,里面一块破了一半的镜子,一张简易的床。

    “小龙,你箱子里没有值钱的东西吧?”小A把我的行李拖到门后,算是比较隐蔽的地方。

    “没有,没有。”我想了一下箱子里只有些衣服,钱包在我身上,这次下船走的仓促,也没有买国外的特产,甚至连烟都没有。

    “这地方容易丢东西。”小A把自行车也推到房间里,用链子缠了几圈,拿了一把大锁锁上。

    “小龙,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小A把车子锁好之后,把钱包里的钱拿出来数了数。

    我偷偷瞄了一下,一张红色的都没有,最大的是一张黄色的20。

    我不禁有些感动,小A居然掏出了自己身家的三分之一为我付车费。

    “小龙啊,喝碗拉面吧,我身上也没多少钱,今天也没开张。”小A搓着手,不自然的笑着。

    “小A,没事儿,没事儿,我吃过了都,要不你自己吃点,我睡一觉就好。”我突然有些哽咽。

    “别介啊,小龙,你现在连回家的钱都没有了,我明天找我隔壁摊的大哥借100块钱给你,你回家了再还我就行,走走走,咱先去吃饭。”小A使劲拉着我,往门外走去。

    似乎在中国的每个角落,都能见到兰州拉面,门口一口冒着热气的大锅,简单的桌椅,戴着白帽子的师傅拿着面条在钢板上啪啪摔着。

    “老板,两个大碗!”小A已经对这里非常熟悉,拉面馆的师傅见了他也是一脸的笑意。

    此时已经接近夜里11点,拉面馆里只有我跟小A两个人,拉面很快就端了上来。

    小A掏出来手机,准备将拉面拍照,他犹豫了一下,似乎觉得这里不够档次,不便将照片上传。

    “8+8+4+5”小A嘴里嘟囔着,接着又朝拉面馆的师傅喊道:“师傅,煎两个鸡蛋,再切5块钱牛肉。”

    “小龙,给你个鸡蛋,多吃点吃牛肉,吃牛肉。”小A把盘里的牛肉夹到我的碗里。

    5块钱的牛肉不足十片,小A几乎都夹到了我的碗里,我推脱着,鼻子竟然有些发酸,眼泪流了出来,我赶紧把头低下,装作吃拉面的样子,掩饰自己的感性。

    “小龙,你今年没挣到钱吧,别去外面跑了,不挣钱还遭罪,你别看我摆地摊,生意好的时候一天也能赚个两三百呢。”小A扑哧扑哧的喝着面条。

    “我今年也没挣到钱,基南这个地方,上班工资低,老板事儿还多,消费也高,就我住那个破房子,一月租金就得600,太黑了。”小A话还没说完,面条就已经喝光了,他把煎蛋泡在拉面的汤里,很享受的看着,似乎不忍心吃掉。

    “我都打算好了,过了十五,我白天找个工厂上班,晚上接着摆地摊,一月4000肯定能能赚了。”小A吃了一口鸡蛋,小心的嚼着。

    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像小A一样,为了生存奔波着,住着廉价的月租房,做着善良的事儿,得到的是并不善良的回报,拉面里加个煎蛋就可以幸福好一阵子,每日的QQ炫耀只不过是想告诉别人我过的不差,其实都是自己骗自己罢了,但是仅有的这一点炫耀,也只不过是宣泄的一种方法,又何尝不可呢。

    我已经很饱,但还是将拉面吃的一干二净,连汤水都喝的精光。

    “小龙,你吸烟吗?”小A掏出一支红梅递给我。

    我用袖子擦了一下嘴上的汤水,接过小A手里的烟。

    小A拿火机给我点上,又掏出一支,看了一眼烟盒,口粮似乎不能坚持到明天了,他小心翼翼的把烟塞到紧贴内衣的口袋里。

    “小A,我身上还有几百美元,明天我找个银行换点钱,咱两个好好喝点。”我很感激的对他说道。

    “你可拉倒把,几百美元也就几千块钱,你一年就挣这点钱,还是回家给你爸妈吧,别像我一样,一分钱都没攒到,家都不好意思回。”小A沮丧的说道。

    “没事儿,没事儿,就吃顿饭。”我不想告诉他我的实际收入,我感觉会伤害到他。

    “我明天早上得跟着隔壁摊的大哥去林沂,他那边有个活,要干几天,饭就不用吃了,你要是能换钱,我就不找他借钱了。”小A还没忘记我明天没有回家的路费。

    我鼻子再次变的酸酸的,强忍住眼泪,没有让它流下来。

    回到小A的出租屋,他把电褥子打开,把铺盖铺好,两个人钻到被窝里,讲着以前上学的趣事。

    “小龙,你还打算干你那个渔船呀?”小A递给我一支烟,把火机丢给我,自己从烟灰缸里找了半截烟身还算长的烟头。

    “你抽,你抽,我不抽了。”我想把烟塞还给他。

    “拉倒吧,你抽吧,咱都是同学,我留着那半盒明天干活的时候万一能用的上呢,我烟瘾小,抽几口就得了,我明天的活工钱日结,晚上就有钱了。”小A安慰我说道。

    我靠在出租屋斑驳的墙壁上,感慨万千。

    小伙跟爷爷去山上打猎,居然看到了老鼠烧香,野猫拜庙,用人的尸体制成的雕像,半夜回到家,自己的生身母亲居然带着“人”追杀他,原因竟是爷爷对母亲行不轨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