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19章 老船长

第119章 老船长

 热门推荐:
    我的时差并没有完全调整过来,小A劳累了一天,他说着说着话,就睡着了,我却头脑清醒着,没有一丝的睡意。

    我想着明天是不是该给小A留些钱,或者是等他回来请他吃顿好的,然后去五星级酒店住一晚,但是这样做,我又怕伤了他的自尊。

    就这么矛盾是想着,脑子很累,慢慢的我也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9点多了,小A已经离开,手机里有他发给我的一条短信:小龙,我留了10块钱给你打车,去中国银行就是一个起步价,我坐着隔壁摊大哥的车去临沂了,你走的时候给我锁好门,你来趟基南,哥们也没多少钱,等有钱了我好好请请你,渔船以后你也别干了,多危险啊,回到家记得给我发条短信。

    小AQQ空间的说说也了:今天坐着司机的货车去临沂,起了一个大早,困死我了。底下的配图是他在副驾驶拍的隔壁摊大哥开着一辆五菱宏光。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自己都不知道这个笑里包含着什么。

    我忽然想起来自己包里还有一瓶在机厂免税店买的香奈儿的香水,准备送给我姐姐的,我把它拿了出来,放到小A的枕头底下,本来想写张纸条,想了想还是算了。

    我在中国银行把所有的美金换成人民币,心里想着这钱终究是换的迟了一些。

    到家后我给小A发了个短信,告诉他已经安全到家,小A没有回复,我感觉自己已经过多的打扰到他,也就不想着再打电话给他。

    回家不足7天,公司的人事调度就打电话给我,问我有没有意向接船,我犹豫了一下也就同意了,我实在想不到我在陆地上有什么难以割舍的理由。

    阴历的2月初二,我只身一人来到丹东,重新登上了我的处女船:海神轮。

    海神轮已经有些破旧,她已经不再跑大线的行列中,第一个航次是丹东到纳霍德卡。

    海神号上没有熟人,我又开始怀念老九,4月的天气变的好了一些,因为要跑俄罗斯,我在丹东买了十几箱二锅头,我还特地在手机上下载了中文版的俄罗斯远东的地图,想着如果靠港时间长,我得去海参崴看一下当年我心爱的姑娘娜莎。

    从丹东出来航行了11天,绕过整个朝鲜半岛,一路小风小浪,没有太大的颠簸,我们在纳霍德卡外锚地抛锚,等待加油。

    国内的柴油大概6300一吨,而在俄罗斯加油只需要差不多3000元人民币,我一直没能理解这个原因,老想着能不能自己买几个大罐,在俄罗斯加了油回国倒卖。

    海神号的船长是一个接近63岁的老头,不知道这么大的年纪还出来干什么,他好像是中国最早的一批外派船员,小学还没毕业的他,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

    “老二,你结婚了吗?”抛好锚之后,船长饶有兴趣的问我。

    “还没呢船长,我连跟中国人谈恋爱都没谈过。”我如实回答道。

    “哈哈,就知道挂外国妞了啊!”船长大笑着,脸上的皱纹局促在一起,像一朵朵的菊花。

    “船长,你跑了多少年船了呀?”我很崇拜的问道。

    “我18岁开始做水手,现在算算,跑了45年了呀!”船长感慨的说道。

    我去,四十五年啊,这可真真正正是把自己的大半辈子献给了航海事业了呀。

    “船长,你都这么大岁数了,退休了得了!”我笑着说道。

    “哎,跑船时间太长了,在陆地上反而更紧张,我在家里待的时间长了,就晕地!”老头无奈的对我说,紧接着给我讲了他以前的一个故事。

    老头原来在中远海运工作,他们公司都有自己的住宅楼,每栋楼上住的的百分之80都是船员。

    老头家住在3楼,船上的水手长住在同楼栋的一楼。

    两个人同时登上了公司的同一条船,所以大家不用担心出现隔壁老王的问题,那个时候跑船都是为了国家,为了社会主义而跑,什么假期不假期的,俩人在船上一呆就是两年。

    老头那个时候还是个大副,由于两个人特殊的地理位置,所以在船上配合的非常默契。如果那个时候有同性恋这种说法,俩人估计就GAY了。

    船长说的事情发生在了下船后的第一天夜里。

    俩人同时下船后,时差加两年的精神疲惫,搞的两人精神有些衰弱,睡觉都是潜意识的睡,就是半睡半醒办梦游的状态。

    夜里两三点,老头在床上正处与游离状态,听到楼道里咚咚咚的有人往上跑,啪啪啪的开始敲自己的家门。

    “大副!备车该起锚了!”水手长在外面焦急的叫道。

    老头大叫一声,从床上跳了一起来,随便套了身衣服,满屋里找安全帽。

    “你干什么玩意儿一惊一乍的?”老婆从床上坐起来。

    “我草,备车了,你怎么在我床上。”老头边说边打开门,门外的水手长也是一脸迷离,俩人哗哗就往一楼跑,跑出自己门口后,才发觉自己他妈的是在陆地上。

    俩人又赶紧炒了两个菜,在水手长家里喝了几杯小酒,才渐渐的睡去。

    “二副,我感觉自己的生活已经变态了,我回到家的时候,黑白不分,晚上睡觉必须开着灯,不开灯睡不着,床不晃也睡不香,慢慢的就到了现在这个岁数了呀。”老船长把手搭在我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两下。

    抛锚后不到三个小时,纳霍德卡的加油船就靠在了海神号的左舷,4月份的俄罗斯都能把**冻掉,机舱的三鬼穿着厚厚的军大衣,还是站在甲板上不停地哆嗦着。

    俄罗斯加油船上的船员似乎不惧严寒,他们有的还他妈的穿着短袖,拿个板凳坐在船舷边上钓鱿鱼。

    我在驾驶台拿望远镜看着,俄罗斯没有滥捕烂捞,所以海洋资源丰富,不一会的时间,他们盆子里就满满的鱿鱼了。

    “老三,咱俩下去,拿我的二锅头去换他们的鱼吃。”我招呼三副。

    两个人来到我房间,抱着一箱子二锅头跑到船舷边上。

    “嘿!中国的威士忌!”我冲老毛子喊道。

    老毛子是出了名的酒鬼,他们都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手里的二锅头。

    小伙跟爷爷去山上打猎,居然看到了老鼠烧香,野猫拜庙,用人的尸体制成的雕像,半夜回到家,自己的生身母亲居然带着“人”追杀他,原因竟是爷爷对母亲行不轨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