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22章 水头是间谍?

第122章 水头是间谍?

 热门推荐:
    瓦列里跌跌撞撞的冲我走了过来,我都要吓尿了,我现在的状态估计再被他打一拳就挂了,我握紧二锅头,慢慢的往门口挪着步子,想着等他靠近的时候给他暴击一酒瓶子,然后快速的逃掉。

    “嘿,伙计!”瓦列里咧着嘴对我笑着。

    “你干什么玩意儿?干什么玩意儿?”我一边哆嗦一边往后退着,准备随时开始暴击。

    瓦列里猛的从我手里夺过二锅头,把瓶口的胶塞拔出,咕咚喝了一口。

    “啊!”瓦列里咂咂嘴,很爽的舒了口气。

    他妈的吓死本宝宝了,你要喝酒就告诉我么,对我笑什么,想到瓦列里刚才丧尸般的笑我就有些瘆的慌。

    “嘿,伙计,你的酒不错!”说话间瓦列里又咕咚的喝了两口。

    二锅头真是好东西呀!关键时候都能保命。

    “娜莎,我该回船了,我要回纳霍德卡,替我向你母亲问好。”我知道自己现在该走了,趁着这头大狗熊还没有再次发火。

    “哦。”娜莎只发出了一个音,我甚至都搞不清她为什么要带我来他的公寓,总不能是为了让他男友打我一顿吧。

    幸好我被打的时候把风衣脱了,要不然这1000块钱的东西就损坏了,我重新穿上风衣,用手遮挡着被瓦列里打上的脸部,走出娜莎的公寓。

    我估计现在两人应该在房间里分享那瓶二锅头,喝完后再来一场醉爱,而我则是千里迢迢来送DIAO,被打一顿不说,还搭了两瓶酒。

    两瓶酒能换两根鱼竿呢!想到这里,我的心比脑袋都疼。

    出租车司机把我送回到海神号的船弦边上,我透过窗户看着甲板上没有太多的人,捂着脸快速的冲上了船。

    站在房间的镜子跟前,我发现自己已经破了相了,左边的脸比右边的打了足足有一倍还不止,像是整容失败拿出来供大家观赏的例子,怪不得回来的路上出租车司机像看傻逼一样的看着我。

    我甚至为了躲避别人的目光,没有去吃晚饭,自己一个人在房间拿冰块消肿,没有老九,我以后再也不会单独行动了,真嫩妈纯属作死呀。

    海神轮在纳霍德卡待了4天,在俄罗斯没有了牵挂之后,这个远东的小城镇已经对我没有了什么吸引力,我有些后悔这次去找娜莎,美好的应该永远停留在记忆里,现在我把记忆都破坏了。

    从纳霍德卡开出来之后,海神轮又绕过整个朝鲜半岛,来到南棒子国的仁川。

    码头刚靠好,一个身材魁梧,满嘴说着“逼养的”的韩国老男人就登船了,大家似乎对他已经特别熟悉了,都叫他老毕。

    老毕是中韩混血儿,老爸是国民党的一个军官,早年被我方赶去了抬湾岛,后来又参加了棒子国的南北战争,认识了老毕的南棒子国母亲,生下了这么一个不伦不类的东西,老毕拥有棒子国与抬湾的双重身份,可以这么说,他是我见过最丑的混血儿,没有之一。

    老毕家的化妆品卖的很便宜,他号称是南朝鲜最便宜的化妆品供应商,老毕很热情,买不买化妆品没关系,非要请我们去吃饭。

    我,老鬼还有一个机舱卡带没能承受住老毕的好客,坐上了老毕的贼车。

    老毕把我们三人拉到了一家SBS电视台重点的面馆,给我们一人点了一碗招牌面。

    装面的碗特别的大,里面慢慢的汤水,面条却只有稀疏的几根。

    “老鬼,多吃,多吃,逼样的吃饱了肚子不想家。”老毕貌似很有感触的说了一句话。

    “二副,多吃,多吃,这逼样的面吃完了能加面。”老毕看我一口气就吃了半碗后补充道。

    “毕老板,是免费加面吗?”我不可思议的问道,人家都是喝粥不要钱,头回听说喝面条不够还能加面的。

    “逼样的加面不要钱,逼样的韩国人饭量都小,不像咱们,我没回来都得让他逼样的给我加三回面。”老毕说起话来什么味道都有,让人说不出的别扭。

    “韩国人饭量也太小了,我吃这玩意怎么也得加六回啊!”我看了一下碗里的面,别说一口气了,半口气也能吃光了呀。

    机舱的卡带已经添了第6次面了,面馆的老板的眼珠子都快绿了,这他妈的碰到的都是狼啊!还好老鬼比较矜持,只添了一次,我也添了四次才把肚子填饱。

    吃过饭,老毕开车把我们三个拉到了他的化妆品店里。

    “老鬼,二副,买点东西吧。”老毕一脸恳求的对我们说道。

    我就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还好身上带的钱不多,老鬼挑了几个兰芝的眼霜,我则是喜欢买三星的套装,雪花秀的套装,回家送礼特别有面子。

    买完化妆品,老毕笑的嘴都合不拢了,请我们喝了被咖啡,把我们送回到船上。

    “二副,以后不能跟这个老逼样的下去了,纯粹就是强买强卖么,把我们拉到他家,我们人生地不熟的也回不来,我估计今天咱要是不买东西,老毕都不会这么快把咱送回来。”老鬼一脸懊恼的对我说道。

    我刚想说话,一个非常漂亮的戴眼睛的姑娘从我和老鬼的身边经过。

    “老鬼,这妞是谁啊?”我非常惊讶的问老鬼。

    “这是个女棒子,每次到仁川都来,她好像是一个记者,专门打听北棒子事儿的,老往水头房间跑。”老鬼说道。

    “我去,棒子记者,听着就这么有**呢。”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我绕了一个弯子,站在了女棒子必须要经过的转角,准备等她从水头房间出来后来个偶遇,然后搭讪。

    等了接近20分钟,妞也没从水头房间出来,我沿着楼梯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来到水头房间门前,我把耳朵小心翼翼的贴在水头房门上,准备听一下里面是不是有“欧巴撒狼孩”的声音。

    “你这次拍的照片就值这么多钱,我需要的是你拍给我大同江沿岸的那些炮塔,碉堡的具体清晰的照片。”一个清晰的女声,说的是标准的普通话。

    我又一次差点吓尿了,这妞闲没事要大同江的炮塔碉堡的照片做什么?水头难道被发展成间谍了?

    一个俏寡妇给小伙寄了一封信,半夜让小伙去她家里吃饭,完事之后把她男人的奔驰给了他开,无巧不巧的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搭车的嫩乳妹子,这妹子上车之后的举动让他难以自持,更多宅男福利点击……